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第一个蜜月(4)

小说:我对被主角渣过的人一见钟情 作者:少女春宵 更新时间:2021-04-09 11:50:04
  如果帘沉没有这样摸着他的手的话, 湖黎还能勉强支撑一下,告诉对方他是可以的。但现在这般情形,哪怕是已经侧过了身子, 也完全没用了。

  他的所有反-应都被帘沉看在了眼里, 世子有些难堪,这难堪当中, 更多的是在帘沉面前暴露出这副模样的羞-耻。

  “你究竟给我下了什么毒?”湖黎觉得不光是身-体开始难受,就连呼吸都好像开始不畅了起来。

  而帘沉的那只手还在他的袖笼当中攀爬着, 在漫不经心当中, 叫他的手臂都快失去知觉。

  “怎么是毒, 分明是让你能够快乐的药。”湖黎好像被摆弄着的木偶,一下子就被帘沉推倒在了外间的榻上。

  榻都是硬邦邦的, 但湖黎却没有被磕疼,上面放了好几个软枕。好像要料到帘沉会做什么一样, 他整个人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少有的连话都说不利索。

  “什么乐、快乐的药?”

  “这里是千金楼,阿黎难道猜不出来我给你下的是什么药吗?”

  几乎是明白的告诉他,究竟给他吃了什么了。无非就是一些欢-场男女助-兴的,可能他的效果要更厉害些。

  随着帘沉的声音落下, 药效也在一同发挥着作用。湖黎开始觉得他的意识都有些不清楚了起来,心也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偏偏这时候, 他还能知道两人究竟是何种情形,因此又挣扎着拒绝:“不要。”

  “放心,我不做什么。”帘沉按下了他的手, 他的力气很大,以至于竟然能够完全压下对方。只是处于药效影响之下的湖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只看到了帘沉房顶上的横梁, 还有上面跟楼梯扶手如出一辙的雕花。

  再然后,他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湖黎想,帘沉的药效太厉害了,他竟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对方对他如此行径。

  思绪连篇的当口,他突然用-力抓住了帘沉宽大的衣袖。那绣工精美的牡丹被他揉在手里,衣袖在短时间内就皱得不成样子。

  他躺在软榻上,不由自主地蹬了蹬腿,底下铺着的毯子也皱了许多。

  “帘沉!”声音高-昂急-促,湖黎的手松开了帘沉的衣服,在极度的无措当中碰到了什么。他连忙又收了手,脸上已是像涂了千金楼里最红的胭脂般。

  帘沉却将他收回去的手重新握住,然后低头闻了一下。舌-头在他的手背上似勾-引般划过:“怕什么?”

  帘沉声音轻,但被吓得六神无主的人更是紧张地缩了缩手,这一下直接就将对方的手握住了。于是湖黎放开也不是,不放开也不是。帘沉的手上,还有他的东西。

  他、他刚才还碰到了帘沉的胸,虽然只是挨了一下,可那个位置,还有略微鼓鼓的手感,一定是胸没错了。

  “我不是、故意的。”

  被帘沉造成的感觉还没有彻底平复下来,湖黎的声音在颤-动间哽了一下。

  “阿黎就算是故意的也没关系。”帘沉说完后,又是轻嗅了一下,这回他闻的是湖黎的脖子:“有没有闻到什么香味?”

  是他身上的体香,湖黎下意识否认了:“没有。”

  “不对,就是有香味。”

  “应……应是我身上佩戴的那枚香囊。”无可奈何,湖黎只有将香气推到了身上挂着的香囊上。

  幼时被人嘲笑的记忆还历历在目,他不想帘沉觉得他是一个奇怪的人。

  “真的吗?”

