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义大义

小说:[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 作者:末日狂歌 更新时间:2021-06-01 00:22:10
  “哈?”浅草黎人瞪大了他那双青蛙一样的大眼泡:“难道你想说,凶手的目标本来是我,这个警察是替死的?”

  “你的身高、体型与高桥警官相仿,从背后看,发型也很相似。”牧野苍走到高桥倒下的位置旁,尸体已经被搬走,取而代之的是用白色粉笔描出的痕迹固定线。

  他单膝蹲下:“你们都穿着浅灰色的西装吧?休息室光线昏暗,不排除凶手认错人的可能性。”

  “真的欸!”松下美代子绕着浅草黎人走了两圈,好奇地打量着他:“真的很像!看来凶手想杀的人是你吧浅草!那位可怜的警官只是不幸替你挡刀而已。”

  “……”浅草黎人的嘴唇瞬间褪去血色,手指紧张地绞在一起,和方才嚣张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原来如此,这样就解释得通了,”竹取晃用食指扶正眼镜框,“虽然我们不认识高桥警官,但说到浅草的话,我、松下和菊川都有作案动机呢。”

  “嗯?可以详细讲讲吗?”牧野苍一听这话就知道有瓜,他命令大家安静,然后示意竹取晃说出他的故事。

  竹取晃咽了口唾沫:“也不是什么复杂的故事啦!从松下小姐说吧,她曾经拒绝过浅草的追求,结果被那家伙缠着骚扰了许久,不得不搬家。尽管如此浅草也没有放过她,松下迫不得已,只好与樱庭先生订婚,这才彻底摆脱了他;

  菊川的话,他以前和浅草的关系就很糟糕,最近似乎因为出售钢琴的事情,两个人起过好几次争执,最后都是浅草占了上风;

  至于我,则是被浅草骗着欠下了高利贷,现在几乎倾家荡产,如果身为债权人的浅草死亡的话,或许就能从这噩梦一般的境况中解脱了吧。”

  他说完这一大段话似乎有些口渴,急忙端起左手边的茶杯,猛灌了两口。

  龃龉之事被竹取先生道破,松下美代子和菊川英彦的脸色有点难看,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

  “怎么办,警部?”一位警官压低声音,和牧野苍咬耳朵:“他们三个都有杀人动机,也都有不在场证明……这案子怎么破啊?”

  牧野苍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专注地凝视着散落在地毯上的饼干。

  他轻轻拾起几块饼干,很快注意到,大多数饼干都还保持着奶油的乳白色,只有极个别几块完全被污血浸染,变成黑乎乎的颜色。

  【线索1:四块奇怪的饼干】

  每次玩家发现了关键线索,游戏导航都会给出提示,无形间减小了破案的难度。

  不过这些已经干涸的血痕是怎么蹭上去的呢?

  饼干撒落的位置附近并没有血迹,说明它们不是在自然状态下被染上了鲜血,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而且,为什么只.有.四.块.饼干沾染了血迹呢?

  “……麻烦把尸检报告再给我看一次。”牧野苍转头对鉴识科的人吩咐道,他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他快速翻阅着长长的尸检报告,在读到一条信息时,嘴角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容。

  【线索2:高桥警官左手的拇指、食指与中指的指腹处有血迹】

  高桥是后脑遭到重击,而尸检报告表明,凶手的第一次攻击就使他失去了行动能力、直接栽倒在地,因此左手指腹的血迹不可能是反抗时蹭上的。

  还有,高桥警官是个左撇子。

  再结合那几块沾有血迹的饼干,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了——

  “鉴识科,请你们对这块地毯进行鲁米诺反应测试,对,就是饼干掉落的那一小片区域,动作要快。”

  没错,那恐怕是,高桥警官自知已经无法生还,所以在彻底咽气之前用手指蘸着自己的鲜血,挣扎着捏住几块小小的奶油饼干。

  他利用离自己最近的物品,留下了最后的控诉——

  一个足以指认凶手的死前讯息。

  值得一提的是,这四枚特殊的饼干在被牧野苍发现前,一直埋在众多奶油饼干之中,如果高桥警官的目的是留下死亡讯息,那么他一定会想办法让这个留言被大家注意到,而非遮遮掩掩。

  所以牧野苍猜测,凶手应该察觉了高桥警官的意图,于是破坏了死前留言。

  至于凶手为什么没有把饼干直接带走,也很容易理解:从高桥给牧野苍打完最后一通电话 ,到小兰她们发现尸体,整个过程之间只有十几分钟,而留给凶手作案、清理现场的时间就更短了。

