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说:忧伶昙 作者:滑向永恒的开端 更新时间:2021-12-08 09:53:46
  晶晶没有再上路,为了爱她的人。

  她回到学校,又变回了孩子们簇围着的晶晶老师。只是每天下班,她总会独自一个人站在那道黑黢黢的铁栅门前,对着它自言自语。她常常抚摸着微凉生硬的铁门栏杆,眼中闪烁着,轻幽幽地问:“你……为什么要救我啊,差点连自己也赔进去?”

  那时,她的脸,就会害羞……好像下一刻,就会有谁人的热脸,贴上那一边微烫的、苍白中透出粉色的脸颊……

  门卫老人常常感到奇怪,这孩子怎么每天下午放学后都会一个人留下来对着那道差点要了她的命的铁门自言自语,而且会说好久。

  某一天,老人似乎看明白了什么,走到她的身后,温和问她:“闺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不明白啊?”

  晶晶转过身来,双眼噙着泪光请老人为她解惑:“李叔,……你说他怎么这么傻啊?”眼泪就从她已经消瘦的脸上顺滑而下,又从她微尖的下巴纷纷跌落。

  老人从她的眼泪里面读出了好多内容,就问她:“孩子,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子了?”

  晶晶默默点头,许多颗豆子大的泪珠又筛出眼眶,从弯弯的睫毛簸落。

  “那就去对他说,别老憋在心里,会憋坏身子的?”老人的话语里,满含着关忧……眼前的孩子,就像牵挂他心肠的女儿。

  晶晶黯然落泪,默默走过老人身边,

  “可是他……在哪儿啊”

  望着女孩孤独凄伤的背影远去,门卫老人一阵阵止不住心酸,他忽然想到,就唤住她:“听那小子说,他好像是在XX公司上班,你不妨去那里找他?”晶晶的整个身子微微一震,脚步顿了一下,忽地悲从中来,“XX公司……已经不存在了……”

  老人久久凝立,他深深感受到这孩子内心里的冷寂和哀伤,是什么……竟把这丫头折磨成这副模样?他忽然脑中一线清明,似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使他下意识想要唤住这可怜孩子,晶晶却上了车,关了车门……

  曾经,这丫头就像一只快乐的百灵鸟……

  东野承欢在就近的县城里谋了一份与自身专业并不对口的工作。每天骑着摩托车上下班,虽然苦了点,但总要为今后做些打算。

  县城里人多,女孩也多,常与晶晶相似的女孩子……似乎也很多。有好几回他骑着摩托车追在‘晶晶’的电瓶车后面,直到追上后,看到女孩因应着他灼烈再黯淡的眼神而泛生出各种表情的脸……

  有一次他又看到‘晶晶’,心跳起处人已尾随在晶晶的电瓶车后面,一直出了城……那姑娘吓个半死,以为光天化日之下遇上了色狼,敢情这是要劫财还是劫色……还是劫财加劫色?!姑娘家住城郊的一个远些的村庄,专日进城购买些日用品之类,回家途中,公路需穿过一片颇宽广的玉米地,但她刚一出城就不敢再往前走了。

  姑娘车停路中,‘色狼’也随即停在了她的车子后面。那家伙下了车就奔上前来,吓得人姑娘大叫一声:“别过来!”立即从一堆日用品中抽出一根银光闪闪的伸缩式晾衣杆,慌手慌脚抽展杆身,用分岔端指着色狼鼻子尖喝道:“你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来往路人的头颅被姑娘的大声音吸引扭转,又纷纷转回,各行其路,或车速不减,目光重归生活重压下的淡漠……

  怎料色狼刚要开口说话,忽然一个愣怔,热灼明亮的目光‘唰!’就黯淡了下去,脸上反倒立时露出失望表情。这坏家伙一个字也不说,扭头把车原地旋转一百八十度,跨上去一手油门就走了,头也不回。

  车屁股拖曳出一道蓝色尾气,姑娘闻到那气味,有点呛。

  “哪个不怕死的上来!老娘叫他有来无回!”姑娘挺翘的胸口兀自起伏得厉害,提杆指着远去的色狼骑影厉色威吓,满脑子却都是刚刚那高大帅气的色狼一副失望之极的满脸痛苦的表情和眼神。

  姑娘吓退了色狼,人倒是松了一口气,内心里不知怎么,却突然感到一阵奇奇怪怪的失落?