  帘沉的语气半信半疑,他伸手将湖黎的香囊解了下来。两人的那种亲密之感一下子就消失了,让湖黎稍微放松了一些。

  可下一刻,他的神经却是又紧绷了起来。

  “不是这个味道。”

  帘沉随手将香囊放在了一边,看样子又在开始找香味了。

  “没有……没有别的味道了。”

  湖黎心里发急,他刚想伸手把帘沉拉过来,但对方竟然已经找到了源头。跟他想象当中不同,只是更加叫他感到无地自容。

  “原来在这里啊。”

  湖黎听到帘沉在笑了,他还感觉到帘沉又碰了他一下。

  “阿黎不止身上香,连这里都是香的。”

  湖黎这下觉得自己真的快要-死-了,帘沉说了不算,竟然还又闻了一下。他抬手想拉人,可手抖得厉害,又是轻飘飘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他想,难道这就是那药的后遗症吗?

  但帘沉的话还没有结束,他闻过了,又带着好奇问道:“为什么这里要比其它地方更香一点,是越动-情就越香吗?”

  从出生以来,湖黎就知道自己身上带了异香,可他从来没有研究过这香味,更不知道什么动不动-情的。如今被帘沉一提,他也闻到了要比往常更加浓郁的味道,这似乎从侧面验证了对方说的那些话。

  湖黎羞红了脸,却又没多余的力气推开帘沉。

  他的手抬起来了又被帘沉牢牢握住。

  世子的手白得能直接看到上面已经有些凸起的青筋,帘沉一点一点描绘着上面的形状,最后在他的手腕骨处轻咬了一口。犹如在凛冽寒冬,于雪地之上,盛开了一朵耀眼红梅。

  正在失神于手间传来的感觉,帘沉的下一举动又叫湖黎激-灵得想要坐起来。

  他想按住对方,可一只手被抓着,另一只手无论如何也够不到:“你……”

  话没说出来,随着帘沉轻易地摆弄,湖黎再次紧紧抓住了对方的衣服。

  这一次没有抓到衣袖,他抓住的是帘沉的衣摆。

  湖黎几乎是一边抖,一边想,帘沉为什么会、会有这样奇怪的爱好。可他手里的力气却是没有松开半分,随着时间的推移,反而抓得越来越紧。

  帘沉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阿黎现在想要做我的入幕之宾吗?到时候会比现在更加舒-服。”

  现在只不过是一点甜头。

  世子读出了这层意思,可他迟迟没有回答。他不说,帘沉就要有意折-腾着他。

  一声呜咽出口,湖黎就立刻感到了铺天盖地的羞-耻。他竟然在女子的手中这般、这般……

  “要不要?”帘沉的提问还在继续,只差临门一脚,湖黎将半边脸都埋进了软枕当中,他有些喘-不上来气。

  终于,他像是再也无法抵-抗般,又蹬了蹬脚:“要、要。”

  他弓了起来,不自主地要往上抬,眼角又有了一点湿气。

  帘沉在这时候吻住了他,湖黎没有拒绝,他还在迷迷糊糊当中回抱住了对方。

  “喜欢吗?”

  “唔……”湖黎一时半会没办法回答帘沉,他的大脑还在晕眩当中。可他心里回答了一声喜欢,他喜欢这样的感觉,喜欢被帘沉带来的这种感觉。

  “那喜欢我吗?”

  湖黎没有回答,帘沉好像是能够听到他的心里话一样,又继续问了下去。

  这回对方已经好了一点,是可以组织起语言的了,不过湖黎没有开口。

  正因为大脑清醒了,他才觉得有些丢脸,一个大男人,竟然被弄得直接哭了。虽然没有真的哭出来,可刚才那些声音确实是从他的口中散出来的。

  但答案依旧是不言而喻的。即使帘沉对他做了这样的事情,湖黎依旧没有觉得反感。他要比想象当中更喜欢对方一点,是好多点。

  “阿黎不说我也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帘沉带着那种戏笑的表情看着他,而后说出一句叫他整个人又烧起来的话。

  “因为你根本就没中药。”

  他刚才没中药,那那些反应……

  “你还没发现吗?其实会有这样的反应,是因为……你想要我。”

  “你想要我”四个字被帘沉说着轻到了极点,是贴在湖黎的耳朵上讲出来的。

  对方在这样的声音中,在帘沉的又一次动作里,再次弓了一弓。

  湖黎最后是落荒而逃的,帘沉没有给他下药,不正代表他就是一个好色之徒。他竟然只因为想要对方,就想成了那般,还是在第一次见面过后。

  只要一想起自己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纯粹是他的心理在作怪,是他对帘沉的欲-望在作怪,湖黎就又无地自容了。