  行凶者可能来不及处理现场,就听到了毛利兰一行人走过来的声音,慌张之下,那家伙把染血的饼干胡乱一埋,匆忙逃离现场。

  牧野苍希望知道,两块染血的饼干最初摆放的位置。

  他认为地毯上应该留有痕迹。

  而鲁米诺试剂能够检测出血红蛋白中的铁元素,它可以忠实地还原出死亡讯息最初的模样。

  -

  东京晴空塔附属大楼。

  “铛——”远处的钟楼敲响了六下,浑厚悠扬的钟声穿透林立的混凝土建筑,一路传到地下三层的会议室内。

  琴酒抬腕看了一眼手表,傍晚六点整。

  按照科纳克的说法,此时东广场已经聚集了大量狂欢的人群,等待盛大的夏季音乐会拉开帷幕。

  而他,黑衣组织的名干部,脑子一抽答应了科纳克的弱智请求,要一边谈判,一边收看直播。

  ……还不能被对面的港/黑代表发现。

  “抱歉,我的BOSS发来了紧急通知。”

  琴酒慢条斯理地说,然后他当着中原中也的面打开手机,调至静音,把屏幕切换到夏季音乐会的直播界面:

  热闹的广场,拥挤的人群,半空中还飞着几个遥控航拍器……

  琴酒对这些精彩的画面视而不见,他装作认真查看简讯的模样,甚至微微挑眉,发出一声标志性的冷哼。

  站在斜后方、看得一清二楚的伏特加:“……”

  大哥你戏真多。

  然而长桌另一端的中原中也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琴酒一脸严肃的表情,还以为黑衣组织内部发生了叛乱。

  “怎么了?”橘发青年十指交叠,语气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烦躁:“不要让我怀疑未来合作伙伴的实力啊!”

  “哼,一只小老鼠而已,已经被解决了。”琴酒冷笑一声,随手把手机横过来,立在笔记本电脑的显示屏前。

  “……”伏特加的表情逐渐石化。

  如果没有看到手机屏幕上的画面,他差点就相信了!

  大哥的风格向来冷硬利落,能一子弹解决的事情,绝不多逼逼,没想到今天竟然爆发出不弱于贝尔摩德的演技!

  感觉……高冷形象开始崩塌了呢。

  人,被逼到一定程度,果然是会超越自我的。

  “不过大哥你拿BOSS当借口……没问题吗?”伏特加小声提醒。

  琴酒狠狠地回给他一个白眼:“闭嘴,问问科恩和基安蒂,大楼附近是否有可疑的人。”

  “哦。”

  伏特加乖乖闭麦,很快,趴在楼顶喝西北风的两个狙击手用耳机传回消息,大楼外部只有慕名前往东广场参观音乐会的游客。

  琴酒暂时松了口气,之前科纳克一系列反常的行径,令他不由怀疑,组织里有内鬼泄露了会谈机密。

  现在看来,或许是他多虑了?无论如何,会谈圆满结束前,不可掉以轻心。

  琴酒重新调整好状态,正准备继续刚才的谈判话题,余光瞥见横立在电脑前的手机屏幕,顿时愣了一瞬。

  ——直播画面中,一行醒目的黑字缓缓滚动着:非常抱歉,由于担任主役的“飞鸟”乐团不幸卷入凶杀事件,本次音乐会将推迟至两小时后举行。请电视机前的朋友们和我们一起祈祷,祝愿飞鸟乐团的大家都能平安脱险!

  接着画面一转,电台记者来到飞鸟乐团的后台,拉住一名在案发现场附近晃悠的小男孩:“小弟弟,听说隔壁的休息室发生了命案,你不害怕吗?”

  被采访的男孩戴着一幅眼镜,笑起来非常可爱:“害怕呀,但是有小兰姐姐、园子姐姐和安室哥哥保护我!”

  安室……

  琴酒眯起眼睛,他记得波本的化名就是安室透,该不会……?

  果然,下一秒,一颗金色的脑袋就出现在画面中。

  记者是一群追逐热点与流量的生物,采访的话筒立刻对准了安室透:“这位安室先生,您是来看音乐会的吗?为艺术而建造的殿堂竟然染上了鲜血,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这个问题就透露着一股腥风血雨的味道。

  然而金发青年回答得很巧妙:“我是飞鸟乐团的忠诚粉丝,一直很期待他们在夏季音乐会的表演,发生这种事情真是太遗憾了!不过有那位著名的牧野警官在场,我相信案件很快就能解决,还被害者以公道吧。”

  他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仿佛一只温顺无辜的大金毛。

  琴酒:“……”

  伏特加:“……”

  这是波本?那个阴险狡诈、嘲讽能力一流的波本?

  好极了,看来今天形象崩塌的,不止琴酒一个人。

  “波本怎么会在那里?”琴酒压低嗓音,语气中怒意翻涌:“他声称要来晴空塔办事,呵,所谓的‘办事’就是听音乐会?”

