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黑色的交汇(二)

小说:[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 作者:末日狂歌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1:32
  ("我在警视厅当卧底");

  熟悉的配方,

  熟悉的味道,不愧是那个以坑玩家为己任的游戏。

  牧野苍指腹缓缓摩挲着下巴:“如果我假装选a,实际上做出c的动作,

  有什么后果吗?”

  【不可以!你要是真敢这么做,游戏会直接接管你的身体,强制你执行a选项的剧情。】

  “哦,那就算了。”

  牧野苍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a选项的剧情想必很有意思,如果他只是个吃瓜路人,那他可能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安室透”冲进人群当场自曝,

  然后用相机记录下这精彩的一幕。

  但……选项所对应的剧情必须由他自己完成的话,

  还是算了,

  他喜欢看坐在台下戏,却不希望成为舞台上被人观赏评判的演员。

  “那就选d吧,我确实有点想去厕所了。”牧野苍决定屈从于自己的生理反应。连续加班熬夜,

  为了提神他今天喝了足足五大杯浓咖啡,此刻急需释放一下。

  不过在此之前……

  黑发青年抬头环顾四周,

  然后他拉起衬衫的翻领,

  遮住脖子和下半张脸,

  果断朝二楼的衣帽区走去。

  【诶?等一下!你已经选择了d,

  给我乖乖走剧情啊!】

  游戏导航急了,它“服务”过许多玩家,

  但是像牧野苍一样不让ai省心的,

  还真罕见。

  “你急什么,

  赶着转世投胎吗?”黑发青年双手插在西裤侧兜里,快步走进一家平价商铺:“别忘了真正的安室透也在这栋大楼里,万一我去洗手间的时候撞上他怎么办?”

  经过胁持风波,

  牧野苍更加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武力值在大佬和赛亚人横行的柯学世界中,就特么是个渣渣!这里是商场,他又不敢开枪,一旦赤手空拳地对上安室透,只有两个下场:

  第一,安室透是公安卧底,牧野苍被当场逮捕,喜提银手镯一对;

  第二,安室透是一瓶醇香真酒,怀疑牧野苍是红方派来试探他的人,于是把牧野苍引诱到监控死角,悄悄做掉。

  ……无论哪一种都是美妙的be结局呢。

  所以牧野苍觉得自己有必要伪装一下,他飞快地从货架上取下一只口罩、一顶鸭舌帽和一幅平光眼镜,又到隔壁的百货区拿了一把透明雨伞。

  几分钟后,一位身着凉爽半袖衬衫、头部却武装得严严实实的金发男子挤入逛街的顾客中,手里拎着一把雨伞。

  牧野苍低着头走了一段,突然感觉不对劲,周围的路人为什么频频向他投来古怪的目光?

  导航:【呃,这个……我建议你找个镜子照一照。】

  你刚才拿错了口罩啊!普通的黑色口罩挂在左边的架子上,结果你却不小心拿了右边架子上的口罩——那是印着浅粉色hallo

  kitty的卡通口罩啊!

  不要仗着不是自己的脸就为所欲为啊!

  “算了,时间紧迫,”牧野苍一摆手,“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先去洗手间吧。”

  卫生间就在二楼的最东侧,或许是因为位置比较隐蔽,来这里上厕所的游客寥寥无几。牧野苍坦然走进洗手间,非常幸运,安室透并不在这里。

  牧野苍脱下鸭舌帽,倚在隔间的塑料板上耐心地等待了一会,既然每个选项都和“如何辨识公安警察”有关,那么卫生间内多半会发生变故。

  果然,片刻后,一道低沉的陌生男音由远及近,隔着墙壁从卫生间外面传了进来:“……我明白了,你们注意监视其它楼层的情况,降谷先生叮嘱过,那个组织的人非常狡猾。”

  哟,来了!

  牧野苍舌尖舔了舔上牙膛的犬齿,表情肉眼可见地兴奋起来,他就知道,剧情一定会安排某位落单的公安警察和他来一场厕所里的浪漫邂逅,而这,就是他袭击并易容成对方的机会。

  他摘掉口罩和眼镜,闭上眼睛做深呼吸。冷静,要冷静,他反复告诫自己,尘埃落定前一切皆可发生,对方能通过层层筛选成为公安警察,想必有过人之处,自己绝不能被看出破绽。

  在牧野苍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的时候,外面那个人终于结束了通话,低声咕哝了几句,紧接着安静的卫生间内响起稳健的脚步声,那家伙走进厕所,拧开水龙头洗手。

  好,就是现在!

