第157章 第一个蜜月(3)

小说:我对被主角渣过的人一见钟情 作者:少女春宵 更新时间:2021-04-08 09:44:34
  月上柳梢头, 湖黎却直到半夜时分也没有睡着。

  晚上在陪父母用餐的时候,两人倒是问了一句湖月又犯什么错误了,引得他这样大动肝火。要知道平时湖黎虽然总是冷冰冰的样子, 可对这个弟弟也疼爱得紧, 就算是罚, 也没有像这一次这么严重。

  湖黎则是实话实话, 把湖月擅自去千金楼砸钱的事情讲了出来。湖德气得当场就把筷子拍到了桌子上,母亲慕芷听了后亦是怒了怒眉。

  慕芷嫁给湖德以前,是个温柔如水的女子,从来不会做出这样的表情,可想而知这些年来湖月闯的祸有多少, 才将他母亲逼成这样。

  “是该罚。”慕芷用着温温柔柔的语气讲出毫不留情的话, “我看今年也不用让他再出门了,整天的也没个正经。”

  早年是看着湖月还小,对方又惯会撒娇卖痴, 现在慕芷下了决心要好好整治一下小儿子。

  湖德的筷子拍到桌上后, 饭菜还没吃完,于是这会儿又怒气冲冲地自个儿把筷子给拿了起来:“回头告诉他, 要是还不听话,老子就把他扔到军营里头。”

  声音粗犷, 襄王早年间就是出身军营, 那是在刀口上舔过血的人。

  “是, 儿子记下了。”

  要是在以前,听到把湖月送到军营里去,说不定慕芷还会求求情,现在她已经心如止水。皮孩子不吓唬吓唬,就永远学不了长进, 她甚至还给襄王夹了个菜,两夫妻的怒火就在彼此的亲昵当中消失无踪。

  湖黎之所以现在还没有睡着,并不是因为晚上父母说的那一席话,而是他心里装着个人。

  也就奇了怪了,身为襄王府世子,他平日里随着父母亲出入过不少宴席,各家贵女,匆忙之间,亦是见过不少的。

  就算帘沉比所有人都好看一点……湖黎看着窗外的月亮,其色皎皎,又不自主的想起了对方解衣之时露出的一抹姝色,他连忙闭了眼,又翻过了身,不去看外面的月亮。

  就算帘沉比所有人都好看一点,没道理他就变成这样了啊。

  他从小饱读圣贤之书,怎么会是一个好色之徒。可若是不好色,怎地偏偏就对帘沉这般魂牵梦萦?从千金楼回来已有多时,他心里仍然惦记着对方,更是时时想着对方会不会真就招了另外的入幕之宾。

  世子长这么大,从没尝过为一个人魂不守舍的滋味,如今他算是尝到了,但这滋味儿并不好受。

  于是第二天,世子十几年来头一遭没有准点起床。他昨夜想得太晚,自己都不知道是何时才睡下的。

  他一向守己自律,便是一次两次没有准时起床也没什么。只下人不问,湖黎心中清楚这里面的原因,倒是十分难为情。

  照例去给父母请了安,被问起来的时候,湖黎耳边一热,嘴上却是说了句:“没什么,大概是昨夜看书太晚了。”

  心里同时浮现的又是帘沉那张脸,还有他身上淡淡的脂粉气味,这下又是连鼻子也热了起来。

  “书什么时候看都行,以后切不可再这般了。”

  慕芷心疼地道,又从丫鬟手里接过了一个香囊。

  “你身上那枚香囊味道淡了些,这是娘最近做出来的,换下吧。”

  “多谢母亲。”湖黎朝着慕芷走近,伸手解了身上原本佩戴着的那枚香囊,而后对方给他将新的香囊重新系上了。

  香囊花色富贵,刚好配得上湖黎今天这一身打扮。

  “若不是你生来带有异香,也无需这般天天佩戴香囊。”慕芷感叹了一句。

  她当初怀大儿子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异常,可人刚出生的时候,原本带着血腥的产房之中却飘出了一缕淡淡的异香,这香味让当时差点就要昏迷过去的她恢复了些精神。

