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星灯

小说:缠溺 作者:宋墨归 更新时间:2021-04-04 19:17:54
  “一一,你终于回来了!”

  在阳台收衣服的方沁跑过来抱住许梁宜,“陆怀洲这个狗男人,竟然霸占你这么久!”

  “……”

  “哎,这是陆怀洲的西装吧?好大啊,披在你身上。”方沁扯了下她身上的西装。

  许梁宜嗯了声,“晚上有点凉,他就拿给我披了。”

  方沁:“还挺浪漫。”

  许梁宜:“他懂个鬼的浪漫,顺手罢了。”

  “你怎么还没收拾完东西?”许梁宜看见方沁的两大个行李箱摊开着。

  “还没,不正在收拾着嘛,虽然好多东西都寄回家了,可杂七杂八的还有好多,你说我大学四年,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方沁说。

  许梁宜道:“不该要的就扔了。”

  方沁道:“我也想啊,但总觉得舍不得。”

  许梁宜道:“你明天要托运两个行李箱?”

  方沁:“对啊。”

  许梁宜:“可以吗,不是一般20公斤以内?”

  方沁:“加钱呗只能。”

  许梁宜:“那你还不如寄回去。”

  方沁:“寄回去也很贵的,你不知道寄东西要按斤算吗,我算过了,寄回去的费用比托运的还贵点,所以就托运咯,两个行李箱也还行。”

  许梁宜道:“要不要我帮你收拾。”

  方沁道:“不用,你帮我收拾什么啊,你陪我聊天就行,呜呜一一,我回家最舍不得的就是你了。”

  许梁宜道:“不用舍不得,毕业后见。”

  “啊?”

  许梁宜道:“我毕业后会去燕城,已经决定了。”

  “真的啊?!”方沁很激动,抓起许梁宜的手,“哎,可是那这样的话,你家陆怀洲怎么办??”

  许梁宜沉默下来。

  “一一?”方沁试着喊她一声。

  许梁宜去到阳台,夜晚稍凉的风吹在脸上,她搭着阳台的栏杆,看外面。

  这时候陆怀洲已经早没了身影,她却发现下面那对小情侣还在亲吻,难舍难分。

  “我应该,会跟他分手吧。”许梁宜云淡风轻地说。

  面上如此。

  可心头,那缠丝一样的情绪又在钻来钻去。

  “这……”方沁走过来,“为什么啊?你们两个不是挺好的吗。”

  许梁宜没回答她,指了下外面,“沁,我们来打个赌,他们会亲多久。”

  方沁:“咦,我觉得没有十分钟是不可能罢休的。”

  既然许梁宜不想说,方沁也很懂人情世故地没有再提。

  许梁宜道:“计个时?”

  方沁道:“可以,不过我们在这里偷窥人家亲亲抱抱是不是不太好?”

  许梁宜道:“这里是他们家?是他们自己要在下面直播,我想在阳台看风景,他们还影响我看风景了。”

  “……”

  方沁笑出声,用屁股推了下她,“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嘴不饶人。”

  “哈哈哈好吧,咱们计个时。”方沁还是没有节操地掏出手机。

  她能感觉到许梁宜心情不大好,舍节操陪美人咯。

  指针转动了二十五分钟,那下面的小情侣还在热烈地亲吻对方。

  似乎月亮不睡,他们就不松开对方。

  *

  当然,两个人没有一直站在阳台看,许梁宜去洗漱了,方沁继续收拾东西,想起来时,方沁才出来看一眼,发现过去很久小情侣都还在下面直播的时候,方沁呼了一声牛逼。

  许梁宜爬上床前,用洗干净的水杯去饮水机前接水。

  以前四个人都在的时候,饮水机上面的这桶水基本上一星期一换,但到了大四,各自离开,一桶水喝了半个月还没喝完,可能都快过期了。

  许梁宜接好水后,还没喝,手居然没拿稳,杯子掉了下去,嘭地一声,碎了。

  她向来情绪不大的脸上,出现了惊讶的表情。

  “没事,一一,你用我的杯子吧,正好还没塞进行李箱里。”方沁松开自己的杯子。

  许梁宜没接,蹲下去看那个碎得稀巴烂的杯子。

  “一一,你怎么了?”方沁也跟着蹲下去。

  许梁宜安静了一会,才回答她:“这个杯子,是我跟陆怀洲一起买的。”

  “……”

