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小说:忧伶昙 作者:滑向永恒的开端 更新时间:2021-12-08 09:53:46
  车行半途,天已暮深。

  他们不得不在一个小镇上找了一家汽车旅馆过夜。旅馆是餐饮住宿一体的那种,一楼餐厅,二楼客房,住宿之外可为旅客们提供丰而不奢的饮食。车行大半天,他们早饿得肚子咕咕叫,东野承欢早饭也没怎么吃,此时早已前胸贴上了后背。

  餐厅不算大,有五六张桌子,装修简单,但很整洁卫生,一点不会影响到客人食欲。

  菜单很简朴,只有一张塑封的纸版,上面齐齐密密写满各种小菜和主食,其后缀着价格,就放在每一张长方形小餐桌上。吃饭的人还不少,形形色色,多数还是些风尘行色的行走路过的旅人或者货车司机。

  刚好偏角处还有一张空桌,他们就过去坐下。

  东野承欢拿起菜单递给晶晶,忽然间口里无词,动了动嘴唇竟没说出话来。他短瞬里居然懵怔了。

  有人说,一吻可定乾坤,二吻私定终身。事实证明,这话不尽不实,基本算是瞎掰——二吻过后,东野承欢没吻出什么乾坤,倒吻出了距离感。初吻给了悲伤的离别,吻的惊天泣地,两颗心都吻碎了,唯一心愿,就是在心碎的幸福中就这样一直吻下去;如果可以,那就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直到永恒的尽头。

  两唇再次相遇,就像天河两端的重逢……

  伤痕中虽有余痛却是无限甜蜜的,不然也不会扯出那么多口水丝丝……舌根痛了,舌头麻了,再加把劲儿难保不会演变成恐怖片。

  这是一种无法解释的距离感,像凭空而来的若即若离,又像某种患得患失……

  那一个从他眼中闪过的怔神,没能逃过晶晶晶晶明亮的慧眼,她扇动弯弯长睫,手搭这不自在的家伙的肩膀,下巴枕在手背上,用一种审判的眼神看着他的眼角里躲躲闪闪的余光。唇与唇相距不过寸余,女孩脸上的柔柔温香扑入鼻孔,东野承欢畏怯吸入胸中的那淡淡又浓浓的柔香就低下头去,心不争气胡乱跳腾起来。

  “票我已经剪了,别指望着还能退票!船已经开了,想下船你就跳海!我不拦着你!”女孩半是威胁半是恐吓,表情一副海盗调谑猎物时的胁迫嘴脸;区别在于,这是一张美妙的女海盗的脸就是了。

  本来不说这话还好,心里仍残余几分随吻而来的甜蜜,一路回味无穷。不料话一出口,姑娘心里陡然增生大股莫名气苦:怂包!阿斗!缩头乌……,忽又心生不忍,“算了,不骂他了,怪可怜的……”

  它桌食客多有看向这边者,目光均为美女外貌所吸引,眼中掠过狼性的贪婪。

  “没想到竟被这小子占了先!”有人想,“反正夜长,保不定还能轮上机会……”

  晶晶没有感知到周围飘混在空气中的污浊与龌龊的氛围,她压根儿就没有多余的注意力,一双眼睛就只盯着撅嘴可及的这张侧脸,骄横地提醒他说:“我妈说了,你是我的狗,让我牵走!你上了我的船,客船也好,贼船也罢,船不靠岸你就别想着下船,掉到海里淹死你!听到没有!”姑娘咬了牙,发了狠,声音不大,却极具威慑力,不容置疑,更不容回避!这种威慑效果趋于:只要你敢说个‘不’字儿,姑奶奶就不敢保证你的右半边脸上长不长得出五指山的图案!