  临走的时候,看到帘沉大红的衣摆上还被他弄得脏成一片的样子,湖黎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我……我明日给你带新衣服过来。”

  他的衣服是帘沉净了手后穿好的,跟他相比,帘沉的手就要稳多了,不管是给他系腰带的时候,还是给他提衣服的时候,都不见一丝抖意,脸上也是一派坦然之色,就像两个人这样的模式已经进行了千百遍一样。

  世子的衣服穿好,又觉得不能这样就走了,他想了一下,把一直戴在身上的那块玉佩摘了下来放到了帘沉手心当中。

  大概是两个人已经有过超出界限的接触,所以湖黎这回是主动拉过了对方的手,然后把玉佩放了上去,最后又留下了刚才那句话,便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只是他能感受到帘沉的视线一直跟在他的背后,因此走出房门的时候,又是拌了一下,索性眼疾手快地扶住了门框,不至于摔倒。

  等到湖黎走出房门后,帘沉才看了一眼玉佩。他想着小变态究竟在他面前是紧张到了何等地步,前面给他穿衣服的时候没有看出他的性别,就连后面的时候也没能看出他的性别。

  只要细看的话,就能发现他的胸跟女子的胸是不一样的。这也是小变态让他能男扮女装合理化特意捏出来的人设。

  他将玉佩放到了里间的梳妆台上,推开了窗门,看着湖黎的马车渐渐走远。

  离开了千金楼的湖黎在马车行了一会儿后,终于平稳下了乱成一堆的思绪。他想到了什么,伸手掀起车帘,对着车夫吩咐了一声:“先不回襄王府,去东街一趟。”

  “好嘞,公子您坐好。”车夫也没有觉得麻烦,一口应下。

  因着掀车帘的动作,让湖黎的袖子往下掉了半截,于是手腕骨处被帘沉吮-吸出来的暧-昧红痕又这样猝不及防的映入了眼帘。

  他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赶紧拉下了袖子,过了半天,又是忍不住借着偶尔能落进来的光仔细看了一眼手腕骨处。

  奇怪得很,当时就觉得时间一下子过去了,什么都抓不住,可现在他却能将那时候所有的细节回想起来。

  帘沉手的温度,牙齿的触感,舌-头在他口-腔里所有的走向。

  仿佛情景再现般,湖黎在回想的同时,也一并屏住了些许呼吸。

  不能再想下去了,不然等会他该下不了马车了。湖黎将袖子重新整理好,调整了一下气息。等到下车的时候,他想,他确实是对帘沉有欲-望的。

  -

  湖黎去千金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在东街又耽误了许多功夫,等回家的时候,天都将将要黑下去。他谢过了车夫,然而伸手要给他银钱的时候,却被拒绝了。

  “杨妈妈说了,您是自家人,自家人不用给银子。”

  “多谢。”湖黎手里拿着一个包袱,心里想的却是,杨妈妈又将这个自家人告诉了多少人。

  想到会有很多人知道他跟帘沉在一起了,世子心里又滋生出了一股隐秘的高兴。

  等进了王府,湖黎先是回了一趟自己的院子,把他买的东西都安置妥当了后,才去了主屋陪同父母吃饭。

  只是伸手夹菜间,难免会露出来手腕骨上的痕迹。帘沉就是坏心眼,特意挑在他的右手上咬了一口,让他无论做什么都会看见,藏也藏不好。

  “你的手上怎么了?”慕芷眼尖,加上湖黎今天去了千金楼好长时间才回来,听说进府的时候手里还拿了一个包裹,不由得她敏-感多想。

  她这么一问,原本还没有注意到的湖德也看了过来。

  湖黎即使有心想要藏起来,也根本来不及了。他手里捏着筷子,表情极为镇定:“被虫子咬了。”

