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个拿错的剧本

小说:(综武侠)学医救不了江湖 作者:尤恐相逢 更新时间:2022-07-16 08:56:10
  枕河在梦里,迷迷糊糊地听到阵阵箫声。

  有些沉郁的箫声,随着海浪的余波形成一种特殊的韵律。

  她想:这个吹箫的人的武功,一定很高。

  说到武功……

  她猛然睁开了眼,一骨碌坐了起来。

  她看着自己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啊,D/杯!是成年体!是实体!终于不是阴间画风了!

  然后——她恨恨地一锤床:

  踏马得姐的武功去哪里了啊摔!

  姐辛辛苦苦练了几十年的北冥真气咋说没就没了啊?

  我逍遥派小公主、金风细雨楼小智囊这踏马变杂鱼了啊喂!

  她正气恼,一道身影冲进了房间。

  枕河吓了一跳,拉着被子就往床后躲,待看清来人,她更是瞪圆了眼睛——

  马德鸭你玩我鸭怎么苏梦枕在这里!

  还踏马是幼年体!

  苏梦枕深深地看着她——

  看着她瞪圆了却依然妩媚的双眼,看着她散乱却浓密顺滑的长发,看着她微露的半截藕臂,微微张开的朱唇。

  然后看着她跳下床一把抱住了自己。

  他习惯性地拍着她的背,却听到这个女人说——

  “呜呜呜,崽崽好可爱鸭,崽崽快给妈妈抱抱。”

  苏梦枕沉默了一下。

  正在门外准备进来的黄药师表情微微一滞。

  ——他以为是姐弟,原来是母子。

  可是这个姑娘也就二十多岁,这个男孩已经十二三了。

  他暗自叹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美貌而柔弱的姑娘,一定曾遭受了非人的虐待。

  美貌而柔弱的姑娘习惯性地给苏梦枕搭上了脉,面露喜色,又去摸了摸苏梦枕的腿——

  苏梦枕看着她堪称喜气洋洋地道:“腿是真的!你的身体好很多了,我们现在开始治,来得及的!”

  少年苏梦枕看着和他一般高的女朋友,低声道:“来不及了。”

  枕河问:“什么来不及了?”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苏梦枕道:“你知道这是谁的词吗?”

  枕河惊呼道:“飞飞!他……他已死了?”

  苏梦枕沉重地说,“是。他被秦桧构陷,与岳云一起被枉杀于风波亭。”

  枕河呆呆地愣住了,伏在苏梦枕肩头嚎啕大哭起来。

  黄药师叹息一声,扣门而入。

  苏梦枕拍着枕河的背,一边对黄药师道:“黄兄,多有叨扰。”

  黄药师一摆手,“客套话无须多言。桃源客到桃花岛,独醒人笑梦中人,苏老弟,你们母子的奇遇真是堪称南柯一梦世上百年。”

  苏梦枕说道:“我们不是母子,她是我……”

  苏梦枕话音未尽,枕河已抽抽噎噎地答道:“我不是他妈。我是他……”

  她从苏梦枕的肩头抬首,看了一眼少年模样的男朋友,头低下头去,很心虚地道:“我是他的大夫。”

  苏梦枕说:“是大夫,也是意中人。”

  黄药师皱了皱眉。

  他虽然视礼法如无物,但十二三的少年和二十几的女子,也太挑战他的承受能力了。

  枕河拉拉苏梦枕的袖子,说:“你疯啦?不能跟未成年谈恋爱的,要进橘子的!”

  苏梦枕淡淡道:“我年过而立。”

  黄药师恍然,心道:怪不得这人的武功如此出神入化,人又有这般见识。我原本当他是个少年,枉我自称奇才,江湖中少见对手,却连百招都接不下。原来他已三十余岁,正当盛年,大约是此人练的功夫有异,所以年纪不显。

  苏梦枕从怀里掏出手帕给枕河拭泪,安慰道:“岳飞已死。再哭无益。靖康之难后,宗泽、李纲镇守汴京、太原,拥护康王为帝,为防金人再来,迁都临安,岳飞数度北伐,一度已收回四州,但他请求迎回钦宗,犯了忌讳……”

  “诶?迎回钦宗?那徽宗呢?”枕河问:“徽宗和钦宗不是雪乡二圣吗?”

