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用过早膳,冷若岚跟前两天一样想把夕语她们赶出房间好继续她的练武大计。这两天被禁足,连每天的例行请安都不用,虽然偶尔因想到梅香那张脸而心神不宁,但不可否认这对冷若岚的武学研究有益无害。

  “你们下去吧,有事我再叫。”

  小翠应了声“是”就往外走,反正每天小姐都这样说,她也习惯了。冷若岚突然想到什么,又把她叫回来,“等等,小翠......”声音迟疑地又停了下来,好像不知怎么开口。见小翠转过身来好奇地看着自己,斟酌了一下,“小翠......你替我去打听一下梅香的情况,”这么多天了冷剑锋那边也没传来任何消息,想到那张脸,怎么说也是因我而起,冷若岚心里还是有点不安。

  小翠听到梅香这个名字,就想起那天被抬出来时她的脸,抖了抖。这两天她都没敢提起梅香,就是想把那恐怖的画面忘掉,结果小姐这会还叫我去打听?!惊恐地看着冷若岚,脚钉在地上,不肯挪步。

  冷若岚一看小翠这样,也知她害怕,可是现在夕语跟自己都被困在缭香苑,能去打听的人只有她,“小翠,这件事关系着我和你夕语姐姐的清白,你不去打听一下怎么行?照我的吩咐做,快去打探一下。你不用直接去找梅香,去找倚梦居那些丫鬟、小厮问问就可以。你平常不是一直说自己人缘很好吗?不会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吧?嗯?”冷若岚眯着眼看她。

  小翠被冷若岚说得低下头,不敢看她的眼睛,关系到小姐和夕语姐姐的清白吗?那我一定要打探清楚才行,只要不用看梅香那张脸,我一定可以的,抬起头目光坚定地对着冷若岚说:“我可以做到,小姐放心,包在我身上。小翠这就去打探消息。”说完蹬蹬蹬地就跑了出去,我现在可是肩负重任,绝不能让小姐失望。

  冷若岚看着小翠的背影,庄重的表情慢慢被低沉取代。

  “小姐在为梅香担心吗?”夕语一直在边上静静地听着冷若岚与小翠的对话,这时见冷若岚露出这副表情,轻声打破沉闷。

  “嗯,不知事情有什么进展,父亲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冷若岚也没隐瞒自己的担忧,坦白地告诉把内心的想法告诉了夕语。

  “小姐放心,小姐什么也没做,相信阁主很快就会还小姐清白。小姐就安心待在缭香苑,等阁主查清楚了,自然会放我们出去,”夕语安慰道。

  我在意的不是自己能不能离开缭香苑,而是梅香,她不想让梅香就那样不明不白地被人害了。如果不能还她个公道,内心的愧疚又该如何抚平?不过这些冷若岚不想跟夕语说,说了她也未必明白吧,对她来说梅香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人而已,“嗯,我知道。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地看书。”冷若岚淡淡应着,还是继续看书吧,有些事情尽力就好,管不了的还是留给那些能管的人来操心吧。

  夕语看了一下冷若岚,表情变得有几分凝重,最近小姐是不是对武功过于沉迷了?“小姐又研究如水吗?”

  “啊?没有啊,就随便看看书。”没想到夕语会这样问,冷若岚有点没反应过来。看清夕语的表情,不自觉地就否认了,夕语一直都不赞同自己练武呢。

  夕语对冷若岚的回答表示怀疑,她也没掩饰自己的怀疑,明明白白地表露在脸上。盯着冷若岚看了一阵,看得冷若岚都想避开她的目光。明明只是一个丫鬟,自己为什么要感到心虚?还有这股压迫感又是怎么回事?人果然不能说谎。

  “很久没见小姐绣花、抚琴了,小姐何必天天对着那些书呢,偶尔弹弹琴、绣绣花不是也很好?”

  冷若岚咽了咽口水,“绣花?!抚琴?!”这种东西我怎么可能会!看书也是之前跟着薇梓参加了学古社才勉强能看懂,绣花、抚琴那种高难度的,自己可是从没接触过!

  “对呀,小姐以前不是很喜欢吗?现在小姐有了尉迟庄主,难道不想绣点什么送给他吗?”夕语看冷若岚一副惊讶的模样,觉得有点奇怪,但她也没多想,一门心思只想着把冷若岚的注意力从练武中转移。

  “哦......哈哈,”冷若岚虚笑两下,还真不想。可惜夕语不让她拒绝,“就从今天开始吧,尉迟庄主很快就会来碧水阁迎娶小姐了,小姐就趁这段时间好好绣个礼物,我想尉迟庄主收到小姐亲手绣的礼物一定很高兴。”

  绣礼物给尉迟炫?冷若岚沉吟着,我怕以我这样的水平绣出来,他见到会吓呆!不过对着夕语那闪闪发光的眼睛,冷若岚实在说不出否定的话。

  不否定的结果就是怀里多了一套刺绣的工具,冷若岚看着手里的绣花针,再看看那块绣布,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这要自己怎么绣呀?!