  东野承欢肚儿里对姑娘的脸色本能发怵,他点点头,意思姑奶奶教训的是。姑娘的食指勾成一个好看的小弯,托住他的下巴扭向自己,明中暗里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了一幕蜻蜓点水。姑娘咂了咂嘴说:“记住,你现在已经是我的男朋友,早上盖过章的!”说着白了他一眼,“你点吧,你点什么我吃什么,别浪费就行”

  晶晶从来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富家千金脾性,她吃过苦,也受过累,有着异乎寻常的适应能力,生活中自然而然就养成了节俭的习惯。东野承欢几番思忖,终于还是顺应女朋友明面上的意思,点了一份回锅肉,一份炒青菜,又要了一份水饺。晶晶吃的香甜,吃相也不淑女,像条女汉子与吃货的联合体。东野承欢忽然在姑娘面前放不开了,吃相有些扭捏。并非作态,完全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学生,非但没受老师责罚反而还被她带到家里吃饭——大致就是那么一幅类似的情形。

  但他的心,痒痒的,不安分地跳……

  二楼客房没什么档次,不过设施倒还齐备——空调间,甚至还有洗卫一体的卫生间。倒是有一个怪异之处引起了晶晶和她男朋友的注意——客房的那张双人床正上方的天花顶上很奇怪地悬垂着一道‘工’字形的不透钢管架,即不美观,也看不出有何用途,就突兀地嵌在白顶上,像倒吸在房顶底面上的蜘蛛侠。

  晶晶和她男朋友对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几分惑色。

  一股说不上来的不祥的预感泛生心头,晶晶下意识往东野承欢身上靠了靠,紧张地抱住他的手臂,心里发怵:“这里……该不会是一间龙门客栈吧?”这话的同时,她的脑子里闪过许多影视剧里的恐怖画面。东野承欢又皱眉看了看那极简单的悬顶钢架,忽似猜到了什么,握了握手臂上的那双小手,“我想应该是吊挂那种圆形纱帐用的挂架。”

  他们两个也没住过几回旅馆,在城市中的生活数年来基本都属于两点一线模式,对于这种小镇旅馆内的设置不甚了了。这种吸顶式的装置到底有个什么用途?想破了脑袋,似乎也只有他的这个猜测比较合乎常设。

  晶晶想:兴许就是这个了,古书上不是说:

  隔纱窥软玉,恰似雾里看花,更教心搔……

  她‘心搔’,脸就止不住阵阵发烧。

  “我先去洗个澡……”晶晶红着脸说,心里慌慌,忽然发觉自己的胆子变小了。

  心里没了上下,突然莫名其妙还害怕,怕得一阵阵小心悸……

  “你……过来一下”她扶着卫生间的门叫他。东野承欢的胸膛里自打她说‘先去洗个澡’就开始擂鼓,这会儿听她叫自己,更觉心跳欲狂。

  “不许偷看!”晶晶指着已在面前的他的鼻尖,双颊上的海棠红已经蔓延到脖颈,鼻孔里开始冒热气。东野承欢抿嘴低头,又点了点头,头脑里不请自来的存货随之晃荡,胸腔里的兔子就被那放映中的媾火燎了尾巴。

  “我害怕,你别走开……好吗?”这话完全没了刚刚的公主口气,软糥又可怜,已是在向他发出请求。

  晶晶楚楚可怜,眨巴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待他又点了点头才露出安心的笑容。

  他转过身以背相对,晶晶才敢缩回身去,踌躇了一下,又做了一小会儿思想斗争,小心翼翼关上门,又从刚好能挤出一道目光的门缝里偷偷瞧了瞧门外站岗的人儿的后背,心里又踏实了不少。

  “好帅!”她心里甜甜感叹

  “那就叫他进来一块儿洗吧!”一个和她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孩对她悄声附耳。晶晶心里一突,吓得一缩头,赶紧收回目光。

