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小说:忧伶昙 作者:滑向永恒的开端 更新时间:2021-12-08 09:53:46
  易晶晶感觉头脑发胀,睁开眼睛已是清晨。

  鼻中的味道不是自己房间的味道,并不熟悉,也不陌生,介乎两者之间,一股浓浓的男人味儿。

  她撑着身子悠悠坐起,手臂和腰有点酸。双手搓了搓紧巴巴的脸,有眼屎。

  她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所处的这个房间:关闭的窗,对拉着天蓝底色的白花窗帘,床尾相离一步处立着一个颇有些年代感的二次三开门的实木衣柜,床身一侧靠着白色的墙壁,一侧伴有一只漆皮斑斑驳驳的实木床头柜,上面放置着一盏蒙罩台灯,里面的灯泡还亮着,灯光透过磨砂灯罩,黄蒙蒙的并不刺眼。床头柜上还放着一只牛皮纸袋,那纸袋原封未动,还没有被打开过。昨天的昨夜,她还没来得及打开纸袋一看究竟就被门外的一双惊奇而又欣喜还又掺和着几分迷惑的眼睛吓得哧溜一下钻回了被窝。昨夜种种纷至沓来,迷迷糊糊记得:他好像把我抱到床上,放到了被窝里,然后……?

  易晶晶甩了一下有些发沉的头,

  “然后!”

  她心里大叫一声,连忙掀开裹在身上的被子!

  呼——!一股怪味道,裹在热被窝的气息里扑面而来,抚耳而过!

  如此让她心慌慌的时刻,眼中所看到的——不知该算作惊喜,还是相反。说不清有多少种情绪一起涌上心头,同一时间搅和成一锅粥。

  双腿间隐约的渍痕,昭示着昨夜身体对自己意志主权的背叛。裤子里面又黏又皱好不难受。

  昨晚就那样睡着了吗?晶晶努力回忆着‘然后’之后的然后……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没有给我……脱衣服?她想着,眼睛又确认一遍,“他没有给我脱衣服”

  “你希望他给你脱衣服?”一个声音问。

  “他不该吗?”另一个声音反问。

  “应该吗?”一个声音不答反问。

  “不应该吗?”另一个声音也不答反问。

  “不该吗?”

  “该吗?”

  “不……?”

  “都别吵了!”晶晶大怒,“都结束了!”

  “都结束了……”易晶晶默自低喃,眼眶泛红。

  她心里清楚——一切,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

  门开了,是他,手上端着洗脸水。

  晶晶下床,赤脚穿上她的鞋,没有抬头看他那张灰败的脸,默然擦身而过,走出房门,走出院门,走到自己的爱车旁。

  从来没有过的对爱车的强烈的亲切感,一时涌上心头。

  她伸出指头,轻轻触摸爱车的车门上端的车顶……眼泪,不知不觉顺颊而下,洗过两道夜的痕迹……

  东野承欢定在原地,他眼中的杂乱繁复的情感在水光中千回百转随波晃荡,终于忍耐不下,放下盆子,追了出去。

  易晶晶按动手中的遥控器,车嘟嘟两声解除防盗系统。指尖触上车门……犹豫却像泥潭一样黏稠,她挣扎着想要把手移向车门把手,可不争气的身子却极力跟她唱着反调。

  她要逃离这里,离开这个冰火交织的恐怖之地……可她不愿意离开,想要在这冰寒火炙之地涅槃重生……

  她恨她,就像晶晶恨晶晶!

  她恨那只软弱无力又苍白丑陋的臭手!好恨!好痛苦!

  辛辣的痛苦使她呼吸困难,一只有力的大手凭空出现,理所当然,又在意料之外,生生扣住她悬而无力的手腕,她猛然转身,正扑进那一个曾经可靠、又温暖的胸膛!

  好想……这醉人的胸膛,即是永远……

  好想,再一次成为铁门下的木姨奶,哪怕就此,失去生命……

  好想……

  凄哀的哭声,掺随进玉米地里的清醇晨风袅袅而升,复又飘然上坡,吹进坡上村庄。

  “他家出事了?”村头晨起锻炼的老人互相问。

  是时,风中有一个声音说:“不!那是一对即将天各一方的恋人在作最后的吻别!”