  众人寻摸了良久,最后才找出了源头。这香味竟是从她这个刚出生的孩子身上散发出来的。虽然如此,家里人也没觉得湖黎就是怎样奇怪了。慕芷后来更是感念于在产房当中闻到了这缕味道,不然她可能就此过去了。

  湖黎小时候也没怎么在意,可学堂里的那些人总要说他像个女儿家一样,还涂脂抹粉,身上都是香味。

  小世子那天回来后可是伏着案桌哭了好长时间,眼皮子都哭肿了,叫慕芷心疼得直骂人,她说到做到,第二天就带着襄王一起去了那群说过湖黎的人的府上。

  但就是从这次过后,湖黎再不肯让别人闻到自己身上的味道了。

  “不过你今日是要出门吗?怎么穿得如此隆重?”

  这身衣服还是慕芷上个月吩咐人做出来的,为的就是让湖黎平日里出入宴席穿,不过提前穿也没什么,反正当时一并做了许多套。

  “只是顺手拿了一件,并未要出门。”

  因为撒谎,耳边的热意更多了一点。湖黎从父母的屋子出来后,才感觉到呼吸稍微顺畅了些。

  今日他的确是要出门,可这门不能光明正大的出。大约也是他的目的不纯,所以才会这样格外心虚。

  昨夜湖黎越想身子就越热,临入睡之前,他终于给自己这些与平时截然不同的表现找出了一个解释,他想,帘沉定是给他下毒了,否则他不可能会这样。

  湖黎去千金楼的时候,只在帘沉的房里饮了一杯茶。左思右想,他都觉得是这茶有问题。所以他准备今天再去见见对方,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少爷在做什么?”

  “回世子,小少爷一大早就起来了,用过早膳后便开始完成您交代给他的任务。”

  知道湖黎是要问湖月的,下人早就打听清楚了。

  “还闹事吗?”

  “没有。”下人头更低了一点,心中想到,主子您这样布置任务的方法,换做谁也不敢再闹事,除非小少爷是想今年一整年都出不了门。

  “昨天父亲说的话可曾讲给他听了?”

  “回世子,讲了。”

  双管齐下,小少爷更不可能闹事了。过了一夜后,就连帘姑娘从他口中蹦出来的频率也比以前少了许多。

  “昨天他吃没吃晚饭?”

  “这……”下人的回答迟疑了一下,湖黎知道了答案。就知道湖月没那么老实,他若真要闹起来,下人们也没有办法。不过看在对方总体表现还算听话的份儿上,湖黎也没计较这些。

  “走,去看看。”

  “是。”

  跟下人们禀报的一样,湖黎过去的时候,就见湖月在那勤勤恳恳的写着字。他布置的任务之一,就是让他把当代名家的字全部临摹一遍,等到他那手狗爬字能出师了为止。

  “哥,你来了!”见到湖黎,湖月简直就像是狗见到了肉包子般,家里做他主的人就是湖黎了,不好好抱着点大腿,怎么能争取早日出去。

  昨天湖黎走后,湖月也自我反省了良久,主要是在想他到底哪里惹到了兄长。只是想来想去,也没个由头。

  “嗯。”湖黎避开了他那一手墨汁的拥抱,走到边上检查了一下他的作业。还行,至少没有他想象当中那么差。

  “哥,你看上去好像精神不太好,是没睡好吗?”

