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

  帝都西郊大营,校场中。

  “李”字军旗猎猎,一万精锐北方军站在点将台下,甲胄明亮,刀枪如林,杀气直冲云霄。

  一百个腰圆膀粗的鼓手,站在各自的军鼓前,排列在校场四周。

  “咚咚咚......”

  今日,皇帝亲临,出征的鼓声,震得天上风云激荡。

  最后。

  夏帝将兵符授予李剑,语重心长的道:“李元帅,朕在帝都等你凯旋!”

  李剑一脸肃然:“请陛下放心,天狼人不退,臣绝不退兵!”

  这不是夏帝想听到的话!

  他看了看不远处的众臣和史官,欲言又止。

  终于。

  夏帝还是说出了口:“李爱卿,这二十年来,我大夏在荒州损兵折将,元气大伤依然守不住荒州,不怪我们弱,而是天狼骑兵太强,。

  “这一次,若你和这十万大军折在荒州,那我大夏不仅是元气大伤,而是断筋折骨了!”

  “所以,若荒州之事不可为,爱卿一定要保重自己,保下这十万大军!”

  “朕许你临机决断之权,可以自由决定大军的前进或者撤退!”

  “你是否明白朕的心意?”

  夏帝只差没有明说......若是你李剑率领大军到荒州,发现荒州已经被天狼人占领的话,就不要再逞强,不要进荒州和可怕的天狼人干仗,直接带着这十万大军回来就好!”

  李剑一脸心领神会的表情:“陛下放心,您的心意,臣明白!”

  夏帝龙心大悦:“李爱卿明白就好!”

  “不过,还有一点爱卿要明白,荒州王虽然已经发誓与荒州共存亡,但,毕竟是朕的龙子,你这一次出征荒州,若能够将他救回,朕就不会被天下人戳脊梁骨了!”

  “你和他之间,若是有什么误会,大可将他救回帝都再谈!”

  “我相信爱卿不会把国事与私人恩怨混为一谈!”

  “对吧?”

  李剑虎眼眨了眨,试探着问:“陛下,按照出兵的时日计算,那天狼大军,应该已经开始攻击荒州了!”

  “臣率军到达荒州至少要一个月,若到时荒州已经沦陷......臣是否进去救荒州王?”

  夏帝眼中神色难明,目光幽幽的看着荒州方向:“还是那句话......朕许你临机决断之权,可以自由决定大军的前进或者撤退!”

  李剑眸子深处异彩一闪:“臣懂了!”

  “陛下请放心,臣绝不会将国事与家事混为一谈!”

  说到这里。

  李剑从怀里掏出一份奏折,解下夏帝赐的宝剑,恭敬送到夏帝面前:“陛下,青州总督叶凡一案,已经查清楚,案件经过都在这封奏折里,请陛下亲阅!”

  魏公公上前,将奏折和宝剑捧在手上。

  夏帝鹰眼一眯,转身就往龙架而去,留下话语:“左丞相,若你心中牵挂女儿,可以和李爱卿聊聊!”

  众人恭送皇帝。

  然后。

  司马剑才上前行礼道:“李元帅,荒州王和我家兰儿就拜托元帅了!”

  “国战当前,请元帅放下私人恩怨,一切以国事为重!”

  “拜托了!”

  李剑一脸无奈的仰起头!

  这些人为何都以为他想干掉自家王爷呢?

  他救荒州之心,救荒州王之情,才是整个帝都最真挚的啊!

  司马剑看到他脸上的无奈之情,直接误会,开出条件:“请李元帅放心,本丞相在后方保证你西征的大军粮草供给无忧!”

  “只求,李元帅打胜仗!”

  李剑一脸便秘之色,很勉强的答应了!

  “放心,本元帅一生为国征战,自不会将国事与私人之事搅在一起。”

  说完。

  李剑转身,手托兵符,威风凛凛的道:“擂鼓,出征!”

  “是!”

  “轰轰轰......”

  前锋骑兵调转马头,打马向西去。

  李剑跳上战马,高声吟唱道:“荒州战云暗边关,帝都遥望西阴山,草原百战穿金甲,不破天狼终不还。”

  李剑的声音铿锵有力,声透苍穹!

  “不破天狼终不还!”

  “不破天狼终不还!”

  随李剑出征的北军精锐,士气如虹,齐齐高喊,金戈之意,传遍帝都。

  无敌的战意,声声入心。

  “哒哒哒......”

  一万精锐北军骑兵跟随在李剑身后,风卷残云般,向西,冲向荒州。

  此时。

  夏帝站在龙架上,眼中神光爆射,喃喃的道:“好一个不破天狼终不还啊!”

  “朕以为,武将们被天狼人杀寒了胆,下面的士兵也定是如此!”

  “现在看来,似乎不是如此啊!”

  “朝廷大臣不想打仗......朕的小兵却想打这一仗......朕的朝廷,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说到这里。

  夏帝开口问:“老东西,你说......是朕错了吗?”

  冷汗,直接从魏公公的脑门上冒了出来:“不!”

  “陛下英明神武,所做之事天意,绝对不会有错!”

  夏帝若有所思,眼光扫过众臣,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之意:“朕当然不会有错!”

  “是这些位极人臣的家伙怕死啊!”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想不到,满朝武将都没有小九有骨气!”

  “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捧热土一条魂啊!”

  “老东西,将小九说过的话,写过的诗,都给朕弄来!”

  “是!”

  忽然。

  夏帝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老东西,小九已经求娶了司马兰,却作一首名传千古的美人诗向杜月儿表白......他这是想做什么?”

  魏公公眼观鼻、鼻观心,谨慎的回答:“年少风流,都爱美人吧!”

  夏帝眉头一挑:“那杜月儿是杜君的女儿吧?”

  “是!”

  夏帝眼中疑惑之色更重:“莫非,小九在荒州发现了什么?”

  “这才去讨好杜月儿?”

  “对了!”

  “庄锄头已经入荒州多时,可有折子传回来?”

  魏公公摇头:“没有!”

  “咦......”

  夏帝眼睛眯了起来:“有意思!”

  “一个两个去了就玩消失,难道小九那荒州会吃人不成?”

  这时。

  他打开李剑递上来的奏折一看,脸色一沉:“真是愚蠢!”

  “东宫的主人,看来真要换了!”

  这时。

  校场外传来皇家书院学子们的声音:“我们要参军,我们要去荒州杀天狼人!”

  “荒州王说得对,乱世人,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我们要去杀敌!”

  “走,去追西征大军!”

  夏帝眼神一亮:“小九,希望你能搞出一些惊喜给朕啊!”

  “可不要真的死了!”

  皇宫中。

  孤山殿中。

  秦贵妃跪在院子里祈祷:“老天,请保佑我天儿平安无事!”

  “保佑他打败天狼人!”

  叶府中。

  叶金莲穿着一件红色衣裙,宛若一个美丽的新娘。

  她跪在密室里,对着一个长生牌位说话:“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我等着你......带我去看那天下无匪的江山!”

  一时间。

  李剑出兵,让天下的目光再次投向荒州。

  天下各国探子尽出,赶往荒州。

  他们想看看......大夏国的荒州,这次会被蹂躏成什么样?

  他们想看看天狼国骑兵究竟有多强?

  大夏国究竟有多弱?

  要不要落井下石?

  dengbi dmxsw qqxsw yifan

  shuyue epzw qqwxw xsguan

  xs007 zhuike readw 23zw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夏天司马兰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夏天司马兰是哪部小说的主角最新章节,夏天司马兰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烽火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