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美梦

小说:缠溺 作者:宋墨归 更新时间:2021-05-21 17:15:49
  ("缠溺");

  十六个小时之前。

  易芷嫣看见热搜的时候,

  刚准备收拾行李回国。

  在曼哈顿玩了三天,放松够了,明天有个电影节得去。

  谁知道还没出酒店,

  又看见自己挂到热搜上。

  这次热搜还差点震碎她的□□。

  娱乐圈里,炒作恋情,

  捆绑cp的事情太多了,

  她刚出道那会,拍的第一部戏,宣发就想让她和男主炒一下恋情,这是涨热度和流量最快的捷径,出道至今,跟她炒过恋情的男人不是没有,

  但那几个都是圈子里的,怎么也不会想到,

  这次跟她传绯闻的会是陆怀洲。

  这多离谱。

  她只见过陆怀洲几次,

  连话都没跟他说过。

  而且,她易芷嫣能混到今天,根本不是靠男人,最多是她老爸在她出道早期给她拉过一些资源,之后都是靠她自己打拼努力,

  现在网友一口一声她背后有金主,都板上钉钉了。

  易芷嫣十分无语,打电话给经纪公司问能不能撤热搜,经纪公司给的回复却是,

  为什么要撤,她现在虽然不缺曝光率了,可每上一次热搜,

  都会多一大股流量,娱乐时代,流量都是能变现的。

  易芷嫣气得只能给自己的老爸易海天打电话,让他花钱赶紧帮她把热搜撤了,易海天一开始答应得好好的,可是过了会回电话给她,说那边开价太高,问她不撤行不行,还唠唠叨叨地问她她和陆怀洲之间是不是真在谈恋爱。

  “没有,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现在媒体可太能编了!”易芷嫣觉得自己有十张嘴都说不清。

  连她老爸都不相信她了?而且她为什么从易海天口气里听出他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易芷嫣懒得解释了,直接挂掉易海天的电话,她是个有什么事不找人说心里很难受的人,挂了老爸的电话后就想打电话给自己的好闺蜜林蔓萝吐槽。

  但打过去是关机,没人接。

  大白天的,蔓萝手机怎么会关机?

  正当她准备换个小姐妹打电话时,梁兰打来电话。

  “喂,妈妈。”易芷嫣接起电话。

  梁兰:“嫣嫣,你跟陆怀洲……”

  “妈,没事儿我们什么事儿也没有!你别跟我爸一样信那些八卦,我现在单身!”易芷嫣道。

  她心想,绯闻对象一变,爸妈的态度果然非一般的不同。

  之前跟圈里人传恋情的时候,易海天可能会问一两句,可梁兰从来不会过问,说她跟谁谈恋爱,是她的自由,如今换成商界新贵陆怀洲,两个人都关心得不行。

  她爸妈肯定想她跟陆怀洲真有什么吧,易家如果能和陆家联姻,易氏集团就找了座大靠山。

  她进圈的时候,易海天就跟她说过,最好不要找男演员结婚,不靠谱。

  梁兰道:“嫣嫣,你没骗我?”

  易芷嫣:“妈,真的!我骗你干什么啊!我都没跟陆怀洲说过话,怎么跟他谈恋爱?搞网恋吗?我自己也觉得很巧,他住的那家酒店,我也住那,但他哪里是因为我,他应该是因为一个小记者才住那,那个酒店离简谈很近,他女朋友在简谈上班。”

  梁兰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跟他没什么就好,嫣嫣,你跟陆怀洲不适合。”

  *

  “你抱着我,我怎么吃。”许梁宜道。

  陆怀洲道:“就在我怀里吃。”

  “……”

  许梁宜脑袋有些晕,肚子又饿,没什么力气跟他争,在他腿上挪了下,把自己正过去面朝桌子,不变的是,屁股还在他腿上。

  她把陆怀洲当成了椅子,低头吃面。

  许梁宜吃面没陆怀洲那么大口,怕汤汁溅到睡裙上,有时候会用筷子把面卷几圈,再送到嘴里。

  她发现面里还加了两根火腿肠,在面底。

  镜子里,陆怀洲好像在盯着她看,但许梁宜沉浸于面的美味,没去管他。

  这是陆怀洲第一次煮面吧?味道居然出乎意料地不错。

  陆怀洲一只手搂在她腰上,一只手自然地搭在她大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双手都抱住她的腰,下颔搁到了她肩膀上。