  湖月就跟人精一样,一下子就看出了湖黎睡眠不足的样子。

  他也没发现自家兄长的表情变了一瞬,而是仍然在作死的边缘来回横跳:“该不会是为了帘姑娘失眠了吧。”

  湖月就是那么调侃一下,可他误打误撞,竟真的猜中了湖黎精神不好的原因。

  “我就知道帘姑娘有这样的魅力,哥,我跟你说,上一次跟帘姑娘交谈了一番后,我回来也是失眠了好久。”

  湖月失眠是在反思自己,顺便思考他以后的前程问题。帘沉一语惊醒梦中人,让他决定不再当一个游手好闲的纨绔,就算要当,也得是满腹经纶的纨绔。

  被湖黎关了禁闭之后,湖月都是靠着帘沉当日跟他说的那些话度过的。

  虽然湖月是为了这么个原因失眠的,可他没讲清楚,前头又是一句“也是失眠了好久”,再加上一口一个帘姑娘,湖黎听着听着脸色就又冷了下来。

  他想,帘沉究竟跟以往招待的那些客人都说了什么。想不出来,倒把自己又气到了。

  “哥,你怎么了,哥?”湖月见自己说了半天,他哥也没个反应的样子。不过这也不奇怪,跟帘姑娘相处过后,大家都是这样嘛。

  身为亲兄弟,湖月表示自己很能理解湖黎。

  “继续写,不准偷懒。”

  湖黎忍了又忍,才把那句“以后再敢提一声帘姑娘,就准备明年出门吧”的话忍了下来。

  他想,他恐怕不止要去问问帘沉自己是不是中了毒。湖黎突然发现,其实他一点都受不得帘沉可能会跟其他人在一起。

  原本是打算再晚一点出门的,自从清楚了这个念头后,世子冷着脸,将好些银票塞进了衣袖中,然后从后门出去了。

  然而等真正到了千金楼后,他站在门口,又有些罕见的无措。

  他竟然真的又来了,像其他那些总是流连于此的世家子弟一样,不务正业。

  正在犹豫当中的时候,千金楼的妈妈仿佛是早早就等在了那边一样,见到他便立刻迎了上来。

  “公子今儿又来了,刚好里面在行酒令,公子可以一起进去玩玩。”西楼这边每天玩得花样都不同,久而久之,文人那些游戏就玩完了,大家便开始自创游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凡是在千金楼中玩过的花样,就会很快成为整个巽阳城时兴的游戏。

  今天他们没有玩那些自创的游戏,恰好有家公子带了许多罐陈年好酒,众人兴致上来了,便行起了酒令。

  就连丞相下了早朝后也来了,这会儿正在里面和一群小辈喝着酒。

  “我不玩这些。”他看上去依旧有些不自然。

  湖黎话一说出来,妈妈又是得了命令的,哪有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不过人当然不是这样轻易就可以见到的,因此妈妈又是一笑,嘴上的胭脂涂得又红又艳。

  “那就是为了我们帘姑娘?”

  “这巽阳城人人都想见我们帘姑娘,可姑娘又岂是那么容易见的,公子您可比别人幸运多了,至少昨天还跟我们姑娘见了一面。”

  听她一口一个帘姑娘,湖黎那点不自然更多了起来。

  “不能见吗?”他声音硬邦邦的。

  “不是不能见,只是今日堂中来了这么些人,若是我们姑娘单只见了你,对其他人着实不好交代。”

  妈妈说的是千金楼里的规矩,可湖黎听了却皱了皱眉。帘沉见他,又何须向其他人交代。

  湖黎今日来此就是想要劝说帘沉早日从千金楼离开,这样的话,不管他要见谁,也不用跟什么人交代。

  他不喜欢帘沉被别人评头论足着。

  见湖黎果真是像主子说的那样有些不高兴,妈妈话音一转:“不过公子要是真的想见的话,也不是不行,只是需要等一会儿。”

  堂中都是人,湖黎想要见帘沉,至少也得等这些人都走了。

  “我要见她。”意识到自己这话说得有些快,湖黎下意识摩挲了一下装有银票的袖口,然后从里面掏出了一张面额大的递给妈妈,“要在哪里等?”

