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小说:她是他的瘾 作者:芒厘 更新时间:2021-03-14 22:05:38
  按理来说,采访岑寂这种级别的,稿子应该在采访前就和助理反复确认过没有问题,也就是确认过岑寂接受这些问题,一关又一关地下来,记者才能见到人。

  可云岁还真看不出这稿子丁迎有没有跟岑寂这边确认过。

  岑寂一个商业大佬,南沂日报一个大报社,就……问这些?

  她蹙起眉尖思忖了下。

  算了,不是说照着稿子念么,那别的她就不管了。

  云岁:“岑先生是在美国创立的盛昼,那怎么会想突然回国?”

  “为了一个人。”

  他紧紧凝着她,眼中似有万千墨在翻滚,深不见底。

  答案也呼之欲出。

  云岁下意识咬唇。

  如果她是记者,此时她应该就像捕捉到蜂蜜的蚂蚁一样迅速追问:为了谁?

  可她不是。

  她没有记者应该有的职业素养,也不必有。

  而且她有预感,她就是那个人。

  云岁没有勇气问下去。

  她有些慌乱地垂下眸,装作不知地继续提问下一个问题。

  ——虽然她觉得下个问题也是一样的。

  云岁:“听说岑先生一直是单身,请问这是真的吗?”

  丁迎心虚地撇开脸。

  这份稿子上的采访内容当然不是南沂日报平时会采访的内容,可是比起能采访到岑寂,南沂日报的那些条条框框也就不算什么。不管他愿意说什么,只要他同意接受采访那南沂日报的名声就当当响啊。

  在来之前她把稿子传给徐助理看过,被徐助理驳回了,现在云岁手里拿着的这份稿子是她在徐助理有意无意的暗示下撰写而成的。

  她当然知道这些问题是要做什么,但她本想着自己采访的话也没什么,可谁能想到岑寂直接点名云岁采访?这些问题由云岁来问,那不就直接等于是给了岑寂一个解释 告白的机会?!

  丁迎悔呀,她现在已经在脑子里构思,就这样带着云岁跑的话,她这工作保不保得住。

  ——是的没错,事态发展至今,她已经不求升职了,求糊口就好。

  岑寂今天穿了身深色衬衫,这是很容易给人不易亲近的感觉的一种颜色,可他静静坐在那里,隐可见柔和,周身并无压迫感。

  他的目光从头到尾只在云岁一人身上,顾不得失礼,像是不受掌控的痴迷。声音徐徐,像是存了数十年的宣纸一样质感醇厚:“是真的。心有所属,不敢乱来。”

  云岁觉得这话没法问下去了。

  这几张纸上还有十几个问题,不出所料,应该都能被他绕回到同一个回答上。

  这不是采访,这分明是……

  “好的,那下个问题。”云岁匆匆看向第三个问题,头也不抬地像个没有感情的朗读机器似的念:“五年前岑总突然出国,且这五年杳无音讯……是为什么?”

  最后四个字,她声音越来越轻。

  这哪里是丁迎的稿子,这分明是她曾在心底里反复碾过,想等重逢时质问他的话。

  她曾多次设想过,等她再见到他,一定要好好地质问他原因。但是一年一年地过去,她这个想法的冲动也日渐退却,到了如今,心里只有淡然如水,再没了年少冲动。

  今天真的把这些话说出口时,不仅没有那时想象中的那份气势汹汹,也不是出自她自己的问题,这些话上还套着采访稿的虚伪外壳。

  终于,她再也受不了,猛的站起来,把采访稿往丁迎怀里塞,眉眼间略显慌乱,连动作都有些凌乱。她抿着唇,看也不看岑寂:“突然想起我还有事,你们继续吧,我先走了。”

  丁迎和徐助理还没反应过来,云岁就走到门口,紧接着岑寂也迅疾起身追上。

  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得很快,快到办公室里剩下了两脸懵逼。

  丁迎担心云岁,下意识就要跟上去,徐助理眼疾手快地赶紧拦住人:“丁小姐丁小姐,要不就让他们单独说会话吧?我觉着他们之间有很多事情得说开,说开了就好了,咱们等会吧。你放心,我跟你保证,岑总就算伤害全世界也不会动云小姐一根汗毛!我真能跟你保证!”

