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黑色的交汇(五)

小说:[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 作者:末日狂歌 更新时间:2021-06-08 03:57:23
  ("我在警视厅当卧底");

  牧野苍脚下生风,

  跑得飞快,他明白自己不可能骗过公安太久,必须赶快把更多的人引到东广场。

  “黑色的交汇”的通关条件之一,

  是避免与公安直接发生大**。这是一个用心险恶的条件,想想吧,

  琴酒可是敢开着阿/帕/奇硬怼摩天轮的!他要是知道自己被警察包围了,极有可能会做出过激行为。

  一旦场面演变成双方混战就麻烦了,

  所以牧野苍伪装成公安警察、混入他们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目的是把尽可能多的公安带离附属大楼。

  他头也不回地跑着,穿越熙攘的人流,眼看夏季音乐会的舞台就在前方,

  余光向后瞥去时,

  却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对。

  ——公安警察虽然还远远地缀在身后,队形却变得诡异起来,本来他们是三三两两散乱地跟在后面,现在却仿佛受到了统一指令似的,

  逐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要将牧野苍围在其中。

  “!”牧野苍心里咯噔一下,

  看来他的伪装已经被公安识破了,

  现在这群家伙准备活捉他!

  虽然某降谷姓长官下达了“反抗就当场击毙”的凶残命令,公安们却不至于当街**,他们谨慎地缩小包围网,

  试图将牧野苍逼到远离人群的小巷里。

  “……”

  牧野苍抬头望向前方,

  很好,这里已经处于媒体航拍器的拍摄范围了,也就是说,琴酒现在应该已经注意到直播画面中的奔跑的“西装男团”,

  接下来只要——

  他一面飞奔,一面掏出风见裕也的配枪,放下保险栓后对天连放三枪。

  砰!砰!砰!

  **如同轰然炸响的惊雷,割开了广场上喧嚣热闹的气氛,游客们先是一惊,仿佛被按下暂停键一般停滞在原地,接着纷纷反应过来,尖叫声顿时响彻云霄。

  人群骚动起来,未知的景况永远能最大限度地调动恐慌情绪,很多游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听到**,然后发现不远处有人尖声惊叫,于是也跟着慌乱起来。

  惊惧的情绪迅速在整个广场上蔓延,人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每个人都发疯般地想要赶紧离开这个危险之地,然而越是着急,越是堵成一团无法移动。

  追过来的公安大概也没料到,假冒成风见先生的不明人士竟然敢在人群中开枪!蜂拥而来的人流很快冲散了他们的队形,他们勉力支撑着没被人流冲倒,再抬起头寻找时,那个墨绿色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

  趁着广场上的骚乱,牧野苍像一条灵活的鱼一般滑入人海中。

  仅仅把公安们引到外面还不够,要确保琴酒能发现端倪,他就必须人为地制造一点骚动,这样也有助于自己顺利脱身。

  “呼——”

  费劲力气从人群中挤出来,牧野苍扭身跑进一条僻静的小路,背靠在墙壁上,长舒一口气。他猛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夜风微甜的气息瞬间治愈了烦躁的心情。

  嘛,虽然过程中遭遇了一些波折,但总体来说计划还算顺利,他的目的达到了,现在要不要回附属大楼帮琴酒一把呢?

  风声愈渐猛烈,隐隐有水汽蕴含其中,牧野苍仰头望了一眼天空,阴云已然遮住了月影,看来不久后就将迎来一场小雨。

  ……果然还是回去吧,帮不帮琴酒倒在其次,他可不想淋成落汤鸡。

  牧野苍打定主意,快步朝附属大楼的方向走去,话说风见裕也这张脸是不能再用了,为了不暴露容貌他又得戴上帽子口罩,委实烦人。

  然而——

  “到此为止了。”

  就在牧野苍伸手准备撕下易容的那一刻,一声枪响,他右肩处一凉,随即传来温热的感觉,放射性的剧痛瞬间传遍全身。

  靠!

  哪个混蛋竟然开枪!

  牧野苍霍然转身,本能地闪身躲到旁边一根路灯杆后,借着昏暗的光线,他看清了身后袭击自己的人。

  那是一名公安警察,此刻正稳稳地端着枪指向牧野苍:“够了,冒充风见先生的家伙,你已经跑不掉了!乖乖和我们回去,老实交代你和你身后那个组织的秘密!”

  这人正是风见裕也的副手酒井,传达了降谷零的命令后,他也追了出来,恰巧撞见了东广场上混乱的一幕,以及跑进巷子里的“风见裕也”。

  降谷先生吩咐过,一旦对方做出反抗行为便就地击毙!酒井注意到牧野苍手里有枪,为了尽量减小损失,他当即叩动了**。

  “挣扎是徒劳的,”酒井冷酷地说,枪口移向路灯杆,“我已经通知了同僚们,束手就擒的话,或许你能少吃点苦头。”

  “……”牧野苍咬紧牙关,捂住伤口的手已经无法阻止不断涌出的鲜血,体力在迅速流失……难道这里就是他的终点了吗?怎么可能甘心啊!