  面吃到了底,只剩下汤,许梁宜抬起头,发现陆怀洲好像在她肩膀上睡着了。

  通过面前的玻璃镜盯着他的睡相看了会,许梁宜捧起碗喝汤。

  她慢悠悠,把汤也喝完了。

  抽了张纸巾擦干净嘴,许梁宜轻轻戳了下他,“陆怀洲。”

  他懒洋洋地“嗯?”了声,没睁开眼,抱着她没松,下颔也还搁在她肩膀上。

  从曼哈顿飞明城要十几个小时,他在飞机上,就没有睡一下吗,怎么一副我很困的样子。

  许梁宜道:“陆怀洲,你要是困,到床上去睡。”

  他瞭开眼皮,目光捕捉到她把汤都喝了个干净的空碗,勾了下唇。

  “陆……”许梁宜发现陆怀洲开始在她脖颈上轻吮,镜子里,那张英俊硬朗的大脸,带着几分沉醉。

  他明明没有喝过酒。

  “别动,让我亲一会儿。”陆怀洲摁住她。

  “陆怀洲……”

  他将她的头发顺到耳后,露出她的耳朵,吻延至那,她被他轻咬了下,听见他嗓音又沉又哑:“这几天,怪想你的。”

  简单的一句话,仿佛瞬间击碎了许梁宜内心重新竖起来的屏障。

  她想把他挡在外面,可他一旦进攻,她根本无法阻挡。

  “咳咳……”许梁宜突然咳嗽起来。

  陆怀洲动作停下。

  许梁宜的这一阵咳嗽有些长,陆怀洲蹙眉,摸到她额头上。

  下一秒,眉蹙得更深。

  她竟然发烧了。

  “去换身衣服,我带你去医院。”陆怀洲将许梁宜放下地。

  “不去。”许梁宜道。

  “许梁宜,你发烧了。”陆怀洲掐她的脸。

  许梁宜道:“吃点药就好了,我不想去医院。”

  陆怀洲不依她,打开她的衣柜拿出一条裙子,丢到她手上:“快点,不然我可以亲自帮你换。”

  他说这话的时候很严肃,许梁宜很无奈,只能道:“那你出去。”

  陆怀洲快步抬脚出去了,并给她带上了门。

  许梁宜换衣服的时候心想,可能是昨晚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空调一直开着,半夜冷醒了才想起来盖被子。

  “好了没。”陆怀洲在外面敲门。

  许梁宜磨蹭着挪过去打开门,声音不大地凶他:“你催什么催啊。”

  陆怀洲沉默着将一件白衬衫裹住她,而后将她抱了起来。

  “喂,你,”许梁宜有些无语。

  她只是发个烧,又不是得了什么大病走不动路了。

  “许梁宜,你乖一点。”她听见他说。

  来到玄关处,陆怀洲将她放下,拉开鞋柜的抽屉随便拿出一双,蹲下去,落到她脚边,他道:“抬脚。”

  许梁宜眼皮微跳。

  他干嘛这样伺候她。

  可他拿的那双鞋实在跟她现在身上穿的这条裙子不搭,“我不要穿这双。”

  陆怀洲站回身,耐着心拉开鞋柜抽屉,“那你想穿哪双?快点。”

  许梁宜从里面拿了一双,“这双。”

  陆怀洲重新蹲了下去,又是那两个字:“抬脚。”

  许梁宜眸色深深,目光落在他头顶浓密的头发上,遵照他的意思,离开拖鞋,抬起脚。

  他宽大的手掌握住她的脚踝,给她穿上她选的那双鞋。

  两只脚都穿好了,她被他重新抱起来。

  许梁宜一路没怎么沾地,陆怀洲抱着她出门,再将她抱进车里。

  陆怀洲给她系安全带的时候,用额头碰了下她的额头,好像在试她额头的温度。

  他脸色不太好看,给她关上门,快步绕去驾驶座上了车。

  许梁宜自己摸了下,是有点烫。

  医院这个地方,许梁宜很不喜欢,她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也害怕在医院里看见有人推着病人赶往急救室。