  虽然他的声音已经尽可能低了,但是戴着耳机的几名代号成员都听得非常清楚。

  手臂都趴麻了的科恩、基安蒂:“……”

  他们辛苦出任务,架着狙/击/枪趴在天台上风干,波本那家伙居然美滋滋地去听音乐会?身边还有可爱的小朋友和小姐姐陪伴?

  同为有代号的高级成员,这差距是不是太大了?!

  “喂,琴酒,明明波本也知道谈判的事情吧?你为什么不叫他来帮忙?”基安蒂脾气比较暴躁:“同样是干部,凭什么只有他和贝尔摩德每次都划水!”

  “嘘!噤声,基安蒂,大哥在谈判呢!”伏特加急忙转身背对着谈判桌,小声安抚她:“大哥不信任波本。”

  谈判这种重要的任务,万一搞砸了,锅算谁的?

  当然要安排自己的心腹才能放心。

  “不过大哥,我想波本出现那里或许是有原因的。”安抚完基安蒂,伏特加掐断耳麦,又回来给浑身笼罩着低气压的琴酒顺毛:“毕竟科纳克正在现场办案。”

  琴酒:???

  所以呢?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伏特加:“呃,就是,他们两个关系挺好的,波本可能想见见科纳克?”都做出那种事情了,后续再有发展也是很正常的吧?

  可惜琴酒大哥吃不到这口瓜了。

  吃不到瓜的琴酒:“……”

  他完全没有听懂伏特加在说什么,科纳克不是自称和波本不熟吗?关系很好是怎么回事?

  啧,果然是两个麻烦的家伙。

  因为撞上一连串突发情况、心情愈发糟糕的琴酒想拔枪杀人,但他不是容易被情绪左右的人,眼下与港口黑手党的谈判才是第一要紧的事情。

  “既然波本闲着,就让他顶替贝尔摩德,过来监视大楼附近的动向,别让条子混进来了。”

  琴酒言简意赅地吩咐了一句,然后朝对面的港/黑干部点点头:“失礼了,我们继续吧。”

  旁观了黑衣组织小剧场整整十分钟的中原中也:“……”

  所以你们终于说完了吗?

  妈的,下次再也不替混蛋太宰谈判了!

  对面没一个正常人!果然还是让他们和太宰互相伤害吧!

  他中原中也究竟做错了什么?

  -

  尽管遭到牧野苍的“放逐”,江户川柯南仍然不打算放弃,用毫无人性的方式杀害高桥警官的犯人,他一定要把那家伙找出来!

  于是,受牧野苍所托,外出调查某件事情的山口警官被小柯同学盯上了。

  “山口警官!”柯南一路小跑到山口面前,声音甜甜的:“可以告诉我,牧野警官要你调查什么东西吗?我不会乱说的!”

  山口警官是个年近半百的大叔,对萌萌的小孩子抵御力为零,几乎是有问必答,把现场情况、嫌疑人供词等全告诉了小侦探。

  “警部要我查一下,本周五飞鸟乐团集训聚餐时,每位成员都点了什么,”山口警官说,“他说这只是为了保险起见的调查罢了,不一定和案件有关。”

  不,恰恰相反,这件事和案子有很大的关联!如果山口警官调查的情况属实的话,就证明那四个嫌疑人中,有人撒了谎!

  柯南低头沉思,而且他记得,高桥警官后脑的伤口……好像是在偏向右侧的位置吧?

  这样的话,之前他最怀疑的那个人就不可能犯案了。

  难道凶手是……

  不行,只靠排除法的话,根本没有证据啊!可恶!

  这边柯南抓耳挠腮,苦苦思索,那边,安室透突然收到伏特加的消息。

  Vodka:贝尔摩德临时有事,大哥叫你来谈判地接应我们,顺便监视一下大楼内部的情况。

  安室透嘴角一抽,真是不巧啊,公安们就在大楼上面几层埋伏着,而且伪装计划、埋伏地点和进攻路线还是他亲手策划的。

  本来他和风见约好,远程联络的,这下好了,琴酒直接给了他亲临现场指挥的理由。

  Bourbon:我知道了。

  “抱歉啊,波洛那边好像有点急事,”安室透收起手机,朝毛利兰等人露出歉意的微笑,“我得走了。”

  “啊,安室先生你快去吧,不要耽误工作。”小兰善解人意地说。

  金发青年转身向外跑去,虽然他非常想帮那位殉职的警官抓住凶手,但此刻,围捕琴酒是更重要的事情。

  如果说逮捕一名凶嫌,能让一位英魂得以安息,那么黑衣组织的覆灭,足以令这个国家变得更加美好,鲜血与罪恶会消逝,无数牺牲者的亡灵都能得到彻底的宁静。小义与大义,他能分清,也必须分清。

  况且,牧野苍和那位柯南君都在现场,他相信他们能找到犯人。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最新章节,[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