  细小的路灯杆根本没法充当掩体,沉默以对的话,那位公安恐怕会再给他一枪。

  “……我没有和公安警察作对的意思,”牧野苍刻意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试图拖住酒井,“今天的事情只是个误会,我……”

  回答他的是一声枪响,**打在水泥路牙上,距离牧野苍的脚尖不到几厘米。

  “别和我废话,”酒井不为所动,“限你五秒钟,再不主动出来我就开枪了,五——”

  ……

  天空开始飘起小雨,冰凉的雨丝从天而降,落在伤口上,很疼。

  牧野苍沮丧地仰起脖子,心底第一次涌起深深的无力感。他似乎已经尽力了,但是层出不穷的意外仿佛筑起了一座坚硬的城墙,胜利的果实就摆在墙内,他却拼尽全力也无法触及。

  这个游戏,真的太难了啊……

  现实世界的记忆模糊不清,但是他可以确定,现实生活中的自己,只是一亿霓虹人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位,工作,休息,周末会去公园喂流浪猫,或者到疗养院做义工。

  没有频发的凶案,没有惊险的卧底生涯,寡淡得如同白开水一般的生活,却是最令人向往的宁静。

  ……

  “四——”

  ……

  游戏中的日子,是冰冷无情的。

  说实话,对于游戏匹配给他的身份,牧野苍到现在都无法适应。“科纳克”腥风血雨的人生经历只是光屏上一段没有感情的文字,牧野苍读着这段干巴巴的资料,就像阅读图书馆里千篇一律的人物传记,始终无法产生共鸣。

  他已经尽力使自己的言行贴合角色了,但资料上那个卧底数年的组织干部,终究不是他。他不习惯警视厅高强度的工作,不习惯鲜血淋漓的案发现场,更不习惯脸上堆起虚伪的假笑,和一众红黑方大佬斗智斗勇。

  他只是柯学世界中的一名异乡客,独自完成着没有最坑只有更坑的任务,血泪都默默咽进肚子里,转头还要摆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快要疯了。

  牧野苍紧紧按住肩膀,痛觉灼烧着神经,视线被生理性的泪水模糊,他真的很累啊……他发誓他从来没有受过枪伤,为什么要在游戏中经历这种折磨!

  【你要放弃了吗,苍君?现在退出的话,就不用忍受痛苦了哦?】

  ……

  “三——”

  ……

  导航无机质的声音,与身后酒井的声音混合在雨幕中。

  牧野苍想,他参加游戏的初衷是什么来着?

  对了,是他的朋友。牧野苍记得他有一个中学起就关系很好的朋友,或者说是最亲密的挚友也不为过。这位朋友还有另外一位竹马竹马,午休的时候,他们三个人经常坐在天台上一起吃便当。

  牧野苍讨厌芹菜,但是朋友却坚称芹菜是富含纤维的营养食品,便当盒里每次都有芹菜,那家伙嚼起芹菜来嘎吱嘎吱响,听得牧野苍腮帮子疼。

  游戏干扰了玩家的记忆,牧野苍想不起那位朋友的面容,只隐约记得那家伙的发色很明亮,仿佛能将人带进光里。

  他没有家人,玩得来的朋友也很少,所以格外珍惜这段友谊;但是某一天,一起意外事故中,由于他的失误,他永远失去了自己的挚友。

  那段时间他陷入了自责的泥潭中,悔恨与内疚如同杂草般疯涨,夜晚一闭上眼睛,噩梦便像索命的阎罗一样缠绕上来。

  去满天堂公司的时候,主管人田中在牧野苍耳畔低声说了这么一句话:“你那位朋友在游戏中等你。”

  ……当时牧野苍一个激灵,险些激动得扇田中一巴掌。

  他问田中,为什么会知道他朋友的事情,在游戏中等他又是什么意思。

  田中只回了一句:“通关到终点你就明白了。”

  ……

  “二——”

  ……

  现在想想,游戏什么的,或许只是个骗局。

  但是牧野苍不敢退出。如果田中没有欺骗他呢?如果朋友就在游戏尽头等着他呢?牧野苍不容许自己再次后悔,他就像个孤注一掷的赌徒,管它是荆棘还是火海,闭上眼睛,冲就完了。

  【但是现在看来,你高估自己的能力了呢】

  啊,是啊,他真的是个很菜的家伙吧,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是真酒……妈的,堂堂真酒竟然被逼到这种地步,真给酒厂丢脸啊!