  特别是色狼那一双失望之极的眼神,竟就在姑娘意识里烙下无比清晰的印记——瞧不起谁呢!本小姐姐有这么差吗!告诉你!老娘当网红都不用开美颜!

  吓跑了色狼,姑娘却窝了一肚子无名之火!一股莫可名状的小惆怅!

  那色狼……长得还可以……,他一路追来,……该不会是要加个……?

  姑娘,不自觉将手探向箍紧在屁股上的裤兜,手机在那儿,色狼却去得远了,头也不回……

  只有那家伙一个高抬腿坐上摩托车的那一个跨*骑动作……那两片一眼就让姑娘印象深刻的结实又挺翘的运动中的健美*臀*瓣,兀自在那一双被‘色狼’勾扯远去的明亮眸瞳中流连‘忘返’……

  东野承欢常常会无意识地唤出晶晶的名字,心会痛,竟而那般深沉,深沉中……如丝如缕,轻轻忽忽浮沉着苍白孱弱的幸福感。好想不顾一切去找她,好想冲破百重千里的阻隔哪怕远远隔着两道铁栅门偷偷望见她的背影一眼!

  想,却终究撞不破,那一层薄薄的牛皮纸……

  牛皮纸啊!你何竟如此钢硬又厚重,如此坚不可摧……

  有时他往锅灶里添柴,柴草从灶膛里着出来,烧到手边还不自知,直到余火灼痛了皮肤……他的双眼木然无神,肌肉记忆却是正常,嘴里不由惊呼出晶晶两个字——潜意识中,他以为晶晶的手指被灼伤了。

  儿子失魂丢魄的一副模样,养育他长大的母亲时时刻刻看在眼里,如何不心如刀割;女人也失了魂,好几次她为儿子包他最爱吃的韭菜鸡蛋水饺时竟忘了放盐,甚至其它调料……韭菜切的像恶梦,不止一次还切破了指甲,流出血来。

  水饺吃到嘴里,淡而无味,就像全家人的一日三餐,味同嚼蜡……

  今天,易晶晶像往常早早来上班。

  车子未及停稳,就听见园内突然传来救护车启笛的鸣叫声!晶晶心里暗惊,瞬息间心念百转,脑子里极速自动筛过每一张可能的脸,人却已拔腿朝大门口奔去!

  是园长打的急救中心的电话,门卫李叔突发脑溢血摔倒在内道大铁门外。晶晶上气不接下气跑到大门口,救护车正驶了出来。她顾不及喘上一口,赶忙闪到一旁为救护车让出通畅道路。

  稍后赶到的老人的儿女们追着救护车的路线,马不停蹄又赶去了医院。

  远去的救护车带走了它‘呜啊、呜啊’的吆路声,似乎也一同带走了园中的一切,仿佛这园一下子空了……空空寂寂,空得好像只剩下风中飘舞的法桐树叶,和它们不知所措的互动中惴惴不安的‘沙沙’声……

  易晶晶和园长并之后陆续来上班的老师们心神难宁,木木然簇站在大门口,久久缓不过心劲儿。晶晶难过直掉泪,其她几个老师也低低啜泣成一片。

  园长一一安慰她们,说李叔不会有事的,……他身子骨那么硬朗……,说着说着鼻子就酸了。

  是啊,李叔的身子骨那么硬朗……怎么就……?