  丁迎深深看着他,几下踌躇,终于是没有追出去。

  那就给他们说会话吧。

  她也相信岑寂不会伤云岁。

  徐助理说的不错,他就算伤了全世界,也不会去上云岁一分。

  岑寂对云岁的偏爱,是众所周知的。

  岑寂在办公室外拦住她,秘书处离这里有段距离,这里没有别人,办公室的门一关,里面的人也听不到他们说话。他扣住她手腕,“岁岁……你先别跑,你听我说好不好?听完了再给我决定定不定死刑,好吗?”

  云岁被他拦在这,此时他和她之间是壁咚的姿势。她别过头,“哪里轮得到我给不给你定死刑呢?”

  她推开他,“我说过,我不想听。”

  办公室的门关得容易,推得也容易,云岁紧张到手指都在颤抖,但还是毅然离开。

  岑寂根本拦不住。

  丁迎等不及追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是岑寂虚虚握着拳倚在墙边的模样。

  看上去无力又脆弱,隐忍又控制,像是等待出击的野狼。

  ——看这样子,应该是谈崩了。

  没看到云岁,丁迎跟徐助理打了个招呼,就忙追出去了。

  “当然轮得到,也只有你有这个资格。”他喃了一声,将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回答补了上去。

  他让徐助理调出丁迎的联系方式,给她发了条短信:采访时间可另约。

  丁迎和云岁坐上出租车才看到这消息,一时间心情复杂。

  今天采访搞砸了,可是是她先走的,他这时候发这条无异于是大发慈悲。可这是啥意思?这是单纯的工作,还是想……贿赂贿赂她?或者是借机再接近云岁?

  高智商的人的想法,丁迎琢磨得好累,她纠结地皱了皱鼻子,索性按掉了手机。

  反正借她接近云岁是不可能了。

  云岁看着窗外,心情是肉眼可见的低落。

  丁迎后悔今天带她去盛昼了,不就一个副组长嘛?哪里有她的岁岁重要。

  她心疼地抚了抚云岁的头发,“岁岁,刚刚发生了什么?他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云岁摇摇头,抿着唇,“我不想说他了。”

  丁迎无有不应,“好好好,那我们就不说他。来,宝贝说说想吃什么?姐姐请客!”

  云岁哪有心情吃。

  但还是被丁迎带去吃了饭。

  一家火锅店,最近很火,预约都要三四天,不过这是丁迎她爸开的,她们想去也就去了。

  丁迎给付思若去了个电话,发给她定位。

  听说有火锅吃,付思若很快就到位,风风火火地冲过来,一边坐下一边笑:“今天丁大小姐请客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没问题,我爸的店,我逃个单还是可以的。”丁迎很大气地摆摆手,“随便点!”

  付思若都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注意到了云岁的情绪,她把人一搂,皱眉:“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云岁情绪缓过来了,但眼睛还是蒙着层水雾,付思若看得一阵心痒。

  “没什么,”云岁有点儿蔫,“点菜吧。”

  丁迎给付思若使了个眼色。

  付思若秒懂——喔,又是因为岑寂。

  付思若可没有丁迎那样委婉,她性子直,直接问道:“你们去见岑寂了?”

  云岁蔫巴巴地点了下头。

  一看这样子就知道岑寂没成功。

  付思若叹口气,搂住云岁,“不想他了。来,今天敞开吃,忘掉他!化悲愤为食欲!我点两杯奶茶过来好不好?”

