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小说:忧伶昙 作者:滑向永恒的开端 更新时间:2021-12-08 09:53:46
  夜,是昨夜的夜。

  或许不是。

  女孩,和她的男朋友,和衣躺在无被无褥的床垫上,相拥而卧,身上盖着自带的外套,头枕着外套折成的豆腐块。

  “我梦到你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原野上拼命奔跑,突然凭空出现一只白色的恶魔,恶毒地向你扑过去……”

  黑暗中,东野承欢仰面望着天花顶上的工字形钢架,身子因余悸而微颤。晶晶耳朵贴在他的胸口上,倾听着他心的声音,她像一只胆小的考拉,抱住他的一条胳膊,双腿紧紧攀住它夹紧了,这样就不用担心会从树枝上掉下去。

  她悄悄分出一只手,把外套往他身上扯了扯,假装不经意伸展一下胳膊,却被他趁机从她双腿间抽回手臂。他的动作毫不遮掩,双手展开外套把她的身子包住,紧拥在胸口,她一声嘤咛,双腿失了攀附,不得不改换姿势盘住他的一条腿。

  “那不是恶魔,……是一只花圈……”晶晶幽幽地说,声音有些空洞,似是在述说着别人的回忆,手指头无意识地抠弄着他外套里面衫衣上的纽扣。

  虽然,那些可怕的经历已经过去,可对于东野承欢,这一切已经深深种植在他的心地里,生根发芽,无数向下生长着的根须,无时无刻不在抓扯着他的心;一想到她独自一个人面对那些残忍可怕的事,他心痛如锥,后悔,悔恨,痛恨自己,痛恨自己草率的决定,痛恨自己的懦弱,痛恨自己……

  “我恨我自己!”东野承欢眼角溢出水流,身子也在颤抖。

  “我也恨你,怂包!”晶晶抬起头,扭脸咬他的肩头。

  叩叩叩!

  有人在门外轻轻敲了三下。

  “先森,要不要看杂技表演?”一个清脆甜媚的女子声音穿透室内的黑暗空间传入床上二人耳中。

  一瞬间,东野承欢脑中转过好几个念头,忽然就定格住了某种可能性,同时间全身一耸弹坐而起。晶晶猛然也随着他的身子坐了起来,心突突直跳,下意识屏住呼吸贴靠紧了他的后背。

  慌神当中,二人同时生出一股陌生的不安。

  稍后又有同样的女子问话在隔了几间房间的某客房门外响起,……那房门应声而开……

  房门外的女子声音听起来口音很重,应该不是这个小镇子当地的人。

  “杂技表演?”东野承欢疑惑地问,一时也吃不准这女子来路,不是好像应该叫‘特别服务’之类的吗?……难道深更半夜这镇上有杂技夜场?不合常理啊?随即他就意识到,自己这一问是多么的愚蠢。

  “空中飞人,先森要看吗?”那女声回答。

  “空中飞人?”床上的男女异口同声低念,黑暗中彼此对视,仍然看出对方眼中的迷惑。

  但东野承欢眼中的迷惑,掺伴着许多复杂的心虚的东西,晶晶看着有些陌生,又似乎知道那是什么……

  东野承欢没有再继续问些愚蠢的问题,他想:万变不离其宗!虽然自己没经历过,但也猜个八九不离十——这应该还是些钱色交易的换汤不换药的隐晦叫法。

  于是对门外拒绝说:“已经睡下了,下次吧”

  东野承欢的上臂马上传来阵阵掐痛,心里慌忙开脱:我这话……也没毛病啊?忽又一想:难道问题出在‘下次吧’?

  门外似乎沉默了一下,忽然那女子的声音里又掺进几分甜腻和暧昧的勾引意味,而且语不惊人死不休!“没关系的先森,躺在床上就可以看。”

  陡然的心惊,脑中闪过一丝心惊肉跳的清明,黑暗中两人同时抬头看向房顶……

  “不好意思,你来晚了!”晶晶高声回绝,并不锐尖的指甲几乎嵌进她男朋友上臂的肉里——很疼,非常地疼,疼痛到几乎摧毁那极小接触面上的皮肤里面的末梢神经网络。

  门外忽感意外,但也只是愣了一下,声音仍然很淡定地又传了进来:“如果先森愿意,可以双飞”

  “对不起!他不愿意,请你走开!”两句话的交锋就把晶晶点炸了,此时已是声色俱厉。

  门外女子似乎这才意识到什么,但还是低咕着说了一句:“不懂规矩”就悻悻然走开了。

  晶晶气哭了,却不是因为门外的女人,她脑子里想着的却是那半句‘下次吧’,越想越气!

  那女人叮咚的脚步声还没有完全消失,晶晶一把把东野承欢推倒在床上,直接跨上去就撕他的衣服,“你不是要看飞人表演吗!我现在就表演给你看,不看是小狗!”这‘小狗’大概是她能想到除乌龟之外最狠的骂他的话了,她也不知道那什么空中飞人到底怎么个表演法,反正、绝对、肯定以及一定是不堪入目!