  牧野苍屏住呼吸,一把推开厕所隔间的门,让他看看吧,今天中奖的是哪个倒霉蛋?

  隔间门年久失修,生锈的金属扇叶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盥洗台前的人听到动静,立刻警觉地转身。

  待这个人看清牧野苍此刻的容貌后,一双小小的倒三角眼中顿时露出惊讶的神色:“降、降谷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

  牧野苍:“……”

  呕吼,某人的马甲似乎被掀飞了呢。

  这可真是大惊喜啊!没想到安室透不仅是日本公安的卧底,连名字都是假的!本名是居然是降谷吗?而且面前这位公安面对披着波本皮的自己时,语气十分恭谨,想必安室透在公安那边的地位不低。

  ……话说回来,连波本都是假酒,怎么感觉黑衣组织要完蛋了啊!

  牧野苍没有回答问题,只是面带微笑地注视着盥洗台前的公安警察。这个人约摸有三十多岁,眉毛很粗,鼻梁上架着一幅眼镜,深绿色的西装熨帖得没有丝毫褶皱,整齐地穿在身上。

  他板着一张教导主任般的苦瓜脸,浑身上下透露出“我是社畜”的气息。

  见“降谷先生”只笑不说话,风见裕也心里有些发毛,他不禁暗自嘀咕,难道是他的部署又出现了什么错漏,惹起降谷先生不快了吗?

  做为少数能和降谷零直接联络的公安,风见裕也非常了解自家上司的脾性——他是那种无论干什么事都极为认真的人,公安的工作也好,卧底搜查的任务也罢,他总要求自己做到滴水不漏。哪怕是为了调查毛利小五郎而潜入咖啡厅,降谷零也能把这份兼职做得尽善尽美,他亲手烹制的火腿三明治一度热销到要提前预订才能买到。

  风见裕也一面钦佩着这样认真的上司,一面又有些畏惧,做为降谷零的直属部下,他压力真的很大啊!

  他困惑地挠挠头皮:“降谷先生,您不是在地下一层监视吗,怎么突然到这里来了?是组织那边出了变故,还是……您为什么不说话?”

  “……”牧野苍脸上的笑容不变。

  他也想说话啊!傻子都知道一直不开口肯定会引起怀疑吧!问题是他的技能面板里没有加载“变声”这一项,只要一出声就会暴露自己并非安室透的事实。

  不过这个粗眉毛的公安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或许很好骗。

  牧野苍竖起修长的食指,示意风见裕也安静,然后他左手微微弓起放在耳边,比了个“隔墙有耳”的动作。

  风见裕也:“!!!”

  难、难道这附近被人窃听了吗?原来如此,降谷先生一定是担心声音被组织认出来,才闭口不言的!

  不愧是降谷先生,轻易就发现了窃听器,对比之下自己简直太不称职了!

  风见裕也望向牧野苍的眼神愈发敬佩起来。

  牧野苍:“……”虽然不知道这家伙脑补了什么,但果然很好骗啊。

  然后他就看到,面前粗眉毛的公安抬起胳膊,手舞足蹈地向他表演了一段哑语。

  “……”牧野苍戳了戳导航:“他在比划什么?”

  【他在打手势,意思是“您找我是有紧急情况吗?”】

  “他为什么不直接说话,日语很烫嘴吗?”

  【因为他以为厕所里安装了窃听器。】

  “……行吧。”

  于是牧野苍也依样抬起胳膊,手舞足蹈地朝风见比划了一阵。

  ——“窃听器就在你身后的盥洗台下。”

  宛如原始人跳大神一般的狂野手势,风见裕也竟然看懂了,他露出震惊的表情,立刻转身蹲下,伸手朝盥洗台的大理石板下摸索着。

  牧野苍默默举起雨伞,风见裕也现在背对着他,因为蹲在盥洗台下面又看不见镜子,对身后即将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没有窃听器啊?”风见摸来摸去,也没发现疑似窃听器的物体:“您是不是搞错了……”

  他的话没说完,牧野苍已然挥动雨伞,沉重的伞柄携带风声,重重砸在风见裕也的后脖颈上——

  “哐!”

  “啊!”

