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准备

小说:[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 作者:末日狂歌 更新时间:2021-05-26 00:47:16
  “你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科纳克。”

  银发男人吐出这句话的同时,他野兽般锐利的目光射向牧野苍。

  牧野苍动了动嘴角,琴酒这话想表达什么呢?从他已经掌握的信息看,“科纳克”和琴酒应该只有寥寥几面之缘,关系生疏到逢年过节也不会互发短信祝福的。

  嘛,虽然组织里也不流行互相祝福节日快乐就是了。

  他们更喜欢诅咒你任务失利早登极乐,这样就能空出干部的位置,让底层的人有机会往上爬。

  很残酷,但这确实是这个庞大犯罪组织真实的一面。

  “我们好像不熟吧,琴酒,”黑发青年把雨伞往后扬了扬,防止自己随风飘飞的长发被雨水淋湿,“不要说得一幅很了解我的样子啊。”

  琴酒似乎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又咽回嗓子里,最终化作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我时间紧迫,”他换了个话题,“说吧,发简讯把我叫到这里,有什么要紧的事?”

  牧野苍没有正面回答:“我先确认一下,周末和港口黑手党在晴空塔的会谈,我们这边的负责人是你吧?”

  琴酒微微挑眉,算是默认了。

  “那就好。”

  牧野苍笑了一下:“因为担心手机被窃听,所以我选择才当面告诉你:会谈当天,我希望你能关注晴空塔东广场举办的夏季音乐会。”

  “……”

  琴酒沉默着没出声,他觉得科纳克脑子指定有点毛病。

  他一个黑/帮干部,好好地与合作方会面,为什么要关注乱哄哄的音乐会?

  这是什么搞笑行为艺术吗?!

  “……好吧,”考虑到某些原因,他很给面子地说,“我会让伏特加关注的。”

  然而牧野苍语速飞快地拒绝了:“伏特加太菜了,你得亲自关注。那场音乐会从傍晚开始,届时各大电台会全程转播,所以琴酒你不用去现场,一边谈判,一边用手机看直播就行了。”

  他非常恳切地提出建议,然后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琴酒。

  琴酒:“……”

  现在他不觉得科纳克脑子有毛病了,这他娘的分明就是被雷把脑子劈坏了吧!

  想象一下那个场景——

  谈判桌上,港口黑手党的代表神色严肃地取出一只文件袋,沉吟片刻后,压低了嗓音:“关于未来的合作,这是我方能够提供的资源和情报,也请贵组织拿出相应的诚意。”

  长桌另一头的琴酒低头不语,肩膀有节奏地抖动着。

  “大哥……”伏特加试图提醒他。

  琴酒抬手制止了他,然后缓慢地举起手机。

  他拔下耳机,《蓝色多瑙河》欢快的乐声立刻回荡在阴暗的会议室。

  “抱歉,我在听夏季音乐会,”琴酒瘫着脸说,“你刚才说了什么?”

  ……

  ……这已经不是沙雕还是智障的问题了,这分明是要和港/黑化玉帛为干戈,当场开战的节奏吧!

  “科纳克,”琴酒咬牙切齿,下一刻伯/莱/塔冰冷的枪口就贴上牧野苍的太阳穴,“你要是来寻开心的,我可以免费送你一颗子弹。”

  牧野苍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不把前因后果和琴酒讲清楚,对方肯定会以为自己在抽疯耍他。

  偏偏他又不能多说,因为这个计划吧……只要一解释,就等于直接告诉琴酒“组织里有卧底泄密,我在帮你啊”,然后任务失败,游戏结束。

  被逼得没辙的牧野苍只好搬出杀手锏:“这是BOSS允许的,你只需要照办就行了。”

  琴酒:“……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向BOSS求证。”

  以为他是三岁小鬼,想骗就骗吗!

  牧野苍:“……”

  牧野苍:“我建议你再考虑一下,为这点小事打扰BOSS是很失礼的行为;而且我是为了你好,如果你肯这么做,我还可以给你介绍一家好吃又便宜的寿司店。”

  他记得那天晚上,伏特加把琴酒部下的名单传过来后,出于同伴的友爱,他关切地询问错过交易的伏特加,有没有被琴酒揍到生活不能自理。

  结果伏特加表示,琴酒居然饶了他一回。

  牧野苍感到很意外,琴酒这是转性了?!

  后来他才知道,伏特加当时之所以快要赶不上交易时间,是因为他路过一家开业大酬宾的便利店,然后排队买了五盒琴酒大哥最喜欢的寿司便当。

  “……”懂了,这波是因私废公讨好老大。

  而老大琴酒居然还挺受用,学会了学会了。

  “我只能说,这件事关系到谈判的成果,建议你谨慎对待。”牧野苍僵着脸说道。

  他当然不会认为,仅凭一家寿司店就能打动琴酒,于是继续加码:“再说,你也不用听音乐会,只要时刻关注着直播画面就行了。”

  他做出一个“言尽于此,好自为之”的表情。

  琴酒眯起眼睛,他听出科纳克似乎有弦外之音。

  话说回来,静音放个直播,他也不会损失什么,反倒能收获一家便宜的寿司店;万一科纳克敢暗中搞鬼,大不了让科恩一枪狙了。

  挺划算的。

  “我答应了,”琴酒扬起下巴,“记得履行你的诺言。”

  他转身走向保时捷,被牧野苍一把拉住了。

  “等一下,”牧野苍说,“谈判那天,波本会到现场吗?”

