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说:忧伶昙 作者:滑向永恒的开端 更新时间:2021-12-08 09:53:46
  窗外,不远处是一片墓地,一个大型的公墓林。松柏掩映中,墓碑林立,墓塚连绵……像一座遥远的城市。

  所以这里的租金也相对比较便宜。

  “要不,就把窗户关上吧?”东野承欢感到很抱歉就说。

  “不!别……”易晶晶轻离他的胸怀,摇了摇头,“对不起”她理了一下耳边的发丝,很不好意思地为着自己的失态道歉。

  在医院里,面对被单下的他,她的里面只有感激和怜悯,还有那么丝丝缕缕让她看不见、摸不着、挥不散、赶不走的奇怪而又陌生的小激动,像纤指轻拈飞羽,搔来*搔去;又像丝柔的微风轻抚心尖;叫她心里既欢喜,又有那么一点点小苦恼。但绝不会像这一会儿,明明面前是一个衣衫整齐的彬彬标致男,反倒叫她有点儿小心慌。

  她感到拘谨,两只小手就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微显慌乱地离开他温热跳动着的胸膛站好,胡乱整了整并不显乱的上衣,又理顺一下恰好此刻有一点点小凌乱的耳鬓。

  气氛变得微妙起来,就像一只沙漏,此消彼涨——当她的脸上微现赧颜时,东野承欢心里的苦闷和从医院带回来的巨尴尬反而相应地减少了些。

  时候尚早,晶晶趁机摆脱略显干巴的气氛,脱下外套,从纸袋中掏出一条刚从超市里买的新围裙穿上,就开始为他收拾房间。

  一个单身白领男的小公寓与他的外在形像往往是成反比的;他在人前是很标致利落的,至于他的‘家’里,那就可以用满目猪藉来形容了——简直就像猪拱塘。

  虽然夸张了些,却也反映了咱们单身白领人(这里指一般白领男人)的真实生活写照。

  一塌糊涂的猪窝让一个大家闺秀(他大体猜到她的身份)来为自己收拾,东野承欢实在不好意思,也觉得很不过意,就恳言阻止。但晶晶坚持,把他拉到沙发上,擦出一个干净位子让他坐下休息,说时间还早,一会儿再给他做饭。他过意不去想要搭把手,也被她微笑着婉言谢绝了。

  不得不承认,女人收拾房间,效果往往出乎男人的意料之外。晶晶简直就是一个魔法师,一下就把田螺壳变成了海螺壳。

  整洁焕然,空间明显大了许多……

  他感到局促不安,坐在沙发上貌似犯了痔疮。他没办法心安理得坐在沙发上看着一个美丽的还不算熟悉的姑娘为他收拾这一乱了‘百年’的狗窝。他站起来,晶晶在哪儿收拾,他不自禁就跟在她的身旁……这样的一幅画卷,叫你永远也看不出、猜不透这一男一女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晶晶专注而又明亮的眼睛,对空间巧妙分配的能力,殷勤而又熟练的白晳的双手;在在都让他如沐春风,又如春风化雨,润入心田无声。她仔仔细细地擦拭着几桌上的灰尘、泡面油污,和各种脏污,额上不知何时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水。他想为她擦汗,又觉不妥,

  “歇一下吧……”

  他略显焦切地说,本来起意还要自嘲几句,又想本来就如此,何必再废那些话。

  “没关系,我不累”她微微仰脸,明眸微怯着游离在手下的桌面上,“……你是不是饿了,要不,我先给你做饭吧?”晶晶正擦到一半,似忽然想到,就直起腰来问他。

  “不不不不!我不……不是那个意思!”东野承欢两只手摇得像蒲扇,心咚咚咚咚就狂跳起来。他的慌乱让晶晶心里莫名一甜,她抿唇娇羞微笑,又低头继续手上的活儿。

  她的微笑让他着迷,他从不曾见过,也未曾想到过,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如此温柔而又清洁的微笑;而举世无双的Mona Lisa,他却从来也不能从那个无眉女人的微笑里面体会或品味出任何令砖家们着迷的东西来。

  原来!这世界上只有两种微笑:晶晶的微笑,和其他人的微笑……

  心,还在无节律跳动。那一双灵巧而美丽的玉手还在桌面上展现着柔美的舞姿。那条新围裙上还有规整的折痕,束在她的身上却不是为了替她阻隔脏污;它是为了展现她柔美纤巧的身姿。

  她专注,心无旁鹜。

  忽然一道极毁三观的不堪画面冲入脑海——那是他于夜深孤枕无眠时在见不得光处寥以自*慰的视频影像!身体里蛰伏已久的可怕野兽忽然就要觉醒!