  饶是像妈妈这样的人,见了湖黎都不由得感叹一句,这人真是太过容易哄骗了。只是她接过了对方的银钱,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公子请随我这边来。”

  既是主子看上的人,那么将来也就是他们另外半个主子了,妈妈权当是提前领的赏钱。

  她是扬州人,姓名早已不知了,不过进入千金楼后,她倒是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杨眉,意喻扬眉吐气。

  杨妈妈没有带着湖黎从正门入,而是走了偏门。说是偏门,也相当于密道了。

  帘沉交代过,千金楼中的事情可以不用避讳湖黎。

  她在前面一边引路一边又说起帘沉的事,比如帘姑娘从来就不肯轻易招待客人,比如帘姑娘对公子甚为心悦,话里都是围着两人来转。

  刚开始的时候,湖黎看着杨妈妈一张笑脸,有些摸不透帘沉到底是什么意思。很明显,对方是在有意跟他透露千金楼的不寻常之处。可听着听着,他就没心思去琢磨了。

  他的整颗心都被吊了在杨妈妈的话上,吊在了帘沉身上。

  一直到走了一段路后,杨妈妈才停下。只见她伸手一推,一间干净明亮的房间便映入眼帘。

  “就请公子在此稍等片刻吧。”

  屋内陈设干净,没有他讨厌的脂粉味,这反而显出了他身上香囊的味道。湖黎突然想,昨日帘沉离他那么近,有没有闻到他身上的香味呢?

  “有劳妈妈。”

  “哎呦,不用客气,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

  这一家人三个字又叫湖黎拢了拢袖口,是帘沉在他走后又跟杨妈妈说了什么吗?听对方话里的语气,是已经认定他要同对方在一起了吗?

  湖黎又觉得他今天衣服穿得有些多,此刻竟感觉到了一丝热意。

  杨妈妈将他从密道里送出来,又从密道离开了。湖黎坐了一会儿才发现这个房间十分的得天独厚,临窗而坐,下面人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不过他们却不能看见他。

  左右也是等,湖黎渐渐平了心绪,听了听下方人的那些高谈阔论。

  只是他越听,心中便越是骇然,这些人许是喝大了,讲话全然不顾忌起来,可那些针砭时弊,亦是有理有据,他这时候有些明白为什么宰相也会经常流连于此。

  思索间,只见宰相喝多了也不知道拉着哪位后辈在喝酒,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哪里有平日里的稳重。吕钦之也在一旁,他看上去神清目明,却没有拉着宰相。

  而另一些人讲着讲着,就又说起了帘沉,话里不乏盛赞之语。

  湖黎听久了,竟也觉得有些趣味,这千金楼跟他想象的很是不同,这些人口里说的帘沉跟他昨日接触到的帘沉也很是不同。于是他琢磨着,莫非是对方看他态度不好,所以才这般戏弄于他?

  怪道人家说识人不能流于表面,谁知我竟也犯了这个错误,湖黎自己给帘沉找了一个理由,并且心中有些羞愧。

  这更加坚定了湖黎想要劝说帘沉离开千金楼的念头,倘若对方是那样风清月明的人,是不该在这里呆着的。湖黎觉得帘沉值得更好的地方,若是离开这里以后,对方真的心悦于他,两个人好好往来,也、也不是不可以。

  那些世俗礼仪,他也可以慢慢的教导于他。

  想着想着,湖黎就又耳热起来。这时候他自觉帘沉是那等高风亮节的人,所以也没有再怀疑自己是被下毒了。

  “主子,人已经带过去了。”

  杨妈妈走了以后,就去了帘沉房里。

  “记得给他备些膳食,切忌,不可有任何酸味的东西。”

  帘沉今日还没有梳妆,一头乌黑长发就这样散着。他只穿了一件白色里衣,在窗前背手而立。

  “是。”

  -

  湖黎这一等就等了良久,临近午膳的时候,宰相就离开了,可下方的人还没有散开。他更看到吕钦之还被请上了楼,虽然只待了四五句话的时间,依旧令他心里难受得厉害。

  单见他不行,单见吕钦之就行了吗?

