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去?不,我不进去,我要去找爹!我要去找冷若梦那个贱人!炫哥哥是我的,凭什么跟我抢呀!炫哥哥要娶的是我,一定是爹搞错了,一定是!”冷若梦一听“进去”神情变得狂乱起来,眼泪也不流了,就嚷嚷着要出去,柳慕情想抓住她都觉有点吃力。冷谨翰见状赶紧走过来重新制住她,强硬地把她带往屋内。

  只是这个屋子也太乱了,连墙上挂着的帘幕都被扯了一半下来!冷若梦拼命挣扎,她好不容易离开了这个门槛,她不要再进去,她要去找爹,既然娘没办法帮我,那我要靠自己把炫哥哥抢回来!

  柳慕情满脸痛心地看着癫狂的冷若梦,内心对冷若岚的恨更深了一层。同时她也恨冷剑锋的无情,就算你不喜欢我,但梦儿毕竟是你女儿,你为何就不能替她想想?

  冷冷地对还站在那里的丫鬟、小厮命令道,“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把这里收拾干净!”扫视了一圈整个大厅,能看见的地方都一片狼藉,桌椅东倒西歪,满地都是陶瓷碎片,大厅里几乎没有一样完整的物品!

  冷若琴从进来就没有说过话,只是一直冷冷地看着柳慕情和冷谨翰对冷若梦关怀倍切的模样。这时走进屋里,看着那面被拆掉一半的隔墙,喝,这个姐姐的破坏力比冷若云那个装模作样的女人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呀,上次冷若云起码还留下了张可以坐的椅子,这个蠢女人竟连张椅子都不剩,还把墙都拆成那样,真是佩服!

  柳慕情走到被冷谨翰从背后按住双臂的冷若梦面前,叹息一声,“梦儿,”双眼坚定地看着她,直到她的眼睛出现自己的身影,“娘理解你心中的痛,可是这件事既然你爹已经决定了,我们也只能接受,”看冷若梦又开始变得激动,柳慕情伸出双手把她圈进怀里,紧紧地抱住,把她的挣扎、她的不甘全纳进怀中。

  冷谨翰怕冷若梦会伤到柳慕情,没敢松手,直到手下的臂膀不再僵硬地扭动,才慢慢收回双手。冷若梦被柳慕情抱着,情绪渐渐平复下来,神情也没了初时的烦躁,恢复自由的双臂主动怀上她娘的腰,伏在柳慕情的怀里嚎啕大哭。

  柳慕情拍抚着冷若梦,在她耳边轻声说:“梦儿乖,哭吧,哭出来心里就不会那么难受了。”抬头望向冷谨翰和冷若琴,“翰儿,琴儿,我看你们还是先回去吧,梦儿这个样子,你们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不如等她平静下来,你们再过来多陪陪她。”说话的同时意有所指地看了看还没收拾好的屋子。

  冷谨翰知道柳慕情的意思,屋子太乱了,自己一直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看了一眼还在柳慕情怀里的冷若梦,“嗯,那孩儿先回去了。大妹,你也不要太过伤心,注意身体,大哥明天再来陪你。”冷若梦只管哭她的,完全不搭理冷谨翰,冷谨翰也没放在心上,只要她不闹,自己就心满意足了。对着柳慕情拱拱手,“大妹就交给娘照顾了,孩儿告退。”

  冷若琴跟着冷谨翰说了句,“大姐保重,若琴下次再来陪大姐,”就向柳慕情福了福身,与冷谨翰一起离开了那个狼藉的大厅。

  院子外,杨大牛一脸终于得救了的表情斜眼看着陆小强,耳根终于清静了,要是那鬼哭狼嚎的声音也能消停消停就更好了。陆小强回他一个鄙视的眼神,那种程度你就受不了,还能干什么大事。杨大牛无声地哼哼,你就吹吧,要是你受得了干嘛放他们进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放他们进去不就想让他们去阻止那个疯女人,让她别再吵闹个不停吗?!还说得那么好听!陆小强眼珠子移向他处,呵呵,被你看穿啦。咦,两个人的眼珠子同时转向对方,这么快就走啦,那么坚决地进去,还以为有多重要的事呢,这些主子的世界真是莫名其妙。

  冷谨翰走到院门外,对外面依然站得笔挺的两人,拱拱手,杨大牛还他一个自认好看的傻笑,结果换来陆小强一个瞪眼,像个傻瓜,然后就听着他对冷谨翰说:“大少爷和三小姐这么快就走啦,怎么不多陪大小姐一阵?”

  “大妹交给娘了,我们下次再来,下次还望陆兄弟能行行方便。”冷谨翰还是那么谦逊,语气平和,也不见因冷若梦的事有任何起伏。

  “一定,一定,小的怎敢拦大少爷的路。”陆小强客气地应着,得意地看向杨大牛,这才叫得体,知道了吧?