  牧野苍将尚能活动的左手探进怀里,他必须走到终点!事已至此,只能拼一把了。

  ……

  “一——”

  酒井的话音刚落,牧野苍飞快地转身,抬起左臂就是一枪,他左右两只手都能灵活使用**,这一枪虽然是盲打,却角度刁钻地擦过酒井**的手腕。

  酒井手臂一抖,枪口顿时偏移了方向,趁这零点几秒的功夫,牧野苍毫不犹豫,紧接着一枪射向酒井的小腿。

  “呃!”酒井吃痛,顿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然而牧野苍并不打算放过他,又是一枪打在了他的右肩上。

  “我呢,素来是个真诚的人,礼尚往来而已,你千万不要生气哦~”

  牧野苍飞起一脚踢掉酒井的枪,这次他换上了一种甜奶油般滑腻的音调,确认面前的公安已经丧失行动能力后,他抬脚踩住这家伙的肩膀,然后伸手摘下对方的耳麦。

  “摩西摩西~是降谷先生吗?啊,还是叫你波本比较好呢?……不要那么严肃嘛,虽然我知道了你的身份,但是非常善良地没有告诉别人呢!”

  他已经想清楚了,自己从一开始就犯了一个错误:当初他知道安室透的身份、并且拿到风见的手机后,应该第一时间把波本约出来除掉!杀掉波本,公安的计划自然就会瓦解了!

  可惜他还是太仁慈了啊,牧野苍冷笑,不,或者说,他的思维还停留在“玩家牧野苍”的阶段,就像狼人杀时拿到狼牌一样,心里发虚,面对安室透、赤井秀一这些红方大佬,气势上先矮了一截。

  但如果是卧底多年的科纳克,就绝对不会有这种畏惧心理!别忘了,那个时候他在暗,安室透在明,掌握着主动权的是他!换做科纳克在场,想的肯定是如何尽快做掉波本,而不是遮遮掩掩、担心自己暴露!

  说白了,他潜意识里一直把自己和“科纳克”当作两个人,然而想通关这个游戏,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将自己完全代入角色!他是黑衣组织的卧底,发现了红方卧底的身份,不立刻干掉对方,留着过年吗?!

  这个道理他直到今天才终于明白,好在不算太晚,之前有失误,现在就要弥补回来。

  “你一定想知道我的身份吧?这样好了,你一个人去附属大楼的天台上等我怎么样?你可爱的下属现在在我手中,拒绝的话,他的脑袋就要开瓢了。”

  牧野苍笑着说,然后他将耳麦扔到地上,一脚踩碎。

  安室透真是一个非常敏锐、也非常麻烦的人物,牧野苍猜测,发现风见被顶替的人恐怕也是他;如果不赶紧杀掉安室透,未来他一定会给自己带来更多威胁。

  安室透发现风见裕也被顶替后,意识到他公安卧底的身份极可能已经暴露,或许会放弃行动,选择撤退……这可不行,他今晚必须得死。

  牧野苍舔了舔手上的血迹,腥甜的味道很不错呢~如果这血是从波本身上流出来的,想必会更加美味吧?

  他选择天台做为见面地点,是因为科恩和基安蒂还埋伏在附近的高层建筑上,如果安室透敢带着下属过去,那两个人立刻就会发现,到时候不用他动手,狙/击/枪就能送波本上天;

  反之,安室透独自赴约的话……天台上可以随意开枪,不必担心引来旁人。

  牧野苍一掌劈昏酒井,转身往附属大楼走去。他撕下衣服为伤口做了简单的包扎,血还在往外渗,但他的精神已经达到一种近乎癫狂的状态,完全感受不到疼痛。

  ——来吧,亲爱的波本,你把我害得这么惨,就让我们看看,今夜的丧钟究竟为谁而鸣。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为什么又没码完二更......

  抱歉更晚了,这两天睡眠不足有点头疼,昨天码到一半撑不住睡了,白天有课,晚上才来得及码字。

  p.s.:看到有小天使指出主角太废物了,又作死又犯蠢,对不起卧底的身份,因为涉及剧透我不能说太多,大家可以这样理解:小牧在进入游戏前就是个脑子好使一点的普通人,不要拿他和乱步陀思比,他是被迫接受“科纳克”这个身份,所以刚开始肯定和文案中提到的形象有差距。但是他会慢慢成长,会慢慢由“牧野苍”向“科纳克”转变,我没有让他一开始就以运筹帷幄的形象登场,是想写出这个转变的过程(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写得不太成功),这一章他开始黑化啦!你们期待的卧底大佬很快就会出现啦!

  感谢在2021-06-07

  00:16:39~2021-06-08

  00:03: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来点评论

  1个;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起飞飞飞、阿醉、琴殿、恋人先生、被数学撸秃、尧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培培

  20瓶;韩金山

  17瓶;慕容已墨

  15瓶;why、阿醉、123、雨文、今天咸鱼了吗、卿若溪_、清韵一梦

  10瓶;仲夏夜

  9瓶;戚柒笔

  6瓶;不要再交智商税了

  5瓶;汐川渡、爱新觉罗.胖橘

  4瓶;清渊、我是你大哥叶英啊

  3瓶;木夕、禅悠

  2瓶;唐微凉、晴天雨、云书、胖47、拾柒的月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我在警视厅当卧底");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最新章节,[主柯南]我在警视厅当卧底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