  正是下午两三点,医院人特别多。

  陆怀洲在医院里认识人,而且是专家级别的老医生,他在车里给对方打过电话沟通,而后抱着她下车。

  “你是不是抱我抱上瘾了?”许梁宜懒洋洋把脑袋靠到他胸膛上,不忘吐槽他。

  陆怀洲那张脸,严肃得,都没理会她的吐槽。

  多少双目光朝他们看过来,许梁宜没去理会,她的头是挺晕的。

  恍惚,她也想到有次她生病,他好像也这样兴师动众过。

  不过那会是在明城,他没带她去医院,是安排家庭医生上门给她看病。

  连明大医院学院的博士后靳南弦也叫来了。

  那次她好像是身上突发红疹,不痒,但是很痛,背后一大片都是。

  几个人轮番给她诊断。

  最后不是什么大病,就是食物过敏了,挂了水,打了针,一星期后好全。

  那会她单纯地认为,陆怀洲是舍不得她这一副好皮囊,他喜欢的,就是她的外表,当然看不得它变得丑陋。

  “小陆女朋友啊?”陆怀洲将她送进充满消毒水气息的办公室,身穿白大褂,眼带银丝边的老医生问。

  陆怀洲“嗯”了声:“她烧得有些严重,麻烦您看看。”

  老医生首先看了下她的舌苔,而后给她一只体温计夹在腋下,等体温计的过程中,许梁宜整个人是倒在陆怀洲怀里的,他抱着她的动作这时候显得异常温柔,让许梁宜有点沉溺其中。

  量过体温,老医生问她愿意挂水还是打针。

  许梁宜道:“打针吧。”

  比起吊两个多小时的水,她宁愿打一针就完事。

  她不太怕打针这个事儿。

  打完针后,老医生开了两副药,还有一盒退烧贴。

  陆怀洲拍拍她的头,“你在张医生办公室休息会,我拿了药回来接你。”

  生病让许梁宜整个人都变得软绵绵地,她“哦”了声。

  等待陆怀洲的这一小段时间,张医生怕她无聊似的,主动找了个话题跟她聊。

  许梁宜玩着陆怀洲的衬衫扣子,搭的话不多,可能打了针会让人犯困,她比之前更没什么精神。

  终于没得聊了,办公室变得很安静,许梁宜道:“张医生,你应该还要管其他病人吧?我一个人等陆怀洲完全可以。”

  张医生道:“没事,现在正好是我的休息时间。”

  陆怀洲很快就回来了,手里多了两包药。

  许梁宜从椅子上起身。

  张医生对陆怀洲道:“小陆啊,发烧不是什么大病,回去让小许按时吃药,注意休息,过几天能康复。”

  许梁宜心想,可能是张医生有点看不下去陆怀洲这么大费周章的样子。

  陆怀洲“嗯”了声。

  他把药递到许梁宜手上,“拿着。”

  许梁宜听话,接过。

  而后她身子一轻,脚心离地。

  这个人又将她抱了起来,她的病症明明出在额头,又不是脚上。

  “我带她回去了。”陆怀洲抱好她后,对张医生道。

  许梁宜不去看,也能想象得到张医生的表情。

  陆怀洲一点也不嫌累,更不嫌麻烦,怎么抱她来的,怎么抱着她出的医院,许梁宜也从善如流了,乖乖被他抱着,一句话没吭。

  回了家,陆怀洲将她放到床上,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去医院的这个过程,陆怀洲的手机响过几次,许梁宜问他怎么不接,他都不回答,许梁宜怕是工作上的事,等他摸完额头了,她道:“你是不是翘班回来的?可不可以再回去?”

  “翘什么班。”陆怀洲道。

  许梁宜真诚发问:“你这样圣瑞真的不会倒闭吗?”

  陆怀洲掐她的脸:“不会。”

  这时候,陆怀洲的手机又响了,许梁宜道:“你接一下吧。”

  陆怀洲这回倒是愿意接了,他“嗯”了声,走出房间接的电话。

  许梁宜躺下睡觉。

  虽然昨晚睡了一夜,可生病真的会让人嗜睡。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陆怀洲去浴室冲了个澡,然后也躺到了床上,将她揽进怀里。

  再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

  她没好动一下,即便醒了也保持原来的姿势,因为抱着她的人现在睡得很香,他薄白的眼皮覆盖住那双好看的桃花眼。

  实在无聊了,许梁宜把手机捞过来。

  正好yg用qq找她。

  yg:【双排吗?】

  许梁宜正好无聊,回复他:【来】

  有了对比,许梁宜才发现,跟yg的默契度,远远高于跟陆怀洲的。

  这也说得过去,她高中的时候,就经常跟yg一起打游戏了。

  他们就是通过游戏认识的。

  一局游戏刚打完,陆怀洲醒了,他搂在她腰上的臂力收紧,将她往怀里抱,手摸到她额头上。

  烧倒是退了不少。

  “舒服点没?”他问。

  许梁宜点了下头。

  “还气不气?”他又问。

  气什么,她早就不气了。

  她不回答,陆怀洲以为她还在生气,翻身,将她压在下面,“许梁宜,你告诉我你要怎样才消气。”