  *

  方沁是第二天早上十点的飞机,她需要提前一个小时到那,从明大到机场需要五十多分钟,她便是和许梁宜一起出的门。

  正好她有两个行李箱,许梁宜可以帮她提一个下楼。

  他们住的这个宿舍区没有电梯,又住的五楼,所以把行李提下楼,是个挺大的力气活。

  两个行李箱不是一样大,有个小一点,有个大一点,自然有个轻一点,有个就重一点,许梁宜拿了那个重一点的。

  可即便是这样,许梁宜的速度还是比方沁快了不少,她把行李箱送到最底楼后,爬上去,帮方沁接了把手,剩下的两层楼是她帮方沁解决的。

  “太感谢你了一一!”力气没许梁宜用的多,可方沁累得直喘气,满头大汗。

  许梁宜鼻翼也出了一层汗,脸颊发红,可她看起来要比方沁好一些。

  方沁搂住许梁宜瘦小的肩膀,“一一,你说你人这么娇小一只,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呢?”

  许梁宜推开她,“热。”

  方沁笑:“一一,你还记得大一我们军训那会吗,有件事我印象特别深刻,聂桉桉她身体差,有天站军姿的时候不是中暑了吗,那个时候教官不在旁边,咱们班男生只有五个,都没人上前,是你把聂桉桉背去的医务室,那个时候,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就完全变了哈哈哈哈。”

  “以前在你心里,我是什么形象?”许梁宜问。

  “小仙女啊,但是那天后,你在我心里就变成了女汉子,”方沁拍拍许梁宜的肩膀,“带着仙气的女汉子。”

  “……”

  *

  明大北门门口就是个地铁站,许梁宜和方沁一起坐了三个站,然后方沁先下了地铁,她要转2号线。

  地铁闸门合上后,方沁拉着两个行李箱汇入地铁站拥挤的人群。

  看着她的背影,许梁宜再次想起昨晚上被她摔碎的那只杯子。

  她想起一句话。

  聚散终有时。

  *

  一周后,许梁宜拿到一个很重要的采访。

  一对一采访。

  采访对象是一个金融大佬,众诚集团的CEO石颂川。

  当天申文林就发了很多跟众诚集团和石颂川个人经历有关的资料给她。

  许梁宜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把资料看完,下午定采访的具体问题,申文林说过她定好问题后,得拿给他过目,许梁宜弄完后,打印了一份纸质版的出来,送去申文林的办公室。

  申文林有个习惯,但凡需要他阅稿,一律要打印成纸质版的给他,他不喜欢用电子版给人修改。

  许梁宜还没走进去,听见林乐佳在里面和申文林说话。

  “总编,这次采访的可是石颂川,你怎么能让一个实习生去?这次采访应该轮到我啊。”林乐佳说。

  申文林口气很不好,“实习生怎么了?在我这里没有什么实习生和正式员工之分,只有活干得好不好之分!小许虽然只是个实习生,可有时候她的文章写得比你们这些老油条还要好!”

  “总编……”

  “行了你!等下次吧,下次采访就是你的了!这次就给小许!报社就需要像小许这样的新鲜血液,我这是适当地扶持新人你懂不懂!你刚来那会,我不也给过你很多机会吗?!”申文林情绪比林乐佳还激动。

  “……总编您记错了吧,我那会可没小许这么好的待遇。”林乐佳嘟囔。

  “那是因为你那会没有小许这么优秀,不然我也肯定一视同仁的!”

  “……”

  许梁宜没进去,站在门口等着,但申文林注意到了她,“小许?”

  许梁宜道:“总编,采访稿我拟好了。”

  申文林立马变了张脸,笑眯眯地:“拿进来我看看!”

  林乐佳铁青着脸离开。

  *

  中午,周欣在麦当劳吃午饭,遇见林乐佳。

  林乐佳主动端着盘子到她对面坐下,“气死我了我跟你说。”

  “怎么了乐佳姐?”周欣问。

  林乐佳:“就是石颂文那个采访啊,本来这个采访理应轮到我啊,可是却被许梁宜截胡了,你说凭什么啊,她一个小实习生,而且这才实习了多久啊,石颂文她能拿得下吗?”

  林乐佳吐槽完,坐等周欣跟着她一起说许梁宜,周欣跟许梁宜不对付的事,报社里很多人都知道,上次厕所那件事,她也还记忆犹新。

  可她等了半天,只听见周欣说了一句:“可能……她运气好吧?”