  女人挽着男人的一条手臂,站在合适不合适的距离,看着眼前朦朦胧胧的伤离别,想哭,又好笑。

  日升一揸,又一指……时光,焦急等待着最后扯出的粘丝丝。

  长吻离别伤是痛,只恨绵绵也匆匆……

  这对共过生死的新鸳鸯,还没有来得及筑巢下蛋做他们的比翼蝴蝶梦,就给狠心路人用棒球棍打散了……

  相逢,是艰难的缘分;

  离别,是缘尽的艰难。

  晶晶擦了擦源源无尽的泪水,强颜作不出欢笑,她用尽身心之力对他挥了挥手,艰难打开她的车门。

  “慢着!”一个极富穿透力的、可怕女人的声音逆风而来。

  晶晶身子一抖,耳中欺入这冷冰冰的叫唤——沉到谷底的心,被压扁在了冰冷的砾面上,继而破碎。她仍礼貌转身,对来到身前的女人点头微笑——如果那张流着泪的脸,其上的表情能算作微笑。

  “把你的东西带走!”女人看着她下巴尖端的水珠串落,抿住微颤的唇,递过来一个什么东西。

  晶晶不由伸手,那东西就落在手上。

  是一只牛皮纸袋。晶晶只觉得天在旋,地在转,脚下一个不稳,一只手下意识扶住打开了的车门。

  东野承欢不由自主伸出的双手,又缩了回去。

  结束了吗?

  结束了吧?

  结束了……

  晶晶拼命呼吸,低头,钻入车中。

  “慢着!还有这个!”

  一只好大的愰影呜地丢进她的怀里,砸痛了她的胸口……是一只陌生的背包,却不是她的东西。

  她强撑着一丝清醒,强生出一丝疑惑,不得不下了车来,满含伤心泪水,仍然对这外柔内狠的女人极尽所能礼貌地颤声说:“阿姨……这,不是我的东西”

  女人却置若不闻,看也不看她。

  “还有!把你的狗也牵走!我们不想替你喂了,太能吃!”

  双眼早已模糊的女人咬牙照着东野承欢的屁股狠踢一脚,粗鲁地把他踢进易晶晶的怀抱。

  终于……

  女人温柔地笑了,

  开心地笑了,

  笑得那般令人心疼,流出好多,好多的眼泪……

  是那个刹那!

  什么东西在晶晶的胸口里面爆炸了!

  在这亿亿万万又万万亿亿分之一秒的时刻里,她已粉身碎骨!——不!她,被丢进了核爆中心!——不!她已置身在塌缩到极点的恒星内核中……

  她猛地把怀抱中的狗推翻在地,直接推他个黑狗抢屎!

  激动若狂的姑娘飞也一般冲进眼前女人的怀抱,情绪嘭然爆发:“妈——!妈——!”

  妈————————!

  幽谷中,有奔涌的热泉,如间断不间歇的狂潮,直教血肉之躯,化为缥缈飞羽……

  “大清早的,那家伙揍他媳妇儿了?”坡上老人们遥望着坡下玉米地里的那进暗愰不清的小院,互相问。

  “太可怜了,揍得直叫妈!平时为人可以呀,哪个不知道他疼媳妇儿?”一老人停下手上的晨拳动作,脸上不无疑惑。

  “老俗语怎么说来着:黄豆割生不割熟;媳妇娶丑不娶俊。树怕招风猪怕壮,庄稼汉怕娶俏婆娘!他家里的恁地水灵俏模样,看着都不像庄稼人,鸡窝里蹲不下金凤凰……”另一个老人住了手中剑式,喋唠不休。

  “指不定偷了汉子露了馅儿,我看还是揍得轻!正该揍断她的贱腿,就老实了!”对面满脸纹路深刻的老太婆翘了翘年轻时就上扬的眼角,口沫也溅。

  近侧老汉对此辞颇不以为然,瞥一眼身旁矫色横溢的老婆婆,驳斥道:“你老嬷子懂个毬!现在是法治社会,打人那可是犯法的!那叫家暴!不懂别在这儿瞎叽歪!”

  “咋?!你个老东西看不惯啦!不守妇道不该打吗!依我看正该往死里打!”老婆婆横过来凌厉一眼,怒从心底起。

  老汉晨起时的平静心情顺势激荡,故作不屑扭脸看向坡下玉米地,偏嘴‘嘁’了一声,“狗屁不通!”

  老嬷子耳尖专听着呢,早料到黑狗嘴里吐不出白象牙,共同生活几十年,老头儿一张嘴,数都不用数她就知道能屙出几个驴屎蛋儿,“你个龟孙说的啥!我说我的你心惊什么!也不撒泡黄尿照照!一脸的老褶子,耷拉得像狗毬皮!离了八丈远人家小媳妇儿看了都干哕!”

  这话忒也明显,意思说,你想好事儿没有自知之明!