  他一时惊慌,转身冲入卫生间,拧开水龙头一头扎进脸盆里!

  人说:好话不可三猜析;好脸莫要三遍洗。一张火烫的脸,他洗了不下三十遍。

  晶晶收拾完客厅又去收拾卧室,也是这间公寓里唯一的一个卧室,如同一只靠在室内一角的密闭的大箱子。一张单人床,床头小桌上放着一台合实的笔记本电脑——那里面除了公司的东西之外就只有一些于夜深人静时少儿不宜观瞻的东西了;不过无需担心,那玩意儿需要开机密码,密码是他生日加姓名首字母(大写),还算相对安全。

  一只简易的组装式布衣柜里面装着他所有的衣服;这三样家具占去整个卧室的大半空间。几双鞋倒是整齐码放在墙根,除此之外床边还放着一只垃圾桶,这样家具里里外外扔满了零食袋等杂物,但更多的是成团不成团的皱巴巴的卫生纸。

  东野承欢才用馊味浓浓的毛巾擦了把脸,正看见她走进卧室,一张脸刷地一下子就转变成一副‘完了’的表情!

  他多么想冲过去把她拉出来,却突然又胆怯了,那样只能证明那间卧室里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他正踯躅间,晶晶的身影已经没入套间门中。

  她像一束美丽的阳光,忽然就照进了黑暗的房间。然而他还可以庆幸,至少,其中最见不得光的所在,光想要照进去,是需要密码的。

  东野承欢手抚胸口,默默抚慰里面受惊了的雄鹿。他两步走进客厅,再不敢跟在她的身边。他胆怯了,有些怕她,也更怕自己……还怕那只满了载的垃圾桶。

  忐忑的等待中,还好并无想像中的‘意外’发生。

  不多会儿晶晶从卧室里面出来,手里提着一只鼓鼓囊囊的黑色垃圾袋。东野承欢偷偷瞄了一眼那只袋子。还好那袋子是黑色的,一点也看不出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如此,眼不见,心不慌。她把垃圾袋放到进户门的后面,又回去收拾床铺。

  卧室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他只敢站在原处,偷偷向她行注目礼。

  又过了一会儿,晶晶收拾完房间出来,双手背在身后,脸色有点儿不大好看。进去的时候还好好的,此刻一下子心情就晴转阴了,那一双迷人的晶晶大眼睛里闪动着失落和别样的叫人莫名会心疼的光亮。

  他看出她手里有东西,心里突然发虚,假装要去窗边,其实是不敢面对她。

  晶晶看出他想逃避,径直两步就追上他,分出一只手扳转过他的身子,仰脸正视他的眼睛。

  她的温柔的眼神仿佛带着审判,使他敬畏,他不敢与她对视就偏开头看向别处。

  “说!你有没有女朋友!”她声音不大,然这看似多余的一问却充满无可逃避的威严。

  “没有”他回答的很干脆,因为他没有。

  “有没有前女友!”她再问,不过这句比较绕。

  他想了一下,说:“我没有过女朋友”吱唔了一下又问说:“七年级的时候,拉过两次手的算不算?”

  “嗯……,也算”晶晶的心情好像马上就要拨云见日,“那!你有没有去过……,去过那种地方!?”

  “啊?”他抬起头就撞上她的清澈的目光,就明白过来她说的那种地方是哪种地方。“我,哪有钱去那种地方……”声音就迅速小了下去。

  “你!……”这个答案,好还是不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易晶晶听了又高兴又生气。

  高兴的是他没有去过,生气的是他想去;但没有钱。

  晶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相信他说的都是真话,她就是单纯的相信了。

  “那……”晶晶迟疑了一下,似乎有些话她也不太好意思问出口,“你有没有……有没有做过……”她的脸红了,但还有几个字没有说完,

  “……那种事!”