  这一道安全门虚掩着,闪出一道拇指宽的细缝。她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不把它关牢。理由有一:她怕他听到门锁扣合时发出的‘啪嗒’声,以为那声音会在她与他之间变成一道无形、又有形的隔墙。换句潜于深层的话说:如果他能忍住不干最坏最坏的那事儿,而且还身具超凡入圣的自制力不顺从万一意乱情迷的女孩,她巴不得他能进来跟自己一起洗。

  事实上,这种美好的愿景,如此不切合实际的方案,抛开可观赏性不谈,其可操作性、可实施性,以及可操控性基本为负数——这无异于将浇透了燃油的干劈柴扔进熊熊正旺的大火堆里而期望它不会燃起来。又好比一只饿了二十多年的饕餮,你把一只肥嫩小羊塞到它的嘴里,吩咐它:“不准咬!不然不带你玩儿了!”,大概那饕餮真的做到了的时刻,也就是它暴血而亡的时刻了。

  晶晶是一个感性与理性并重的女孩,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仙子。而且,她还是一个很矛盾的女孩子:既传统,又前卫;既胆大,又胆小;有时大大方方(比如在医院里伺候恩人的时候……,又比如从来也不习惯于裸*睡的她居然敢在他家、他的房间、他的床上、当着他的面裸*睡),有时又会怕羞,羞到心里慌慌,胆小的要命,那就是现在。

  透过磨砂玻璃,姑娘能清楚看到那一块帅哥形状的剪影,丝毫不会因为变形而对那英伟的身姿造成美感上的影响。她只看了一眼,或许两眼,就不敢再看映在玻璃上的那一抹好看的形象,胡乱冲洗了一阵就慌手慌脚套上了自己的衣服……而身体表面甚至有些地方的皮肤一开始就是干的,根本没来得及和水有一个亲密接触,更不可思议的是,惊慌中连内裤都穿反了。

  直到扣上外衣的最后一颗纽扣,易晶晶驿动的心绪才忽然放松,渐渐趋向平稳。她暗呼好险,如此一个冰清玉洁的纯情女孩差点被一个胆大妄为的又坏又轻浮轻佻的女孩给夺了身体的控制权!

  那坏女孩一心想要把门外的帅哥拉进来,来个鸳鸯戏水水长流!

  冲出卫生间的门,易晶晶两腿打颤娇*喘连连,长长的头发还是半干不湿的。

  东野承欢见状急忙架住她,不无担心地问:“怎么了?”。她只抬眼瞄过他的鼻尖又赶忙惊恐地偏开目光:“没……没什么,里面有些憋闷”,脸像是被洗脚水给烫了,热辣辣的,止不住阵阵升温,她感觉胸口里面有一只异形已飞快地孵化成形,开始觉醒躁动,随时可能冲破她的胸膛扑到他身上撕他的衣服。

  凭着仅存的本能,她推开他,慌不择言:“你……你赶快去洗……去洗”,离了他的怀抱,异形忽失目标,终于没能冲破她的胸膛,这才缓缓沉寂了下去。

  就在东野承欢紧张微抖的手就要触碰到那扇要命的卫生间小门的那一时,易晶晶的体内又有不明生物蠢蠢欲动,极力在她耳边吹奏挑战她心理承受能力极限的靡景之音,惑乱她那一颗懵懂的少女心。此时她的心,已变成大脑的奴隶,而脑瓜子里面嗡嗡的,各种教人三观尽毁的多年来不可避免接触到的坏东西全都在这节骨眼上活跃起来,更有一股神秘而无可抗拒的强大力量支配着这一切,无序却目标明确地冲击着她里面那道脆如累卵的名为‘守身如玉’的防火墙。

  她以为自己就要被肉体招安,这么多年辛苦筑就的贞洁城墙今日正是该派上用场的时候,却脆弱到像一层可悲又可笑的废旧纸壳,才刚面临烈火考验就被轰然烧灭成为漫天飞灰!

  晶晶怕了,怕极了!原来喜欢上一个人这么可怕!原来肉体的欲望可怕到如此让人心惊胆战!