  起初老头儿实是在就事论事,不想这老妖婆哪壶不开提哪壶,此时他就想起古语还曰:揍怕的媳妇儿揉倒的面!立即怒发冲了冠,破口就骂,“我&*¥%……”手指着老婆婆布满细纹的鼻尖,唾沫乱溅,看劲头随时就要动手。

  老婆婆嘴上如何肯吃亏,张口就来:“我日*%¥#@……”

  “长春!咋了这是?!”老头老太太们一看这阵仗赶紧声劝。

  长春老汉骂得挺凶,指指戳戳又跺脚,就是不见动手。

  老婆婆还偏就把脸伸过去迎着那扬起的老手,回骂得更凶,而且似乎还技高一筹,句句不重样儿,连唾沫星子都随着那两张老而弥坚的褶皮嘴唇迸出各种新鲜花样。

  老夫妻仗打了几十年,文武兼施,如今这年岁只能文斗不能武斗了。一来旁人看了笑话,二来武斗的资本没了,力不从心了,所以二人都入了文职;

  很快有一天,文职也干不动了,也就闭嘴了。

  老头老太太们一看这武仗打不起来,纷纷上前,各自把人拉到一边劝架。

  喊妈的声音没了,或许是风转了向的缘故,再听不到了。晨练的村中老人们群中气氛有些不太和谐,约摸时候也差不多了,就各自散伙,各归各家吃早饭去了。

  离别的结局逆转如此之大,易晶晶和东野承欢以为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要么就是幻觉?心理上仍然不敢全然接受如此现实,怎么也踏实不下来。

  常言说,捧打的鸳鸯各自飞,孤独终老……敢情还有这操作,就把鸳鸯往一块儿赶着照死里打?

  尤其是东野承欢,惊喜和激动早在黑狗抢了一嘴巴屎(泥)的时刻就把他抛到了云里霄中;而同时,蓦地一道梁楦在心里……仿佛牛郎看到了织女,激动万分,泪流满面,张开双臂奔向彼此的怀抱,突然一道天河横亘眼前,过去无源头,未来无尽头;又像一座高不见顶的大山,翻越不过;还像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渊,无法跨越……

  那是一句无言的承诺,一道牛皮纸做的银河,里面充满了无数颗银币做的星星……

  离别总煽情,却在早饭后。

  再一次。

  这一次,易晶晶带上了她的狗。她吃饱上路,人家也替她把狗喂了——最后一次。狗坐上副驾的那一刻,就又一次脱去单身的外衣,露出男朋友的原形。晶晶知道他的忧虑,见他从云霄里落回来就意志有些消沉,就来气,抓住他的衣领指着他的鼻子尖儿威胁说:“你夺了人家的初吻,休想拍屁股抹嘴走人!告诉你,初吻就像一张船票,我剪了你的票,你上了我的船,就要与我同舟共济!就得和我一起努力,你有精诚,我爸妈就算铁石心肠也会被你打开!”忽然晶晶面色一转,眼睛里就带出审判的光芒:“除非,……除非你承认那天晚上对我说的话算放屁!”

  放屁两个字晶晶说的特别重,东野承欢当然明确知道那天晚上的话其实就只有长鲸吸水般浓缩成的那一个字——我喜欢你!

  “说你愿意!”晶晶的指头几乎触到了他的鼻尖,“快说!”

  “我愿意”

  “大声点!老娘听不见!”

  “我愿意”

  “水饺没吃饱啊!大声点!”

  “我愿意——!”

  “这还差不多”晶晶得意仰脸,这句比较满意。声音很响亮,震得耳朵里嗡嗡直发痒,一直痒到心里。作为奖赏,一个热烈的长吻封印上他的双唇。

  久久难分。

  你以初吻买了我的初吻,这第二吻就算添头,白送。

  女人等着与车内咬在一起的男女挥手告别,偏生这两个家伙像咬在一起的比特犬,女人等得直掉泪,实在不耐,流着眼泪狠下心对男人说:“回家!”

  入了院子,女人勒令:“锁门!”

  男人把院门上了三道闩、一道锁。

  “我心里难受,抱我回屋”

  男人抱着妻子进入内室,关门上锁。女人说:“带我飞!直到你飞不动……”

  胶着激烈的咬战终于歇止,唇与唇扯出老长的粘丝丝,也没分出个胜负输赢。好像落了个两败俱伤,身子某处似乎还受了内伤,而且是‘硬’伤,好不辛苦难受。

  挥手作别,才发现人去门关。晶晶羞意来袭,脸上红晕一直传染到雪山峰顶。

  手机铃声乍起,把迷醉中的晶晶吓了一跳!

  是青青,又在催她回家。

  末了青青在电话里烦恼问她:“你在干什么啊,我心里慌慌的,医院的同事见我脸红红的,还以为我发了高烧?”晶晶一阵惊慌,电话里吞吞吐吐:“我……我这里信号不好,见面再说吧!”

  “你是不是在干什么坏事?!”青青恍悟惊问,于是电话里只剩下一片‘嘟嘟’的忙音。青青这才后觉,舌头……好像也有点儿麻痛……。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忧伶昙,忧伶昙最新章节,忧伶昙 啃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