  风见扑通一声伏倒在地。

  牧野苍战斗力低下,却不代表他不知道哪些部位是人体的要害——人的后颈处集中分布着大量神经,尤其是头骨和颈椎链接的位置,只要打击的位置精准,一下子就能使被袭击者昏厥。

  因为担心自己的力道不够,他特地买了把伞柄比较重的雨伞,一伞下去,效果可不比琴酒当初给工藤新一的那一铁棍差。

  风见裕也再起不能。

  “对不住啊,大兄弟,让你受苦了,我这也是被逼无奈,你体谅一下吧。”

  牧野苍双手合十,朝陷入昏迷的风见裕也鞠了一躬。然后他将风见拖进隔间内,扒掉他的外套和裤子,再掏出一捆细麻绳,把浑身只剩条纹背心和花裤衩的风见裕也绑在马桶上。

  他下手时还是忍不住留了情,这位公安先生顶多昏迷个把小时,并没有性命之忧。

  牧野苍把风见裕也的衣服叠好,塞进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起手机,对着他的脸拍了一张照片。

  做完这一切后,他顺走了风见的手/枪、耳麦和行动电话,在他嘴巴上贴好胶布,然后踩着马桶盖翻到旁边的隔间,顺利溜出了男厕所。

  他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拨通贝尔摩德的电话:“抱歉,出了点意外,恐怕你还得帮我易容一次。”

  刚把车停到隐秘的地方、准备重返大楼协助琴酒的贝尔摩德:“……”

  有完没完?科纳克这是易容上瘾了?

  “最后一次了,以后绝对不会再麻烦你了!”担心贝尔摩德拒绝,牧野苍决定先发制人:“不过这还得怪你,你的粉底一定过期了吧?我洗个脸的功夫,脖子和手臂上的粉底就掉了大半!”

  为了让狡辩的借口看上去更真实,他特意从旁边卖化妆品的商铺里买了一瓶卸妆水,用海绵沾着,拼命往自己的胳膊和脖子上涂抹。

  电话另一端的贝尔摩德:“……我只带了普通的粉底,当然禁不住水洗,问题是你洗脸干什么?易容后尽量减少接触清水,这是常识吧?”

  “哦,我没有常识。”

  牧野苍将用完的卸妆水抛进垃圾箱:“你在哪里?我现在过去找你,这次不需要化妆成波本了,我随便打昏了一个路人,冒充他的模样就可以。照片等下发给你。”

  -

  山口警官带领几名警察,在狭窄的巷子里飞奔。

  “怎么样?”他一边跑一边问身后的警员:“交通部那边有没有查到菊川英彦的逃亡路线?”

  跟在后面的警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交通部已经紧急调阅了附近路段的摄像器,目前还没有发现疑似菊川的人或车辆。”

  “本厅那边查到了菊川不久前的租车记录,”另一位警察接着说道,“但是刚才目暮警部打来电话,菊川租赁的汽车被他丢在一个停车场里,看样子他使用了其它交通工具。”

  “该死的!”山口警官咒骂了一句,菊川那家伙是地鼠吗?现在根本查不到他的踪迹,只能以晴空塔为中心地毯式搜索。

  但是耽误的时间越长,人质获救的可能性越小!虽然牧野警部不是一般的人质吧,可是菊川手里有枪啊!谁敢保证他不会突然发疯,对牧野警部下手?

  山口警部双眼通红,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继高桥之后,难道牧野警部也要遇害了吗?他已经失去了一名可靠的后辈,现在连最尊敬的上司也将折损在那个恶魔手里!

  跑出小巷,迎面就是晴空塔附属大楼,山口雄耶停下脚步,他有预感,牧野警部就在附近!

  他命令跟来的几个人着重搜寻这一带,很快,一名警察就有了发现。

  “山口警官!”那位警官大声喊道:“旧车棚这里有血迹!”

  山口雄耶立即跑过去,手电筒的光线四处晃动,很快照出了水泥地上一滩快要干涸的深色液体。

  其实这是菊川英彦的血,牧野苍和贝尔摩德虽然把尸体搬进了后备箱,地上的血迹却来不及处理。

  可山口警官哪里知道这些,他的第一反应是,犯人果然对牧野警部动手了,而且从现场的血迹判断,出血量不小,伤势恐怕相当严重!

  他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快…….快去找!必须赶紧解救牧野警部,否则就来不及了!小栗原、宫川,你们两个随我去附属大楼,调阅大楼附近的监控录像!”

  作者有话要说: 透子光速掉马。

  明天加更。

  给大家安利一本超好看的推理小说:日本作家青崎有吾的《敲响密室之门》,双男主双侦探模式,案件很有意思!(这本书是基友推给我的,连夜看完之后发现真的很精彩!喜欢看推理的小天使可以去新星出版社找找,同系列马上要出第二部了。)

  感谢在2021-06-03

  22:01:21~2021-06-04

  22:40: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来点评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湫峤

  66瓶;改变吧

  30瓶;路人甲

  27瓶;一枪穿云

  6瓶;zzw

  2瓶;陌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我在警视厅当卧底");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最新章节,[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