  当晶晶一看到园里那一小块种满了好几种家常蔬菜的翠绿菜畦,忍不住蹲下大哭。一整天,园中的气氛怎么也鲜活不起来。孩子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老师的眼睛都红红的,好像哭过。本来几个特调皮的小家伙们也变得老实乖乖听话了,好像也看出今天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一个个就乖乖吃饭,午休时也没敢弄出小动作捣蛋。

  晶晶老师的眼睛又红又肿,笑得比哭还可怜,她一笑,小姑娘们就忍不住掉眼泪,有一个小女孩靠进她的怀里安慰她:“晶晶老师,别哭了好不好……”于是小女孩把晶晶老师给哄哭了。

  第二天晶晶请了病假,没有来上班,她的两只眼睛肿得像红蜻蜓。

  门卫老人的女儿来园里收拾他的东西,园长也帮着她收拾,对她说许多安慰话。老人的女儿心情很低落,眼睛红红的。

  女儿说,父亲的情况不容乐观,血压控制不住,嘴里呜噜不清念叨着什么,全身一直都紧绷着,好像知道自己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仍有什么心愿未了。

  女儿一边收拾着,一边止不住抹眼泪。当她的手触到那件一直陪伴着老人的朴旧大红袄时,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情绪,扑到红袄上嚎啕大哭。

  一件红袄,是爸,是妈,或许明天,爸妈都不在了……

  临走时,老人的女儿想到了什么,似想要为老人完成他最后的心愿,尽上自己迟来的最后的一份孝心,她问园长,你们学校里是不是有叫‘千阳’和‘李慕春’的学生或老师?

  园长锁住眉头仔细想了一会,告诉她,园里没有过这两个人。

  失望的老人的女儿把收拾好的几个包袱塞到后备箱里就开车走了。学校里再没有属于门卫老人的东西,老人留给学校的,也许只剩下令人感伤的回忆,和那一块即将荒废的小菜畦……

  医院中,老人已陷入重度昏迷。他的嘴唇已发不出声音,仍在不停抽动,浑身僵紧,针头都扎不进去,牙关崩硬,牙齿碎在嘴里无法取出。由于血压等原因,已不具备手术方案实施条件,医生们已心理放弃。

  “ALT、AST上扬至危险水平,是不是……?”

  “再等等”

  “……,是”

  “花的状态怎么样?”

  “良好!”

  “嗯,……照顾好它!”

  “是”

  “看我这记性……,今天星期几了?”

  “星期三”

  “哦,……先尝试微剂量药物辅助,观察是否有排斥反应!”

  “是”

  一只手在虚空处划出一块控制面板,点了一下,墙上亮起一块屏幕。

  屏幕上就开始播放新闻,播放的是一则保存新闻……

  ………

  晶晶第二天一早来上班就从园长口中得知老人去世的噩耗。她控制不住悲伤激动的情绪,扑到园长怀里,眼泪再一次溃了堤。

  ……只是老人心愿未了,终究留下永远的遗憾。

  午休时间,园长陪着晶晶坐在园中法桐荫下的一张木条椅上,她们的面前就是那一小块翠嫩嫩的菜畦;那菜畦就像一块铺在淡绿草地边上的鲜绿色地毯。

  “李叔还在的时候,一天天的……我总觉着他没有存在感,可是他走了,突然又觉得园里一下变得空落落的……”园长还想继续说点什么,她嘴唇微抖了一阵,只叹息一声,眼眶里就湿润了。

  晶晶低着头没有说话,只静静听着,眼睛里蓄满了水。她无意识地搓*弄着双手,脑子里想着最后与老人的对话。

  “闺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不明白啊?”

  “李叔,你说他怎么这么傻啊?”

  “孩子,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子了?”

  ……

  “可是李叔,……他在哪儿啊?”易晶晶的眼泪又不争气掉落下来。

  园长轻轻握了握晶晶已微显骨感的颤动着的肩膀,心止不住一痛,她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开导她说:“傻丫头,人活一世,总是要走的,活着的人,总还要面对以后的生活……李叔他老人家一定也不想看到我们哭哭啼啼的样子……你不记得李叔看到咱们吃他亲手种的蔬菜时,他有多开心……”

  园长也被自己开导哭了。

  是啊,李叔每次看到闺女们吃他亲手种出的蔬菜,都会开心地笑,正如一个慈爱的父亲,看着自己的儿女们高高兴兴吃他亲手做的饭菜,吃得香甜,他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他的儿女们,从来也没吃过他做的饭菜;在这个城市中,他们也从来没有时间和机会见过他们的父亲亲手种下的蔬菜;

  昨天没有,今天没有,明天也不会再有……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忧伶昙,忧伶昙最新章节,忧伶昙 啃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