  看下方竟也没人感到意外,湖黎又是气闷无比。昨天还说要让他当情人,今天见都不见他。湖黎不知道,那是因为吕钦之和齐休这些年来,已经不单是客人,更是帘沉的朋友。

  下面的人知道他们的交情,而且每次也只是说上一两句话,所以并不在意。再说,就算在意了,又能改变什么呢?

  世子那张冷脸直到杨妈妈送了膳食过来,并说这是帘沉亲自吩咐的时候才好起来。

  轻易被几道精巧的菜肴哄好以后,湖黎又反思了一下,是不是昨天他拒绝了帘沉,将人惹恼了?

  这样一想,连原本好吃的菜肴好像也失了味道。可世子还是一口一口的,把这些饭菜吃完了。

  膳食的分量刚刚好,没有让他吃得很撑。

  不知道究竟是秉着什么样的耐心,湖黎终于等到了帘沉的人来请他。丫鬟过来的时候,他还看了下方一眼,零零散散的,跟早上时候相比,少了许多人。

  “听说公子一大早就来了?”

  还是湖黎一个人走进去,帘沉这回没有在珠帘内侧,而是坐在外面,优雅地泡着茶。

  他也没有像昨天那样,精心地描着妆,只披了件华丽的外裳,头发简单的挽了一个髻。湖黎看过去的时候已经不自觉的在想,什么样的发簪适合戴上这头乌发上。

  “我来找你有事。”

  “谁来找我没有事呢?”淡淡的一句反问,帘沉用沸水冲淋了一下茶具,“公子不妨坐下再说。”

  帘沉这样不紧不慢,倒显得湖黎过于心急了。于是准备了一肚子的话也没有立马说出,他原本要往右边坐下的,可看到摆在案桌上的一杯茶具后,脚步又似负气般走到了左边。

  “我找你有事。”

  坐下后,湖黎又执拗地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怎么不坐这里?”帘沉挑了挑眉,将那茶具又挪到了湖黎面前,“我可是特意为你摆的。”

  “为我摆的?”不是……为吕钦之摆的吗。

  “当然,不然公子以为是谁的?”

  眼波流转,不施粉黛的脸上淡淡一笑,比昨日更显勾人。

  “莫非公子是吃醋了?”

  湖黎听到帘沉的话后,就后知后觉的发现水是刚烧的,杯子也是刚拿出来的。他简直色令智昏,这样显而易见的事实都没注意到。

  意识到自己误会了以后,湖黎本就有些羞赧,这会儿帘沉直接戳穿了,他更是有一中羞臊之感。

  “没有。”口是心非。

  “是与不是,公子心中比我要更清楚。”

  帘沉也不再追问,他问起了湖黎今日过来究竟有什么事。

  “我要给你赎身。”

  “公子莫非失忆了,我昨日说过……”

  “我知道你不缺钱,但我想你离开这里。”

  “哦。”帘沉脸上突然淡了下来,他任由茶水咕噜咕噜的煮着,“我原以为公子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没想到你也看不起我。”

  “我没有看不起你。”湖黎差点就要站起来了,不管是今天以前,还是今天以后,他都没有看不起帘沉。

  倘若有的选择,谁又会想要落入花楼呢?他们这些衣食无忧的人,从不知道别人的难过之处,又何来鄙夷别人的权力。

  “我正是看重你,才不想你留在千金楼。”

  如果他真的跟帘沉在千金楼中有了往来,接受了对方的投怀送抱,才是真的看不起他。

  湖黎这样急急解释的模样取悦到了花魁,他像是变脸一样又是一笑,等听到对方接下来的话后,他更是笑得连发髻都有些摇摇欲坠。

  “虽说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但人与植物不同。”

  “莲姑娘,你就听在下一劝吧。”