  都还没入夏,况且他又没去那些山野之地,哪里来的虫子。而且夫妻两个都是过来人,哪里看不出情况。

  只是看着大儿子那副清冷之色,无论是慕芷还是湖德,都没有说破。

  等吃过晚饭,湖黎回去后,慕芷才有些忧心的皱了皱眉:“相公,你说小黎他这是不是跟别人有了……”

  肌肤之亲几个字王妃没有说出来,一直以来,湖黎都比湖月更加稳重。因此他们夫妇二人都忽略了,对方如今也不过是十七来岁的年纪。

  像这个年龄的孩子,是会对男女之事产生好奇。

  “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做了什么。放心,明天我就让人去查查。”湖德安慰了一声妻子。

  “唉,也怪我们平日里对小黎太过疏忽了。”再是怎样懂事,不叫父母操心的孩子,也还是孩子。

  “小黎年纪也不小了,有时间的话,我托人物色物色,看看哪家的女儿性子跟他合得来。”

  真要说湖黎在千金楼里跟哪位姑娘发生了什么,慕芷也不相信。与其让大儿子整日里往外跑,倒不如早日物色一位妻子,把心往家里收着。

  “回头我也向同僚打听打听。”

  -

  湖黎晚上自从被父母发现了手上的痕迹,吃饭也就心不在焉的,后面几乎都没怎么吃。白天跟帘沉之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这会儿他无论如何也是睡不着的。

  一下子给帘沉穿衣服时候的情景浮现了出来,一下子帘沉跟他说的话又浮现了出来。

  他坐在椅子上,捻了捻指尖。替帘沉穿衣服的时候,他的手曾多次挨到对方身上过。

  湖黎想到了什么,将捻着的指尖凑到了鼻下,很快闻到了一点香气。身上的异香已经变回了正常的浓度。

  “是越动-情就会越香吗?”

  不期然的,帘沉那句话又闯了进来。他似实验一般,闭上眼睛,回想着那个时候帘沉的每一个动作,还有对方贴在他耳边说话时的声音。

  须臾,湖黎又将手指凑到鼻下闻了闻,味道确实比刚才更重了一点。

  他红着脸将手重新放下,想起帘沉在给他穿好衣服前,手上闪过的晶莹光泽,喉-咙又动了动。

  既然都这样了,再逃避下去也没用。世子自觉他跟帘沉之间已是非同寻常,来日要将对方迎娶过门的。

  他不想做出那等始乱终弃的事,所以湖黎决定等明天见面过后,就跟帘沉好好说一说。

  他的父母都是开明讲理的,帘沉也确实不是如其它花楼中的姑娘那般。他相信,只要自己有心,就一定不会让帘沉受委屈。

  或许是湖黎今天得到了暂时的解脱,所以晚上的时候身体也不难受了。抱着要跟帘沉好好来往的想法,他渐渐进入了梦乡。

  -

  湖黎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这样难熬过,天还没亮,他人就已经醒了,可惜只有到下午的时候,才是他跟帘沉约定见面的时辰。

  在家里又是心不在焉地吃过了两顿饭,他甚至都想,应该今天再去东街的才对,这样又能打发时间,说不定能挑到的东西还多。偏偏他昨天心急,就想着给帘沉买东西。

  他觉得好像在千金楼里等着帘沉的时间也没有这时候在家里等得长,眼巴巴等到了约定的时辰,湖黎就捧着买好的东西去了千金楼。

  之前也没有关注过湖黎的去向,有了昨天的发现后,慕芷就让下人在对方出门的时候过来禀报一声。

  听说他抱着一包东西出了门时,慕芷的担忧也就越来越多。

  她怕湖黎在千金楼里陷得太深,到时候想拔出来也拔不出来。身为被皇上看中的世子,湖黎就算是娶亲,也不能娶一个青楼女子。

  到头来,只是一番徒劳。

  “公子又来找我们帘姑娘吗?”