  “别!别洗了!”晶晶已经是声带哭腔,她吓坏了。两只小手拼命攥紧胸口的纽扣,生怕那一对玉女雪峰突然挣破了衣衫,挣脱了纽扣……

  东野承欢如释重负,他的内心实也是慌得一比,所面临的考验与晶晶同出一源,甚至更加残酷!相对于晶晶对某些毁坏三观的东西还在懵懂的状态,他所接触到的则更加清楚直观,且深刻丰富,变化多端,于理论并推演已算资深,只是从未应用于实战。今晚无异于亲临其境,对身心所造成的冲击更不必说。如此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深深喜欢着彼此,换用更伟大的一个字那就是已经爱上了对方,而且早到了应该享受鱼水之欢的年龄。如此干柴烈火,一颗火星必然引发山林大火!

  无比糟糕的是,这洗澡间的设置,明显就是一个坑!一个大大的水做的打火机!透过那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就能看清里面的燃料深浅,形状轮廓……

  此时此刻,两个已到了理智承受力临界点的男女,亟需冷静!晶晶背对着东野承欢,深呼吸,再深呼吸,室内的空气黏稠的就像凝胶,好不容易吸进鼻孔里又被它的弹力给收了回去,总也吸不进肺里。

  东野承欢更不好过,但他是男人,天然承受力就比晶晶强,一只手紧抓着门框,身体某处说不出的酸苦疼痛,他管不住自己的目光,只能闭上它。

  考验来的如此迅猛,让两个毫无心理准备的焦渴中的年轻男女不知该如何招架。如此情势之下,如此默契,不敢与时俱进放飞自我,却共同苦守着心目当中最原始的叫世人嗤笑的对爱情的信仰,如此一对可怜的另类,也真是苦了他们了。

  好辛苦……

  窗外,不时有车辆经过大道时所发出的噪声,驳杂而显嘈乱。时不时还有车喇叭或远或近按响。看来这小镇地处偏僻,却也附属交通要道,难怪汽车旅馆兴盛。这些声音多少也分散了这对差点自燃了的男女的注意力。首先冷却下来的是晶晶,窗外的车辆声像汽车的语言,里面包含着许多信息。随之五感也开始悄悄发挥作用:室内环境完全是陌生的,怎么刚走进来的时候没觉得?气味怪怪的,说不上来,有人造制剂的工业香料味儿,这并不奇怪,正是旅馆惯用的用来遮掩住客离店后留下来的各种气味的最有效的手段。但仍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怪味儿,本不明显,一经注意便浓烈无比地刺激着易晶晶的嗅觉神经!

  晶晶皱了皱鼻尖,循着气味浓度尝试找出气味源。东野承欢本来热火消退艰难,晶晶忽然变得神经兮兮起来,搞得他也跟着有点儿紧张,随之烧死个人儿的欲*火也悄悄而迅速地消退下去。

  客房内空间本也不大,一张双人床就占去三分之一,床一侧三步远前窗正下方摆放着一只长形沙发——属于居家好男人夫妻吵架时老婆不让上床时必备的那种。晶晶四下看了看,墙上、地面、床上,倒也显整洁,此刻忽然灵敏起来的嗅觉牵引着她的脚步向着沙发走了过去。

  沙发挺长,占据除门之外大半面前墙的长度,墙与墙的夹角处搁放着一盆假花,在沙发的里侧,这样从视觉上来讲要显得雅致一些,使沙发看起来不显单调,属于常设。

  不知是不是好奇心作祟,还是那气味让晶晶感觉到一丝丝不安,她追循着那气味的源头来到沙发、墙角、和花盆所在的角落。目光所及,她先是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正一脸疑惑走过来的东野承欢,又转回头眯起眼睛,略显戒备地慢慢蹲了下来。

  沙发和花盆的缝隙间,几团皱巴巴的卫生纸胡乱扔在沙发帮的跟脚下面。被沙发完全遮挡,除非站在房间中特定的位置,不然很难被发现。而这个特定的位置,晶晶就站在这里,并且还蹲了下来。

  这明显是旅馆的疏失,保洁卫生方面做的不到位,在住客人走后,新住客到来之前没有彻底把房间打扫干净。

  气味明显比之先浓烈了许多。晶晶甚至感到刺鼻,想要打喷嚏,但害死猫的好奇心又迫使她向前凑了凑,倾身去闻。

  似乎,某一刻,脑中闪过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那气味……就像……就像,记忆中,某只垃圾桶里……!