  “那个事,我也很冤……”

  “你不要提那个事了!”许梁宜皱眉。

  陆怀洲微滞,道:“好,我不提。”

  许梁宜道:“你起开,别压着我。”

  陆怀洲盯了会她,依言退开。

  许梁宜把手机丢到床头柜上,从床上起身,去卫生间洗漱。

  躺了这么久醒来,她又饿了。

  她挤牙膏的时候,陆怀洲也走进来。

  “给我也挤点儿。”他把自己的牙刷凑过来。

  许梁宜勉为其难地给他挤上。

  陆怀洲漱口的速度比她快,比她先吐掉泡沫,而后捧水泼了两下脸就完事了。

  许梁宜刚把嘴里清洗干净,被他从后面抱住,她听见他喊她的小名:“一一。”

  他的声音一温柔下来,许梁宜就有点绷不住。

  “陆怀洲,我答应你我不计较那个事了,但是,有个事,我想提前跟你说。”卫生间不算大,有回音,许梁宜声音还有点虚弱。

  陆怀洲黑眸盯着镜子里,怀前的人,问:“什么。”

  她个子不矮,但很瘦,肉似乎都长去了该长的地方,白得晃眼的手臂还没有他胳膊一半粗。

  “要是哪天家里让你联姻,你记得提前跟我说一声,我不会纠缠你,一定会痛痛快快地跟你分手,别到你们要办婚礼或者扯证了,才让我知道,不然我会杀了你。”许梁宜平静地说。

  陆怀洲眉骨一跳。

  她这大段话一出,他瞬间明白了她为什么会情绪不散。

  “想什么呢你。”陆怀洲刮了下她的鼻子,扯唇:“联姻?我跟谁联姻去。”

  许梁宜道:“你们这个阶层的人,不是都这样吗,我记得我刚开始跟你谈恋爱的时候,就听靳南弦说你哪个朋友被家里逼着联姻,他一开始不愿意,后来还是同意了,当时跟他谈的女朋友,被他甩了……”

  “许梁宜,”陆怀洲打断她,抓起她的手,十指扣住,“那是他们,”

  “我陆氏家大业大,不需要通过联姻增加资本。”陆怀洲往她耳尖轻吮。

  是吗?

  许梁宜不怎么信他。

  以后是什么样子,谁知道呢。

  他们现在都还年轻。

  “许梁宜,以后别再跟我提分手这两个字了,行不行?”陆怀洲突然把她压到洗手台上,扶着她的腰。

  镜子里,陆怀洲那双黑眸有些幽深。

  许梁宜脸发热:“你想干嘛。”

  陆怀洲没说话。

  “喂,我现在是个病人!”

  想折腾一个感冒还没好的人,禽兽吗。

  “想到哪儿去了。”陆怀洲轻笑一声,退开她。

  “……”

  没了桎梏之后,许梁宜反过身,将他推开一些,“你离我远点。”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怎么凶,小脸看起来也没那么冷淡了,陆怀洲道:“饿不饿,想吃什么。”

  许梁宜:“你给我做吗?”

  陆怀洲道:“本来想点外卖来着,如果你想让我做,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到时候你别嫌难吃。”

  许梁宜道:“早上那碗西红柿鸡蛋面,你再煮一碗!”

  “怎么,还迷上我煮的面了?”陆怀洲勾唇。

  许梁宜道:“没,你应该只会做这个。”

  陆怀洲道:“谁说的。”

  许梁宜道:“我现在就想吃这个。”

  陆怀洲笑了声,“行。”

  他拽拽地朝外走,背影写着哥哥去给你煮面去了。

  许梁宜发了下呆,打开水龙头洗脸。

  陆怀洲给自己也煮了一碗,两个人挨在餐桌边一起吃面。

  许梁宜发现晚上这碗面,比中午那碗,味道还要好些。

  “许梁宜,”她听见陆怀洲喊她。

  “干嘛。”许梁宜头没抬,吃面吃得认真。

  陆怀洲道:“明天穿得漂亮点,我带你去见我爸。”

  许梁宜差点把刚吃进嘴里的面呛出来。

  陆怀洲拍拍她的背,声腔裹了笑意:“不用这么激动。”

  作者有话要说: 11才不是激动,是被吓的:d

  哈哈,要见家长啦

  感谢在2021-05-19

  18:50:43~2021-05-20

  18:26: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胖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起名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缠溺");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缠溺,缠溺最新章节,缠溺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