  可怜的晶晶眼下唯一赌气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给他,就是赌气,纯粹的赌气!绝非先前的情到深处难自抑。

  虽相处日短,东野承欢仍然清楚知道,若果真顺着她,一定会对她造成伤害——心灵的伤害,永远也抹不去的心的伤痕。这与被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强暴没有本质的区别……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了解她。

  想,好想!但她这是在和自己怄气,东野承欢扣紧她的双手,她拼命挣扎,他就把她的双臂别在她的腰后抱住她,再紧紧束在胸口。

  晶晶动也动不了,气怒更难消,还在作着毫无作用的挣扎,气苦的姑娘只有嘤嘤哭泣,可怜得就像一只被鼠夹夹住腰身的小白鼠。

  “我没有想看啊!”他在她耳边抑声讨饶。

  “你想看!我听出来了!”晶晶气头仍盛,毫不顾忌左右隔墙。

  “我没有!”

  “你有!臭男人!”晶晶又徒劳挣扎一番。

  “我没有!”

  “哪你为什么说,‘下次吧’”晶晶学他的腔调,越学越气,就觉着这话有退路。

  “那不就是回绝话吗?”黑暗中,东野承欢的一张脸难为得像蔫了的苦瓜。

  “你怎么不说‘没兴趣!’你怎么不说‘没钱!’下次吧是什么意思!贼心不死啊!”晶晶一口又咬在他的肩膀上,清水鼻涕和着眼泪就混流进嘴里,咸咸的,屈抽吸气的时候差点把她呛到。

  晶晶啃着他的肩头呜呜哭泣,心里好怕,好怕会突然失去他,浑身都快给他勒散了架,还感觉他的双臂没力气。

  是啊,你为什么要说‘已经睡下了,下次吧’?为什么不一口回绝?为什么不直接说:“对不起,没兴趣!”不是内有贼心而不自知,又能是什么?

  “我……”

  “不想听你解释!呜呜……”晶晶的哭声一起又把他噎了声。

  “……”

  “不想听你说对不起!呜呜……”鬓边,晶晶的声音震得他耳朵痒痒的,震得他心里好疼,但他真的想要对她说‘对不起’,可惜被她识破了,又给堵了回去。

  “……”

  “别说话——!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呜呜……呜……”

  许久,东野承欢分出一只手扯过一旁的外套包住她,又被她毫不领情地扯了下来,“拿开!……呜呜……”

  又过一会儿……

  “抱紧点儿!我冷……呜呜……臭男人……呜呜”晶晶余气难消,但哭声还是渐渐小了许多。东野承欢重新扯回外套包住她,更紧地抱紧了她……

  又过了多久,小白鼠哭累了,身心疲惫,迷迷糊糊睡着了。东野承欢紧紧抱着她,一动不动,仍然眼盯着天花顶上那道若隐若现的特殊装置……

  左右隔墙的房客不知是不是一直在支楞着耳朵听新奇,或者正专心看飞人表演……谁知道他们的内心,又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睡梦中,晶晶的身子时不时抽动一下,发出一两声模糊的呓语,几声抽泣,偶尔哽咽……

  倘若可行,东野承欢此时此刻,只恨不能把她融化进自己的身体里,融化进自己的血液中,双双化成超离子态,最好每一颗最基本的粒子都能融合为一,化为新的元素,永远不要被分割……

  迷迷糊糊中,房间灯光突然开启!

  “别动!警察!”

  数个人形迅速扇面涌入房间内,全方位堵住房门。东野承欢惊坐而起,第一意识间已把怀中的女子抱转身后挡住。

  一连串的动静不小,晶晶被这动静闹腾醒,却没有醒透,迷迷糊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了……?”她的下巴磕在东野承欢的肩膀上,似乎一时被惊起的精神又被困意镇压了下去。

  是警察,扫黄来了。目标直指这个房间,果然抓了个现行。

  一张床,被褥被全部揭了去,一男一女叠躺在只能暖热人体那么大一片面积的床垫上,和衣相拥,被子就是一件男士外套,枕头自带,女孩臆臆怔怔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扫黄对象——这就是几名警察冲进房间所看到的一幕情景。

  嫌疑男女和衣拥眠,铺盖被卷成筒状放置在沙发上,这种扫黄现场还是头一回遇见。几名警察先是一愣,快速交换着各自的眼神,俱都看到各人眼中的诧异和失望。

  至于那是一种怎样的失望眼神,东野承欢无从猜测,他唯一所做的就是用身体护住自己的女朋友,随时准备跳起来以命相搏。

  一番程序过后,原来线索有误,警察们扫黄扫了个空,一无所获,悻悻收队,大半夜徒劳无功,带队警官狠瞪了旅馆老板一眼,后者目光游离假装没看见。

  收队中,警察们逐个离开客房时,一道道或明或暗的发黏的目光从晶晶的身上扯离……

  顶灯闪烁,警车嗷叫了一嗓子扬尘而去,穿过一道又一道路灯的光影交接处的昏暗,迅速消失在深夜微凉的夜风中……

  一辆白色小轿车内,一名年轻男子坐在车后排座最右侧,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侧躺在座位上,脸枕着男子的大腿睡得很沉。女孩蜷曲成一个好看的小团,身上盖着一件男士外套,男子时不时轻手梳理一下她的头发,为她掖了掖外套;他转头望向路灯外最黑暗的夜色,默默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黎明……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忧伶昙,忧伶昙最新章节,忧伶昙 啃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