  听他这样借莲喻人,帘沉才知小笨蛋竟然弄错了他的姓。也是,千金楼,花魁,怎么样也该是个莲姑娘,而不是帘姑娘。

  他笑够了,才拉过湖黎的手,而后伸出一根手指在他掌心上划着。

  “莲姑娘……”湖黎又以为帘沉要对他动手动脚,只是喊了人,却也不见他缩回手,就是手指蜷缩了一下。

  “看好了,是这个帘,不是你说的那个莲。”帘沉一笔一划的,将自己的姓在他手上写了出来。

  写完后,还要再画一个圈,跟昨天在湖黎心口画的圈一样,一层又一层,牢牢地把人套住了。

  “我姓帘名沉,记下了吗?”

  “记下了。”

  掌心酥酥麻麻的,湖黎甚至没有顾得上弄错帘沉名字的不好意思。

  “那叫我一声。”

  湖黎抬眼看了看帘沉,张了口,却没说话。

  “公子这是不好意思吗,你不念的话,万一以后又把我记成什么梅花啊兰花啊怎么办。”

  这是在说刚才以为他是莲姑娘的事情。

  那股不好意思终于在帘沉的取笑中慢慢回来了,湖黎收紧了手:“帘姑娘。”

  “要连名带姓的叫一次。”

  “帘、沉。”叫着帘沉的名字,好像把对方搂住了一般,湖黎的手收得更紧了。

  “说了这么久,公子还没说过你的名字呢。”

  “湖月没有跟你说过吗?”

  “说是说过,可我想听公子亲自跟我说。”帘沉从善如流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我房中也没有笔墨,公子不如像我刚才一样,写在这里吧。”

  他的手掌也要比寻常的女儿家大一点。

  湖黎看着看着,脸就红了起来。长到这么大,除了母亲外,他还从未碰过女儿家的手。帘沉主动拉他的不算。

  “公子?”

  帘沉的声音也没有几分催促,可湖黎听了,下一刻就伸出了一根手指。

  “我叫湖黎。”

  他名字的比划尤其多,明明是他在帘沉手上划着,可湖黎那副含羞带臊的样子,仿佛是帘沉又在轻薄他一般。

  指尖触碰到了一抹干燥,笔画之间,偶尔还跟帘沉的掌纹吻合。这让湖黎有一中两人是吻合着的感觉,他的手指不明显的抖了一下。

  他心里明白,两人这样已是越界了。

  “湖——黎。”

  “以后我能直接叫公子的名字吗?”

  湖黎听过许多人念自己的名字,可是他觉得好像没有一个人能像帘沉念得这样好听。好听到从耳朵里,一直往他心里钻,叫他想要把这声音保存下来。

  “可以。”他垂了垂眼皮,长长的睫毛挡住了里面的真实情绪。

  “帘、沉。”

  应该是想叫他帘姑娘的,不知道为什么半路又是一转,变成了叫着对方的名字。

  “嗯,怎么了?”

  听得出来,湖黎刚才的表现让花魁姑娘很是高兴。

  “你以后还会招待其他客人吗?”

  “你又不答应成为我的入幕之宾,我招不招待其他客人,同你有什么关系。”

  “这些银票都可以给你,你以后不要再招待其他客人了。”

  突然的,湖黎把袖子里面那些银票都拿了出来,每一张面额都很大。他却是一点都不心疼的将其全部递到了帘沉的手上。

  “这么多银子,都给我?”

  “都给你。”

  帘沉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思考了一下:“其实想要我不再招待其他客人也不难。只要你每天都在这个时辰过来找我,我就答应你。”

  “来这里陪我说说话就行了。”

  不用当什么情人,只要每天这个时辰过来说说话,他就不再招待其他客人。

  湖黎定定的看了帘沉一眼:“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湖黎来的时候带了许多银票,走的时候也没有拿走。

  -

  “人找到了吗?”