  “啊呀!”晶晶惊叫着跳开,好像突然看到从沙发底下钻出一只老鼠!

  这一跳,正巧撞进刚好走到她身后的东野承欢的怀里。她的惊叫声中透着几分古怪的暧昧,东野承欢慌忙抱住她一扭身把她挡在了身侧,定睛看向使晶晶受到惊吓的所在——那……是一片散落于地的白物。

  那是……?

  对于晶晶的艰难而又懵懂的领悟,东野承欢几乎是在条件反射间就识得此为何物!

  “那是……那是……男人的……”晶晶凌乱,不敢正眼看地上的‘危险品’,缩在东野承欢怀里,再不敢大肆呼吸。她那时为他收拾房间,见识过此物,当时只感到心里甜蜜,隐约为它发出的气味所吸引,而且还有一点点小沉醉;不想‘物是人非,时过境迁’内心的感受却已大相迳庭!

  是该推开他……还是该抱紧他?

  晶晶里面乱成一片皱巴巴的白物,胸中那颗少女心絮乱得像宠物猫爪下的绒线团,完全丧失了决断力。

  两群野兽,已近肉搏战之距,轰然聒噪!

  短暂的躁动并没能使东野承欢丧失理智,相反,他巧妙地转移了自己的视线:这明显是前次入住的住客留下的‘遗’物,直观上就可以判断出至少是一男一女而不是单男或单女,毕竟这种沙发的用途,说不清道不明,广泛又暧昧;他不敢冒冒然打开脑子里的记忆库开关,那里面的存货一时半会重播不完,自动播放功能不得不临时改成手动,并把权限设定为管理员加密级别。此时他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如果退房时旅店工作人员发现这些东西会怎么想?这些东西看起来还是‘新鲜出炉’的,那岂不等于说……莫名其妙替人背了黑锅,偷牛逮着拔橛子的?那可就跳到黄汤里也洗不清了!万一旅店刁钻找茬,以什么奇奇怪怪的理由要求赔尝保洁费之类,那就真比大头还冤了……替人打扫战场销迹显然也不现实,想想都觉着又冤又恶心!

  头一回住这种旅馆,居然就碰上这种东西,稍一思想都觉着晦气!晶晶缩在他的怀里,窥见这家伙的脸上有些烦郁,大致也猜到他在想些什么,思虑也潜移到他的思路上来,“这……怎么办啊?”

  晶晶想到退房走人,但两个人轮换着开了一天的车,已经相当疲累,加开夜车,疲劳驾驶难受不说,还很容易出事故,显然不妥。住下来……这实实在在是个问题!

  “不然……想办法把这些……”某些字眼儿她不好意思说,脸上泛红慌又改口:“……把这些脏东西弄到垃圾桶里去?”

  “算了,不关咱们的事!”东野承欢暗叫倒霉,但无论如何也要与这些从别人出来的恶心东西划清界限。不翻寡妇墙,不怕鬼上房!总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不是还可以DNA鉴定的吗!

