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间,凉念禾仿佛回到了昨晚。那个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也是这样的醇厚嗓音。她颤抖着回头,看见了从病床上缓缓坐起身的司墨离。她以为自己又出现幻觉了,但是这一次,司文辰的反应格外的激烈,吓得直打哆嗦:“鬼,鬼啊!”司文辰连连后退,刚想掉头跑,“砰”的一声,房门被一脚踹开,十几个保镖蜂拥而入。全部都是司墨离的下属!“在我的床前,强上我的妻子,”司墨离的嘴角冷冷勾起,“你有几条命够死的?”“你你你你……”“我醒来了,怎么,让你和你母亲失望了?”司文辰指着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到,完全不敢相信司墨离竟然能够……死里逃生,苏醒了!而且,还在他准备侵犯凉念禾的时候!是巧合?还是……蓄谋已久?没等司文辰想明白,司墨离已经下了床,长身玉立,气场逼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浓烈的压迫感。“带下去,”司墨离手一挥,“账,一笔一笔算。”保镖押着不停大声喊叫的司文辰走了,司墨离迈步也打算跟出去。走了两步,他侧头瞥了凉念禾一眼。凉念禾低着头,颤抖着手裹住自己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肤。她很想问他,她今天早上看见他站在病床前,是真的吧。她还想问,司文辰在一开始撕她衣服的时候,他应该也是知道并且来得及阻止的,但他没有这么做。可是司墨离的气场过于凛冽,她有些惧怕他。他比她想象中更难以捉摸。“司墨离……”“你也配喊我的名字?”他浑身冷意,语气淡漠毫无情感。凉念禾咬住下唇。“滚回卧室,”司墨离往外走去,“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踏出司苑半步!”从这以后,凉念禾再也没有看见过司墨离。她一个人住在偌大的司苑里,从新闻和网上的传言八卦中,得知了司墨离最近的消息。听说,他已经成为了司家的家主,司家说一不二的掌权人!听说,他担任着司氏集团执行总裁和董事长的双重职位,将整个集团收入囊中,任意指挥。更拍案叫绝的是,他查出了下毒的凶手是继母司夫人,果断送进监狱,聘用律师团队以“杀人未遂”的罪名起诉,判处无期徒刑。而司文辰是帮凶,应判处二十年监禁。在所有人以为司墨离要败的时候,他上演了一出绝地反击!司墨离的这一套操作,步步为营,直接登顶司家权利的最高峰,傲视四方。他从一个人人避之不及的“死人”,成为司城最有权势,只手遮天的男人!一个月后,司墨离终于现身司苑。他一身银灰色西装,架着二郎腿,幽幽冷冷的坐在沙发上:“今天回凉家。”凉念禾觉得很奇怪,他一回司苑就要带她去凉家做什么?她并不打算回那个家。他们将她嫁给司墨离,又暗地卖掉她的第一次,这情分早已经恩断义绝了。没等她开口,他已经起身,管家则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统统塞进后备箱。根本不在乎她的意见。和司墨离坐在一辆车里,非常的窒息。哪怕他闭目养神,周身的气场也令人生畏。凉念禾忍不住问道:“那天早上我真的看见你醒来,还站在病床边。”

  dengbi dmxsw qqxsw yifan

  shuyue epzw qqwxw xsguan

  xs007 zhuike readw 23zw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