  千金楼西面,一间雅房中,帘沉同当朝宰相相对而坐。他穿了一件男子常服,头发也做男子打扮,比之女装的时候,更加俊美逼人。

  “还没有。”给宰相添了一杯茶,“晚辈还要在此呆一段时间。”

  “此地虽说风雅别致,于你而言,到底不是久待之所。”

  宰相摸了一把自己白花花的胡子,看着帘沉眼中都是满意。

  “晚辈知晓,待找到恩人,定当从千金楼脱身。”

  湖黎为他设置的剧情当中,两人自幼便由于一些原因相识。湖黎正是他要找的那个恩人,不过他找恩人却不是为了报恩,而是为了抱恩人。

  要是宰相知道他已经找到了人,恐怕不会再让他待在这里。

  阿黎那想看他穿女装欺负他的愿望还没实现,帘沉当然不会这时候就从千金楼离开。

  “你心里有分寸就好。”

  说完了帘沉的事,宰相就开始跟对方谈论起了这一届学子的情况。

  -

  湖黎昨天跟帘沉约定好了,所以到了第二天,他又穿戴一新的去了千金楼。

  “世子又出去了?”

  “回王爷、王妃,是。”

  “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去……去了……”

  小厮结结巴巴的,不敢把话说出来。

  “去了什么样的地方,也值得你吓成这个样子。”

  “回王妃,世子他去了千金楼。”小厮双眼一闭,将湖黎出卖了个彻底。

  王府当中各处都是人,就算湖黎特意挑着从后门出去,也还是会被注意到。更何况他接连两天都是穿得如此讲究出门,王妃有此一问,也不奇怪。

  “小的才被拎回来,大的怎么也……”慕芷奇怪了一下,却没有听到湖月去千金楼时那样的反应。

  “去就去吧 ,这么大了,也该到外面多走动走动。”

  湖德的态度跟慕芷出奇的一致,主要是大儿子跟小儿子性格天差地别。湖德还觉得是自己管束太过,让湖黎养成了这副性子。

  而且他也知道湖黎是个有分寸的孩子,不会像别人那样胡闹。

  “这件事除了你以外,还有什么人知道吗?”

  “禀王爷,没有了。”

  他会发现世子去了千金楼,还是误打误撞看到的。

  “守好口风,下去吧。”

  “是,奴才告退。”

  湖黎当然不知道父母对他来千金楼的事情已经了如指掌了,他依旧被杨妈妈领着走进了密道中,然后在房间内等了一会儿,才被领着,再次去了帘沉的房间。

  只是今天房里格外安静,湖黎进去后下意识先关了房门。

  “帘姑娘?”

  “进来。”

  声音从珠帘后面传来,帘沉竟是还在床上躺着。

  “我在外间等着。”湖黎守礼的等在了一旁,并没有打算进去。

  “我的衣裳还挂在外面,你递进来给我。”

  湖黎的目光随着帘沉的话在房里转了一圈,很快就真的看到挂在外面的那套衣服。

  只是递衣服,递完了他就马上出来。

  世子犹豫再三,最后还是说服了自己,然后他的手就摸到了分外柔软的衣服。可这一瞬间他想到的却是帘沉的手,他的手明明不像布料一样柔软。

  “拿到了吗?”

  “拿到了。”

  “进来吧。”

  帘沉又催促了,湖黎两手捧着衣服,慢慢走进了里间。今天帘沉还点了香,飘飘渺渺的,很是好闻。

  “衣服。”

  仿佛床幔当中有什么吃人的妖精,湖黎只将衣服递了进去,眼睛也不看那边。

  可手上的衣服迟迟没有被接过去,世子疑惑转头,正好看到里面的人掀开了床帘,只着一件单衣模样。

  他立刻低了头,然而这样的动作又令他看到了帘沉的一截玉臂。

  火烧火燎的感觉再次出现,捧着衣服的手都在微微发颤。湖黎想要丢下衣服离开这里,但他的脚步就像是被什么钉住了一样,怎么也挪动不了。

  “帮我穿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世子又听见帘沉说了一句更加过分的话。他没动,手里的衣服却有些拿不稳了。

  “我为你做了那么大牺牲,怎地连给我穿个衣裳也不允?其他客人可比你懂事多了。”

  懂事,怎么懂事,又如何懂事。

  这话一下子就把世子激到了,他耳根通红:“先、穿哪件?”