  杨妈妈依旧等在熟悉的地方,湖黎这次知道恐怕是帘沉特意让对方等在这里的了,或许昨天也是。

  “嗯。”

  “您跟我这边来就好。”

  湖黎以为对方又会把他带到那间屋子,让他等一会儿才去见帘沉,谁知道等墙门推开以后,眼前竟然出现了帘沉的身影。

  “怎么……”

  “我们帘姑娘说了,从今往后您过来的时候无需多等,直接从这里进来就好了。”

  杨妈妈笑着说了一句,人就又从密道里离开了。

  真正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湖黎下意识想要抓紧手里的包袱,可想到里面装着的东西,就又松开了手。

  等会抓皱了就不好看了。

  “今日怎么这么早?”

  帘沉扬唇一笑,拉过他的手,将人带着坐了下来。

  “我想见你。”

  世子在帘沉面前永远都是这样诚实,尽管这样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很是不可思议,可他还是了出来。

  “里面装着的是我的衣服?”

  “嗯。”听到帘沉问起衣服,湖黎便把包裹摊到了桌子上,然后慢慢解了开来。

  只见一身做工精致的红裙映入眼帘,有金线镶边,上面大朵大朵的牡丹,比起帘沉之前穿的,要更加贵气。

  湖黎不仅买了衣服,他还买了一双鞋。这鞋的缎面更红,上面的珍珠也要比帘沉之前穿的那双大。

  看着像是每次跟他相处的时候都慌里慌张,紧张无措的样子,实际上却连他的衣服尺寸和鞋子尺寸,以及爱好都记了下来。

  “我帮你试一下?”鞋子大小毕竟是肉眼估算的,帘沉的脚也要比寻常姑娘更大。甚至比他的脚还要大一点。

  “好。”花魁缓缓勾唇,将脚搁到了湖黎的腿上。

  昨天的事也在无形中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世子没有觉得自己的提议鲁莽,他就是又有些心跳加速。越是这种时刻,他的脸也要冷得越厉害,仿佛要通过这样的方法来平衡内外的差异。

  湖黎动作轻轻地将帘沉脚上的鞋子脱掉,把买来的鞋子替他穿上。捏住对方脚踝的时候,他想不知道帘沉喜不喜欢戴脚链,下次过来的时候,他可以给对方买一条一并带来。

  “刚好合适。”

  湖黎一只手还托着鞋底,听到帘沉这样说,看了对方一眼,又害羞似的收回了视线,只盯着鞋上镶嵌着的那颗珍珠:“你喜欢吗?”

  “喜欢。”

  听到肯定的回答,湖黎托着鞋底的手动了动:“我还买了其它东西。”

  他也没有把帘沉的脚放下,还是这样搁在他的腿上,形成了一种暧-昧姿势。

  “这个,好看吗?”

  被他拿出来的是一个长长窄窄的锦盒,锦盒里面放了一支步摇。金步摇上雕刻的是一朵花,花的正中央同样镶着一颗珍珠。跟他的鞋子很是相配。

  湖黎过往也没有买过女儿家穿戴之物,这些都是店老板跟他推荐了许多,他从中挑选出来的。

  因此拿着金步摇的时候,他还有些紧张。

  “好看,给我戴上。”

  帘沉也不推辞,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好像不出门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化妆,眼下那头乌发也是简单打理着,上面并没有任何装饰。

  湖黎将步摇插了上去,端详片刻后,又不知不觉红了脸。帘沉戴的步摇是他买的,穿的鞋子也是他买的,还有这身衣服。

  “衣服不给我换上吗?”他想到衣服,帘沉就提到了衣服,“难不成你我之间都这般了,阿黎还是不好意思。”

  “我扶你站起来。”

  湖黎不敢看帘沉的脸,他把对方的脚拿了下去,朝他伸出了一只手。等到手上被搭了一抹温度时,他一个用力,就将人带起来了。

  不过要穿衣服,必得先脱衣服。

  “穿衣服不会,脱衣服总该会了吧?”听这意思,竟是要让湖黎为他脱。

  世子或许经过前几遭的调戏,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红着耳根点头:“嗯。”

  总归,他是要娶帘沉的。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对被主角渣过的人一见钟情,我对被主角渣过的人一见钟情最新章节,我对被主角渣过的人一见钟情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