  云岁最好哄了,闷闷点头。

  旁边就有家味道不错的奶茶店,付思若也没点外卖,亲自去买了,丁迎去拿调料。

  也是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岁岁,你也来吃东西呢?”

  陶婉卿优雅地把手放在她肩上,手指上涂着精致的美甲,整个人都透露着一股雍容,“一个人吗?还是跟朋友来的呀?”

  云岁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她。可转念一想,这家店是丁家开的,价格和针对的市场都有些高,陶婉卿会出现在这也不足为奇。

  云岁手捧着杯子,只仰头看她,“和朋友。你呢?”

  她原只是随口一问,但陶婉卿的回答微微有些迟缓,“和几个阿姨。”

  云岁看她这反应就知道,那几个是她不认识的。她微微提唇,淡淡道:“放心,我又没说要去打个招呼。”

  陶婉卿一眼被看穿心思,略有些尴尬。那几个都是娱乐圈中导演的夫人,并不知道她有个二女。要是云岁真要去,她还真是没法子。

  只是这样戳破窗户纸,她也有点觉得脸上挂不住。

  “婉卿,你在跟谁说话呀?”一位去洗手间回来的夫人看见陶婉卿在和别人说话,笑着走过来问道。

  陶婉卿的笑容一僵。

  气氛僵持了两秒钟,那位夫人有些好奇:“怎么啦?不方便说吗?”

  陶婉卿后悔极了,刚才或许不该过来的。这下好了……她怎么说?

  一时间,她的手心都沁出了汗。

  云岁见她如此,又是心寒,又是想笑。

  何必呢?

  如此惺惺作态。

  她主动开口:“我跟着云导拍过戏,见着云夫人,打个招呼罢了。”

  陶婉卿听得心里针扎似的疼,像是活生生被人剜了一块,顷刻间血流如注。

  那位夫人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不过出来混的都是人精,她也没有多问,只笑道:“那很好呀,要不要过来一起吃呀?”

  陶婉卿的心头又是一紧。哪怕她知道云岁不会答应,她也免不了提心吊胆一下。

  云岁果然道:“不用了,我和我朋友在呢,你们去就好。”

  那位夫人也不强求,遗憾道:“那就下次再一起吃吧。”

  陶婉卿讪讪一笑,怕付思若回来再多生事端,忙挽着她的手:“我们回去吧,她们该等急了。”

  她有些歉意地看了云岁一眼。

  云岁没看她。

  早就习惯了。

  家里突然来人时,对她的介绍永远是“亲戚家的孩子”;要是有客人提前说要来,那她就会被带去保姆间。

  ——多么可笑呀,自己的父母都不愿意承认的孩子。

  陶婉卿的及时离开是有道理的,她前脚刚走,后脚付思若她们就回来了。付思若觑着陶婉卿的背影,撇了下嘴,“她怎么也在这?岁岁,她找你了吗?”

  云岁不经意地转移话题,“你点了全糖没?”

  “能不点啊?给你点了多少年奶茶了。”

  付思若把吸管插了,递给她。

  知道她不想说陶婉卿,付思若叹口气,也没再提。

  丁迎搂着她肩膀坐下,八卦起了云岁和岑寂。

  丁迎:“真不原谅他了吗?”

  云岁还没说话,付思若就先跳了出来:“当然不,他一走五年,毫无音讯,一回来就原谅,他以为他是谁呢?”

  云岁撑着下巴,缓缓叹了口气。

  “你们不懂。以前在别人眼里我们俩像是兄妹,我们之间也一直是这种模式。可是现在我们都长大了,更别提还分开了五年,怎么可能还像从前呢?”她轻喃。

  就算是亲兄妹,长大了也会疏远些,更别提他们俩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付思若吸了口珍珠,慢吞吞道:“不能像从前就不能像,我们不强求昂,乖。”

  服务员上菜了,一道接一道,云岁不再去想岑寂。是啊,那就不强求了吧。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她是他的瘾,她是他的瘾最新章节,她是他的瘾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