  提起波本,银发男人的表情顿时有些不愉:“哼,他傍晚时发消息给我,说自己当天刚好有事在晴空塔附近,可以帮着照应,不过被我拒绝了——怎么,你认识波本?”

  因为要卧底的缘故,科纳克的一应身份信息都被隐藏得很好,组织里知道这个代号的人甚至两只手就能数过来,波本是什么时候接触到科纳克的?

  他试图从牧野苍的表情中读出一些线索,却发现黑发青年突然笑了。

  “认识,不熟。”

  牧野苍回答道,他开心的时候可以笑得很好看:“那么,祝你谈判顺利,琴酒。”

  -

  风见裕也再次受到降谷先生的召唤。

  这次他们见面的地点是公安的安全屋,诸伏先生还未牺牲时,偶尔会来里休息。

  后来苏格兰威士忌身份暴露,许多他曾经用过的安全屋都被销毁了,只有这间意外保存下来。

  当时是降谷先生亲自联系警察厅的里理事官,要求保留这间安全屋,理由是它的位置易守难攻,而且方便获取情报;再说,诸伏景光一向谨慎,所以敌人并不知道这座安全屋的存在。

  理事官最后答应了。

  然而只有风见明白,降谷先生是想留下一些……诸伏先生曾经活过的痕迹。

  他无从知晓那两个人的过往,但是降谷先生一定和诸伏先生关系很好吧!有时风见来安全屋找降谷,恰巧撞见那位金发上司抱着吉他坐在窗前,眺望远处连绵起伏的楼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严厉的、似乎从未惧怕过什么的降谷先生,此时会流露出温柔而脆弱的表情。

  ……风见裕也突然记起,某次降谷先生无意间提起,一个“很好的朋友”教他学会了弹吉他。

  那个人恐怕就是诸伏先生吧,风见裕也想,降谷先生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缅怀永远无法重逢的旧友。

  所以他走进屋子的时候放轻了脚步:“降谷先生,您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降谷零背对着他坐在一张矮桌前,听见动静转过身来,他大概刚洗完澡,浑身还带着湿漉漉的水汽。

  “坐吧,风见。”他说。

  风见裕也紧张地坐到了上司对面,两只手局促地放在大腿上。

  降谷零把一杯咖啡推到他面前:“不用紧张,后天的行动安排得怎么样了?”

  “嗨!根据降谷先生宝贵的情报,公安部已经详细调查了即将举行会谈的两个非法组织,发现其中一个是横滨赫赫有名的港口黑手党,而他们之所以来到东京,与降谷先生卧底的组织结盟,恐怕是因为半年前的一场变故。”

  “哦?”降谷零挑眉,工作范围缘故,他对港口黑手党了解甚少。

  风见裕也继续说下去:“……我们的线人称,半年前港/黑经历过一次血腥动荡,老首领下落不明,而新上台的首领似乎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行事风格也和先代不同……”

  降谷零耐心听他汇报完毕,然后说道:“行动当天务必小心谨慎,我会找借口出现在晴空塔附近,遇到紧急情况及时和我联络。”

  “欸?”风见惊讶地瞪大眼睛:“没问题吗?您……不会被那个组织发现吧?”

  “没关系,”降谷摇了摇头,“我自有办法。”

  傍晚时他给琴酒发了条简讯,说自己有事要去晴空塔,可以为谈判出一把力,不出所料地被拒绝了。

  但这也无妨,降谷零想,他的目的是让琴酒知道“波本在晴空塔办事”,这样,即便被组织发现他出现在谈判地附近,也能最大限度减轻怀疑。

  ——我已经和琴酒打过招呼了哦?今天是恰好来晴空塔欣赏音乐会的。

  ——什么?谈判现场被公安包围了?这和我波本有什么关系?

  凡事总要做好完全的准备,他是公安卧底,时刻行走在刀尖上,任何可能导致暴露的因素都要考虑进去。

  包括,为自己留一张底牌。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风见,”降谷零轻声说,“这次行动,我们或许会遇到一个可怕的敌人。”

  “您的意思是……”

  降谷零舔了舔嘴唇,他凝视着面前的得力下属,一簇幽火在他紫灰色的瞳孔中跳动。

  “我们得加一道保险,”他说,“风见,你听我说……”

  ……

  夜逐渐深沉下去,雨已经停歇,今晚没有月亮。

  时钟的三根指针永无休止地转动,将无数人的思绪抛洒在飞速流逝的光阴中。

  很快,在各方势力或紧张或从容的关注下,谈判的日子来临了。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最新章节,[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