  “小姐,小姐......”小翠跌跌撞撞地跑进缭香苑,嘴里大声叫着冷若岚,冷若岚正在房里对着早上夕语塞给她的绣布发呆,突然听到小翠惊慌的喊声,吓得心一震,手中拿着的绣花针一歪刺进了手指。冷若岚看着左手食指冒出的一滴血红,心感到一阵不安,丢下绣花针,匆匆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夕语一听到小翠的叫声,就从屋里走出来,在院子里刚好挡住猛冲进来的小翠,“发生什么事了?整天咋咋呼呼的没点规矩,小姐在里面绣花呢,你别吵着她!”

  小翠没理夕语的唠叨,直冲到夕语跟前,抓住她的手急停下来,还没站稳就边喘边说,“死了......死了!......”

  夕语赶紧伸手扶住她,听清她的话,心一跳,急声道,“死了?!谁死了?!”

  “梅香......梅香死了!”

  “死了?”突然从夕语身后传来一声微弱的哼哼,声音里满是不敢置信。

  夕语和小翠一惊,向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冷若岚一脸煞白地愣在那里,整个人摇摇欲坠。夕语赶紧放开小翠,走上前扶着冷若岚。

  冷若岚定了定神,眼睛死死盯着小翠,“你听谁说的?到底怎么回事?”

  小翠被冷若岚盯得有点不知所措,小姐这个样子令人觉得害怕。夕语见小翠一副被吓到的表情,赶紧向冷若岚提议,“小姐不如先到屋里坐下,再让小翠慢慢把事情说清楚?”

  冷若岚看到小翠退缩的样子,也知道自己太急了,略放松一下,“也好,那就进去慢慢说。”在夕语的搀扶下,慢慢移进屋里走下。小翠见冷若岚不再一副仿佛要吃人的表情,心才放松了一点,跟在后面也走进屋子,站在冷若岚前面。

  冷若岚想到刚才小翠的话,心就不断下沉,又死了吗?这已经是第二个了!稳住自己的心绪,尽量平和地开口道,“小翠,你都探听到什么了?梅香死了是谁告诉你的?”

  小翠偷瞄了一眼冷若岚,低着头弱弱地说:“我去倚梦居附近打听,碰到以前认识的一个姐姐,她告诉我的,说梅香死了。”

  “那你问清楚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梅香会死?!什么时候的事?!”既然是倚梦居的人说的,那看来是真的。

  小翠想到那个人说的话,身体就不禁发颤。夕语见她一味低头扭手绢,就是不说话,不禁也有点急了,“你倒是说呀,究竟怎么回事?”这件事连阁主那边都没有传出风声,不会又是冷若梦在搞鬼吧?!

  冷若岚现在倒是不急了,她静静地看着小翠,也不催她。小翠被夕语一叫,抖得更厉害了,“说是昨天在房里上吊自尽了,”声音如蚊呐。心里想着那位姐姐说的,一张布满红色疤痕且肿胀变形的脸挂在横梁上,眼睛瞪大如铜铃,似厉鬼在盯着走进房间的人。刚听她说的时候,自己还很没志气地吓得摔到地上,惊叫出声,被那个姐姐嘲笑了一番。

  夕语倒抽一口气,冷若岚只是愣愣地看着小翠,整个人都呆了。自尽?!为什么会这样,不是还没找到害她的人吗?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也许她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不是她想要的?!机械般僵硬地把头转向夕语,眼神带着探究,昨天梅香就死了,而我什么都不知道,那夕语呢?她知道什么?

  夕语不懂为何冷若岚这样看着自己,疑惑地回看着她,“小姐,怎么了?”夕语现在心中也很震惊,为什么梅香会这样死掉,难道是她已经知道事情的结果?昨天就死了,为什么到现在自己都没得到任何消息?

  冷若岚收回视线,淡淡地说了句,“没事,”想了一下又说,“夕语,你不觉得奇怪吗?梅香都死了,为什么我们还要被困在缭香苑?也不见父亲派人来通知我们解禁。”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忘了戴胸罩被同学摸了一节课,忘了戴胸罩被同学摸了一节课最新章节,忘了戴胸罩被同学摸了一节课 爱奇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