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贵妃也很快从惊吓中回神,她现在要做的,得赶紧善后,万一查到她跟母亲身上,那就糟糕。

  可箱子还摆在那里,火磷粉碎末应该不难查出。

  这可如何是好?

  嫁祸给林怡琬?

  不行,原本这件裙子是要给她穿的,万一被战阎知道,肯定怒不可遏。

  她在后宫,还要仰仗他在前朝的势力,所以不能明着污蔑林怡琬。

  再说了,她现在是战家人,背地里怎么残害都行,但是明面上,要顾及侯府的名声。

  那么,就只能让皇后背锅了!

  她迅速朝着不远处的侍女使了个眼色,她点了点头,转身就快步离开。

  此时丝毫不知情的皇后完全不知道,人在宫中坐,锅从天上来!

  她好冤呐!

  战贵妃已经哭的泪眼婆娑:“皇上,臣妾的朵儿好不容易进一趟宫里,花骨朵般鲜活的小姑娘,却被烧成这般模样,你让臣妾如何跟兄长,还有家中的母亲交代?求你一定为她做主!”

  盛安帝也是有些心虚,毕竟是战家的姑娘,不看贵妃,总得看战阎不是?

  他都为了自己不能人道了,如今又让他府里的小姑娘无缘无故的受了烧伤,此事若是不查个水落石出,着实不好交代。

  他旋即沉着脸道:“禁卫军统领李友德何在?”

  李友德迅速站出来回答:“末将在!”

  盛安帝厉声命令:“去查到底是何人谋害战朵儿,务必把真凶抓到,给战家一个交代!”

  李友德连忙应下,毫不犹豫的朝着战朵儿走过去。

  林太医复杂开口:“是火磷粉导致的她被烧伤,李统领应该清楚这种东西会在太阳的照耀下,无火自燃吧?”

  李友德震惊:“什么仇,什么怨?”

  这时候战贵妃快步走过来道:“我记起来了,阎夫人进宫的时候,送给我一件金丝裙,朵儿不小心弄脏了衣裳,就临时换上了!”

  林怡琬嘲讽的勾起唇角,竟然还要拉她下水?

  她毫不犹豫开口:“回禀皇上,臣妇并没有送她金丝裙,是侯府老夫人嘱托战朵儿带进来的!”

  战贵妃满目幽怨,她悲戚呢喃:“嫂嫂,至于分这么清楚吗?”

  林怡琬不卑不亢:“不敢当,臣妇担心会引起皇上的误会,还以为是臣妇故意谋害战朵儿呢!”

  战贵妃争辩:“可母亲也不会,她最是心疼朵儿,又怎会害她?再说了,这原本是要给本宫穿的衣裳啊!”

  话音落下,她突然捂住了嘴巴。

  她眼泪汪汪的看向盛安帝:“皇上,不会是有人要谋害臣妾,所以才在金丝裙上放了火磷粉吧?”

  盛安帝凝眉沉吟:“倒是有这个可能!”

  他转头命令李友德:“你赶紧去查这口箱子进宫之后,都经过几道关口的盘查?”

  李友德迅速带人前往验品阁,竟是发现管事太监正在呼呼大睡。

  他不耐开口:“都什么时候了,王内监还能睡得着?”

  话音落下,他没有半点的反应。

  李友德面色骤变,毫不犹豫上前查探他的鼻息。

  “死了?”他眼底闪过一抹震惊。

  他在王内监周遭来回翻找,就发现桌子底下放了一瓶毒药鹤顶红,以及一封墨迹未干的认罪书。

  他不敢迟疑,直接将王内监的尸体和那些证物都带回到盛安帝面前。

  看到那封认罪书,盛安帝面上闪过一抹寒意。

  他厉声命令:“打开,念给朕听!”

  李友德展开宣纸,就连忙念道:“奴才有罪,奴才自知罪无可赦,就只能吞毒自杀,奴才所做的一切,都是受了皇后娘娘指使,奴才没有选择!”

  此话一出,盛安帝下意识反驳:“不可能,皇后性子善良,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恶事?”

  战贵妃用力咬着唇道:“臣妾也相信不是皇后姐姐,可王内监他亲手写下了认罪书啊!”

  盛安帝眼底闪过剧烈挣扎,犹豫片刻才艰涩开口:“去请皇后!”

  皇后匆匆赶来,面色凝重难看,显然也听说了王内监指认她谋害战贵妃的事情。

  她冷厉的双眸从战贵妃身上扫过,这才快步走到盛安帝面前行礼:“臣妾见过皇上!”

  盛安帝开口:“皇后,你可曾指使过王内监将火磷粉洒在侯府送给战贵妃的衣服箱子里面?”

  皇后用力摇头:“臣妾没有!”

  简单有力的四个字,彰显了她的态度。

  战贵妃哽咽开口:“臣妾也相信皇后姐姐不会这么狠毒,只不过,王内监既然留下了认罪书,为了证明皇后姐姐的清白,必须要搜查一下她的皇宫,才能堵住悠悠众口!”

  皇后毫不犹豫打断:“本宫没有做过,为何还要搜宫?就凭着一份不知道是不是王内监写的认罪书?”

  战贵妃连哭都被怼忘了,她恼怒质问:“皇后,你这是什么意思?”

  皇后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皇帝:“皇上,臣妾认为是有人栽赃嫁祸,王内监绝不是服毒自杀,而是有人刻意谋杀,再伪装了认罪书!”

  盛安帝赞许的点了点头:“皇后说的不错,你是后宫之主,搜查你的宫殿,非同小可,所以先查清王内监的真正死因,再搜也不迟!”

  听了这句话,林怡琬不由得腹诽,皇上这不是也十分信任和维护皇后吗?

  为何前世的时候,却眼睁睁看着皇后落得那般凄惨的下场,而不管不问?

  看来,不能小觑战贵妃的手段!

  “皇上!”战贵妃气的脸都白了,都罪证确凿了,皇上竟然还要顾忌皇后的面子!

  他可真偏心!

  盛安帝打断她:“贵妃,你不是向来跟皇后姐妹和睦吗?想来,你也不愿意让她白白遭受冤枉对不对?”

  “我!”战贵妃咬了咬牙,眼底闪过一抹尴尬。

  站在旁边看戏的林怡琬都忍不住看呆了,这宫里的人,果然都是八百个心眼子啊。

  尤其是皇上,这拿捏人的手段,可真是高超。

  瞧瞧,三两句话就让战贵妃尴尬了。

  她白着脸喃喃:“是,臣妾也希望能尽快查出真凶到底是何人!”

  dengbi dmxsw qqxsw yifan

  shuyue epzw qqwxw xsguan

  xs007 zhuike readw 23zw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