  “没有!”他悲哀地回答,一脸的沮丧。

  好像‘没有’,也是一种羞于见人的事。

  云开雾散,天晴日出。

  “以后不准再看这种东西!”她从背后拿出一本带有不便描述的封面女郎的杂志,在他面前挥了一下,随手投进刚刚套好垃圾袋的垃圾桶里。

  这姑娘的行为举止有些刁蛮,似乎忘了自己是人家的谁?而奇怪的是,这小子也似乎忘了自己是人家姑娘的谁?

  他闷声不语,其实是在默许,因为他不知道该用哪个字应答她。

  “听到没有!”姑娘见他垂头耷脑闷不吭声,以为他贼心不死,声音一下转厉。

  东野承欢一激灵,赶忙应声说:“知道了!”

  姑娘心里甜丝丝的,就开开心心给他做饭去了。

  厨房里什么都没有,因为根本没有厨房。油烟机就挂在某面墙上,下面就是一个小小的集成灶台,简单迷你。再就是几样简单炊具。这些东西都是必须配备的,不然公寓的功能上会因有缺失而要不上价。东野承欢除了煮面和米饭之外基本没做过别的吃食,一般都是买些袋装或瓶装速食下饭。

  好在姑娘心思细腻考虑周全,油盐酱醋之类都给他买齐备了。姑娘买的菜都是自己拿手做的。

  所谓:要想收获男友,必先降服‘嫌疑人’的胃!

  不得不承认,姑娘,你有心了。

  东野承欢踏入社会以来,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他吃着吃着就哭了,因为想家,想在家里种玉米的爸妈,因为饭菜里……有家的味道。

  “我有两年没回家看过爸妈了,……他们活在我的手机里!”晶晶为他擦眼泪时,他含着米饭粒儿,已泣不成声,趴在桌上号啕大哭。

  东野承欢哭得像一个醉酒纵情之人,尽管……他与烟酒无缘。

  第一次,他在一个还不算熟悉的姑娘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晶晶抱住他的头,揽在怀里,他又伏在她的腿上哭。晶晶的眼泪就滴在他的头上,钻进他的发丛里……

  夜,还是一周之前的夜。

  东野承欢躺在床上,孤枕无眠。他知道亏欠父母良多,是晶晶挑起了他对父母的思念。他对晶晶心存感激。

  晶晶的到来,那桌上饭菜的家的味道……重新让已有两年没有回去过一趟家的他思想:子欲孝而亲不待,是一个多么残酷的现实。

  这世界的洪流,在飞速流逝的时光长河中,正冲走儿女们对父母的爱与亲情……

  他对姑娘的第一个报答,就是打开笔记本电脑,然后解除密码设置……这样,如果姑娘还会来,就可以直接打开它,并且他,也可以坦然站在她的身旁……

  夜,不是昨夜的夜。因为晶晶失眠了,彻夜无眠。

  青青却睡得安稳,因为晶晶失眠了。

  人,真是奇怪的生灵,因为有一个灵字。一模一样的女孩,从小到大,只要睡在一起,每一次都是双双入睡,双双失眠;可今夜,晶晶失眠,青青却睡得香甜。

  因为晶晶还是晶晶,她晚上回到家,一点儿没多,一点儿没少;青青就高兴,就开心,……也就放心了。

  “臭青青!坏青青!睡得像死猪!”晶晶生气,就用手肘戳她,想把她戳醒,想让她陪自己失眠一小会儿,说几句话解解闷儿。可能是她白天工作压力太大,她累了,所以睡得好沉,还打鼾(由于失眠导致晶晶心里烦乱而产生的错觉)!

  她里面亢奋,只有困觉却没有困意……他趴在她腿上哭,他在她心里哭;他把她的衣服都哭湿了,又把她的眼睛也哭湿了,还把她的心也哭湿了。正和他一块哭的时候,他又跑回了医院里,她又跟着他跑回医院;喂他吃饭,给他擦洗身子,给他把尿,给他……

  她脸红耳热,就更睡不着了……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忧伶昙,忧伶昙最新章节,忧伶昙 啃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