  “什么运气好哦,我看啊,”林乐佳凑近周欣,“她跟总编真有一腿,之前你跟我说我还不信呢。”

  “咳咳咳。”林乐佳话落,周欣被刚喝进嘴里的可乐呛到。

  “没事吧?”林乐佳给她抽了张纸。

  周欣拍拍胸口,道:“没事。”

  见她终于不咳了,林乐佳继续道:“唉,这年头的小姑娘啊,都精得很,还没毕业就知道走捷径了。”

  周欣内心:是啊,可许梁宜的捷径,可不是矮丑胖的申文林,而是高富帅的超级大佬。

  “乐佳姐,我吃饱了,先走了啊。”周欣突然说。

  “你怎么就吃饱了?不还没吃多少吗?”林乐佳抬起头。

  “呃……今天胃口不大好。”周欣说。

  现在的她,已经不敢再吐槽许梁宜了。

  因为许梁宜在她心里的形象已经变了。

  过去,她对这个人羡慕嫉妒恨。

  现在,竟然觉得这个人,她只能仰望。

  能泡到陆怀洲的女人,牛逼,她惹不起。

  *

  采访时间约在周二下午三点。

  众诚总部大楼离明城日报社不远,坐地铁四个站就到,许梁宜午睡醒来后,就拿上采访稿出发。

  谁料路上会发生意外。

  她坐电梯下楼时,电梯里的灯突然“呲啦呲啦”地闪。

  许梁宜提起神。

  同乘的还有一个女生,她在刷着手机。

  电梯出现异常,女生哪还有心思刷手机,她把手机关掉,抬起头紧张四望。

  许梁宜皱了下眉,走过去按警报按钮。

  警报电话嘟了好半天却没有人接。

  忽地,灯光彻底熄灭,电梯里变得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啊?”旁边的女生出声。

  许梁宜道:“电梯好像卡住了。”

  女生慌慌张张掏出手机想打110,可发现手机没信号了。

  “怎么办啊,手机没信号了。”女生很慌张。

  许梁宜没说话,又按了一次警报按钮。

  这次嘟了几声,终于有人接通。

  “物业吗?明城日报社电梯卡住了,灯都熄了,电梯里两个人,请快点过来。”许梁宜说。

  “好的好的,你们稍安勿躁,我们这边马上派人过来!”那头回复。

  刚跟物业通完话,电梯猛地震了下。

  “啊!”旁边的女生吓得尖叫。

  许梁宜也好不到哪去,她退后几步,用力抓住扶手。

  “抓紧了。”她对旁边的女生说。

  “嗯嗯。”女生点头。

  电梯又震了几下,忽地极速往下掉,伴随着旁边女孩凄厉的叫声。

  几秒后,这种恐惧的下坠感终于停止,可电梯门紧闭着,她们被困在了电梯里。

  耳边有火花呲啦呲啦的声音。

  “你,你是不是叫许梁宜?”黑暗里,女生突然出声。

  许梁宜之前都没有见过这个女生,嗯了声,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我是印制部的呀,我见过你,见你第一面就记住你了,因为你长得,长得太好看了,我认识你们部门的人,从她那里知道的你的名字。”女生道。

  许梁宜没说话,她现在似乎没有心情聊天。

  可女生又开口说话了,似乎这样可以消除一些害怕和紧张。

  “我叫陈星。”她说。

  许梁宜心想,也是个可爱的妹子,她嗯了声,“陈星你好。”

  陈星却突然要哭出来的样子:“如果等会我们都死在电梯里,不至于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呜呜呜。”

  许梁宜:“……”

  “不会的。”许梁宜道。

  她才不想死。

  可密闭黑暗的空间里,她们除了等待,别的什么都做不了,实在让人头大。

  许梁宜的冷静也在面临消失。

  过了好久,电梯门终于被外面的保安和物业打开。

  电梯似乎卡在了两层楼之间,门打开时,出口只有一半。

  保安丢下来两根绳子,将她们拉上去。

  “没事吧,都没受伤吧?”物业关切地对她们问。

  陈星红着眼睛:“倒是没受伤,就是吓**!按第一次警报按钮的时候,你们怎么都没人接呢?!”

  “实在对不起,那会,那会我出去拿了个外卖,幸好你们都没事,对不起对不起。”负责接听警报电话的物业走上前来道歉。

  陈星道:“你下次别这样了!不然我投诉你!!”

  “不会了,不会有下次了。”

  跟物业说完话,陈星立马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的妈妈,“妈!呜呜呜呜你不知道刚才吓死我了,我刚才被困电梯里了,太吓人了!”

  许梁宜听她打了会电话,也摸出手机,给陆怀洲打了个电话。

  她被困在电梯里的时候,都还没有这种惊慌的感觉,可等安全了,她心里反倒生出一股后怕。

  这一刻,她也想找一个人倾诉。

  自从父亲去世后,每次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她第一个想到的,都是陆怀洲。

  但电话打通,那边一直没人接。

  过了会,电话被挂断了。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缠溺,缠溺最新章节,缠溺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