  东野承欢本是要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梳理一下烦燥情绪,转念又改变了主意,转脚才走出一步想要坐到床上去,看到床上那铺展整齐的被褥又产生了心理障碍,满眼都是从床头到床尾的春宫大战幻象,搞得他口干舌燥气不顺,还郁闷个半死。

  干柴烈火正要起,忽然浇下一场及时雨,这雨却不是这对男女今晚想要的——是酸雨。晶晶脑袋里基本没什么存货,要么属于纯理论范畴,要么就是些柏拉图式的东西,也是因为从小家教比较严格,这姑娘直到在学校里学了生理课程才接触到这些方面,也是懵懵懂懂,一知半解——有钱人家的孩子上学,特别是像她家这种特别有钱的豪门子女,自由度其实相当有限,一般人对她都是敬而远之,属于可望不可及的那种。所以直到大学毕业,连个男朋友毛儿也没能见到一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不喜欢上层社会圈里所接触到的,或者与她有所交集的男孩子,其中不乏她的仰慕者和追求者,但这些公子哥儿富二代骨子里流淌着的,说好听点儿都是些纨绔风流的血液,实际上都是些龌龊下作的污流。而偏偏这姑娘又是一个吃得苦、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特立独行的女孩。综上原因,晶晶很是苦恼了老长老长一段时间,直到那道晕头转向的铁栅门被她用弹翘的屁股顶翻……

  “咱们……睡觉吧,我是说……咱们休息吧!开了一天的车……”晶晶的脸仍还是红红的,见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情急之下没话找话,这也是她脑子里唯一还能想得出来的东西了。只是说到‘睡觉吧’三个字的时候,胸口里的小兔子突然就极不安分燥跳起来,又把她吓得不轻,赶紧把话说圆了,免得他……往歪处想……。

  她努力使自己虚悬着的心保持在相对平稳的状态,凶狠管束着自己的眼睛不让目光投射到他的身上,余光是管不住的,就由它去吧。

  东野承欢一时无所适从,干杵在原地,眼看着晶晶掀开被子跪上床沿抚整床褥,又怔神,目光不期然落到她高高撅起的桃形的屁股上,身体里‘嘭’地一声有什么东西突然就炸了!他不敢给自己万分之一秒顺思而下的机会,猛然转身冲进卫生间,慌手慌脚拧开水龙头,一头扎进脸盆中!

  似曾相识的一幕,再又残忍地折磨了他几乎分崩离析的脆弱的理智一回!

  “哎呀!”

  惊呼从床的方向低低而又刺耳地传来!带着几分惊讶和怯意。可怜的东野承欢惊魂未定,立即又从卫生间里反冲了回去。

  一脸水的东野承欢再一次冲到床边,晶晶胆怯地指着几乎已被她抚平整的床单,小意地看着他,弱弱地说:“有……有……毛毛!”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称呼床上发现的扭转过几道弯的一头尖的黑色细丝状的东西……其实她知道那些词,叫出口实在难为情。……除却她自己不说,这东西她在他床上也见到过,非但没有负面感觉,还反而生出一种亲切感,而且还曾捻在指间,试试看能不能捋直了,放在鼻前,闻一闻,是否有他身上的味道……

  可是到了这里,除了上面的诸般反应,她还感到阵阵恶心欲呕!

  一而再,再而三,潮起潮落,偏生就像有只执着的倔犀牛一直冷眼旁观,一次次就等着冲过来灭火!

  两个人心里的诸般滋味全都搅混在一起,热火终于被搅得七荤八素,一时半会儿恐怕难以复燃。

  晶晶稍一受到惊吓,东野承欢就心疼得受不了,胸口里说不出的烦闷,再不容分说,直接上手,一阵操作猛如虎!

  床上只剩下一张椰棕床垫,被褥被东野承欢卷成了一只滚筒丢到沙发上,之后仔细拍打了一遍身上的外套,以防可疑之物沾染。一遍,再一遍……

  晶晶的眼中,他仔仔细细用手抚扫着床垫,一遍,再一遍。姑娘一时怔怔出神,望着他细致入微的动作、专注中透着坚毅执着的神情,

  只觉得他……好帅!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忧伶昙,忧伶昙最新章节,忧伶昙 啃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