  金尊玉贵的世子殿下哪里帮别人穿过衣服,更何况是这层层叠叠的裙装。

  “先穿这一件。”

  玉指轻点,又在捧着衣服的手上带出了些酥-麻之感。

  湖黎按照帘沉的指示,先将手里的衣服放置在了床畔。手挨到被子的时候,还能依稀感觉到上面留下的温度。

  他连忙屏住心神,拿起其中一件给帘沉穿了起来。

  过程当中,他几乎是闭着眼睛的,也因此,手指在那边系了好半晌,才堪堪穿完一件。

  “再穿这件。”

  帘沉又指了指,湖黎将衣服拿起来,正要往他身上套,就听见他说:“你闭着眼睛怎么给我穿衣服?”

  闭着眼睛不能穿衣服,可若是睁着眼睛的话,不就会看到不该看的吗。湖黎紧张得浑-身发-烫,喉-咙滚了又滚。

  他这时候才终于抬头看了帘沉一眼,对方跟前两天相比,少了一些柔意,但却更加好看了。

  “我好看吗?”

  “好看。”

  被蛊惑到的世子呆呆地回答道,等反应过来,才又脸颊通红,手指微颤的给帘沉穿着衣服,在这期间,不管对方如何调戏他,也不肯再说什么。

  等到衣服穿完,帘沉还是不肯轻易放过湖黎,言辞之间将人弄得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世子觉得他今天的衣服又穿得太多了,他热得厉害。

  “你平常在千金楼有什么事情吗?”

  “事情,想你算吗?”

  湖黎试图把话题往正常的方向领,但帘沉总是有办法把话往回拐。几次交锋以后,世子终于失败了。

  “府中还有事情,我要先回去了。”

  匆忙站起来后,身上好似更热了,让他有些难捱。湖黎的脚步不由得顿了顿。

  “怎么不走了?”

  “我有点热。”

  湖黎实话实说,他不止是今天热,前两天回家后也是这么热。

  谁知帘沉好似一点意外也没有:“因为我给你下了药啊。”

  他就端着那张明艳非常的脸,坦然的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世子猛然回头,看着帘沉好半天,模样瞧着很是气恼。可又说不出多少言辞激烈的指责之语,最后只能自己跟自己置气。

  说话之间,帘沉已经走了过来,湖黎能明显感觉到,随着对方的靠近,他身上的温度也一再上升。

  他果然被下毒了!

  “你要是走了的话,每天都会这样。”帘沉一脸认真。

  “我不是那样随意的人。”湖黎口不择言。

  “你是说我随意?”

  “我没有说你随意。”

  湖黎又急又气的解释道,都已经这样了,他却还是担心帘沉误会自己。

  “既然这样的话,那要不要我帮你?”

  “不、要。”

  湖黎已经感觉情形在失控了,他竭力维持住应有的冷静,不想更加失控。

  “阿黎不要的话……是打算回去以后意-淫着我吗?”

  轰。

  大脑中最后一丝清明也没有了,湖黎知道他已经彻底失控,整个人也都一下子红透了。

  “没有。”说着,世子冰冷着脸,欲盖弥彰地侧了侧身。

  “是吗?”

  帘沉的语气满满都是不相信,他直接覆住了湖黎的一只手背,从手背慢慢往上,摸到了他的手臂。

  两中温度的接触叫湖黎绷得更厉害。

  “阿黎能忍住走到家里吗?”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对被主角渣过的人一见钟情,我对被主角渣过的人一见钟情最新章节,我对被主角渣过的人一见钟情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