  杨大牛无声地用鼻子喷气,把头扭向一边,你那叫拍马屁,虚伪!

  “那谨翰先走一步,大妹就劳烦两位兄弟帮忙看顾了。”冷谨翰看看陆小强,转头又看向另一个侍卫,杨大牛赶紧把头转回来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好,假装没看到陆小强看笑话般的眼神。

  路上,“三妹,你知道为什么爹要这样派人把大妹困在倚梦居吗?”早上去到的时候,三妹也在场,也许她知道事情的经过。

  冷若琴想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大姐看到送聘礼过来,一时激动抓住那个人非要他说是给她送的礼。”然后顺便把人家手上拿着的一对白玉镯子掀翻下来,如果不是一旁的随从人员眼明手快地接住了,估计后果更严重。哼,因为事关冷若岚,所以冷剑锋才会这么震怒吧。

  “大妹一向喜欢尉迟,从小就说长大要当他的新娘,结果尉迟要娶的是二妹,她难免会接受不了,爹叫人把她带下去就好,何必还让人守着不让其他人探视?”总觉得爹有点小题大做了,不让大妹出来,是怕她继续闹事,这可以理解。可为何还不让人去看她?失去尉迟大妹已经够伤心了,还连个安慰的人都没有,岂不是更可怜。

  “就像娘说的,父亲应该是一时怒火攻心吧,”冷若琴淡淡地说。父亲那么宠冷若岚那个贱人,八成是担心其他人进去跟那个蠢女人联合起来对付她吧。哼,我就不信你能一辈子这样护着她,娘那么宠冷若梦那个蠢女人,你想她会就这样善罢甘休吗?上次梅香的事,我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以为那样就可以瞒得过我吗?娘还警告我不要乱动,为了冷若梦,她还不是自己也动手了。竟还用跟以前对付钟淑凤同样的手段,真是有够蠢的!

  可能是我想太多吧,冷谨翰压下心中依然没有消散的疑虑,“嗯,那三妹以后多抽点时间陪陪大妹,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有那两个人守住也好,省得大妹跑出来再做出什么事惹怒爹。”

  “若琴知道,大哥你就放心吧,相信大姐很快就会走出来的。”

  “但愿吧,”冷谨翰悠悠叹了句,看看天色,“时候也不早了,不如三妹跟我一起回浩雅居用膳?”折腾一早上,肚子也饿了。

  “不了,若琴早上稍稍吃多了点,现在还撑着呢,就不跟大哥去了,省得让大哥见着吃得不尽兴。”冷若琴柔声拒绝了冷谨翰的邀请,这种时候,就大哥还吃得下,谁还想吃饭!

  冷谨翰听她这样说,也不勉强,跟她说一声,“那大哥先走了,三妹记得多去陪陪大妹。”

  “嗯,若琴会的,大哥慢走。”目送冷谨翰从另一个方向离开,冷若琴的眼神暗了下来,娘是这样,大哥也是这样,整天就知道冷若梦那个蠢女人!为什么就没有人关心关心我,就冷若梦伤心吗?!突然想起还有个冷若云,冷若琴心里冷笑,不知她现在怎样呢?不会又把房子毁了吧?

  柳慕情看着床上泪痕未干的冷若梦,心就一阵一阵抽痛。冷剑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是在报复吗?报复我让你失去那个贱人,不!不可能,你不会知道是我下的手!那究竟为何你要如此狠心?哼,你以为这样冷若岚那个小贱人就可以幸福了吗?别做梦了,你让我的梦儿这么伤心,我也不会让她好过!冷剑锋,是你逼我的。

  伸手替床上即便睡着眼角还是滴下泪珠的冷若梦把泪水擦干,柳慕情的目光变得坚定,梦儿,你放心,娘一定会替你把尉迟炫抢过来的。再替冷若梦掖了掖被角,柳慕情一脸肃穆地从床边站起来,一步一步离开了房间。

  还在外面收拾的丫鬟、小厮见她一脸严肃,吓得纷纷低下头,不敢对上她的眼睛。夫人的脸色也太吓人了,也不知是谁得罪了她,可别把气发在我们身上。

  柳慕情冷着一张脸,吩咐绿柳好好照顾冷若梦,就带着翠萍离开了倚梦居。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直接从那两个侍卫中间穿过,只是脸色又沉了一分。

  陆小强见柳慕情那母夜叉般的恐怖表情,乖乖地站着,任由她走过去。

  杨大牛疑惑的看向他,怎么这次你不去拍马屁了?陆小强再次鄙视地看着他,你没看她一脸生人勿近的表情吗?有点眼力见好不好?!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忘了戴胸罩被同学摸了一节课,忘了戴胸罩被同学摸了一节课最新章节,忘了戴胸罩被同学摸了一节课 爱奇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