  黄药师道:“道君皇帝早已驾崩,太子即位后世称钦宗。若不是钦宗非要御驾亲征,又怎么会被金人擒去?”

  什么什么什么?宋徽宗先死?宋钦宗御驾亲征?

  枕河有点迷糊,剧本不对啊,不是金人南下,掠去了两个狗皇帝和宗室吗?

  她疑惑地看向苏梦枕。

  苏梦枕看她惊魂不定的模样,说道:“你为关七所伤,武功全失,是不是事情也已不记得了?”

  ——他甚至想提醒她,赵佶的死,她可是居功至伟。

  黄药师道:“我已为姑娘诊过脉,脉弱体虚是有的,其他的病症倒是没看出来。”

  枕河道了谢。

  黄药师瞧出他二人有话要说,心道这一脸病容的神秘人武艺高强,这女子业已醒来,也无需我再看顾。于是不再多言,飘然而去。

  枕河幽幽地对苏梦枕道:“我有好多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

  枕河深吸一口气,问:“靖康之耻,你先说这个是怎么回事,再说现在是哪一朝哪一代。”

  苏梦枕沉声道:“靖康二年,完颜宗峻病死,钦宗自封‘天下兵马大元帅’,北狩幽州,讨伐金人,被完颜宗弼生擒,二十万宋军全军覆没,张叔夜、韩世宗、种师道一干勇将战死。钦宗为金人向大宋索要金银万两,更为金人叩关幽州,幽州刺史自尽。”

  “金人攻破幽州后欲南下,李纲等人拥康王为帝,尊钦宗为上皇,宗泽、李纲、岳飞死守边境,曾一度夺回四州之地,但赵构贪生怕死,执意迁都临安。又召回岳飞,以‘莫须有’罪名杀害。宗泽悲愤而亡。天下太学生起而上书,直言天子之过,高宗有悔意,又继续委派李纲、张宪抵抗金人。如今金人亦时而南下劫掠。但草原上蒙古铁木真又已崛起。”

  苏梦枕说道:“高宗六年前已薨,他早年得位后数年内杀尽宗室,晚年无子,只能从太/祖一脉中选立皇子即位,后又内禅,为当今太上皇,如今是绍熙四年。”

  枕河呆呆问道:“完了?”

  苏梦枕森森道:“靖康之役,天子被俘,马上叩关,失地赔款,千古未有之耻!”

  枕河说道:“那你真是太小看宋朝皇帝了。”

  她心道:不对啊,这宋钦宗怎么拿的大明战神朱祁镇的剧本?!

  苏梦枕看她的表情,皱眉道:“我比你先醒半日,这是黄兄与我说的,看他博学多才,见识不凡,应该不会有错。”

  “不对,”枕河说,“这不是我知道的,不是这样的。”

  她向苏梦枕说了一遍历史上的靖康之耻。

  苏梦枕咬牙道:“金人屠戮百姓,俘虏宗室,淫/虐帝姬,掳掠民众十万人为奴?”

  枕河点点头。

  “索要金一千万锭,银二千万锭,绢帛一千万匹,国库不足,搜刮百姓,再不足,以少女抵数?”

  枕河点点头。

  “二帝、后妃、宗室裸/身牵羊祭拜阿骨打?”

  枕河赶紧握住了苏梦枕爆出青筋的手。

  “大佬你冷静点,”枕河说道:“历史已经改变了啊!这已经比原来的好多了!”

  苏梦枕缓缓沉了口气。

  他说:“这里原来没有苏梦枕,也没有金风细雨楼。”

  枕河看着他燃着两点寒火的眼睛,“可是你来了。”

  苏梦枕道:“我来了。”

  枕河说:“那金风细雨楼还会远吗?”

  苏梦枕淡淡道:“我在哪里,哪里就是金风细雨楼!”

  枕河问:“我们去京城?还是去哪里?”

  “去京城,或是去蜀中,”苏梦枕道,“先打下基业。”

  苏梦枕说:“你被关七劲力伤了经脉,如今武功全失,一时之间恐怕难以恢复,需时时在我身边。”

  枕河点点头。

  她问:“你怎么……变成小孩子了?”

  苏梦枕道:“醒来就已如此。”他也说起看到的那个“梦”,说道:“也许受此影响,我身形回到了在塔上见你的时候。”

  “那……”枕河悄悄问,“还会长大吗?”

  苏梦枕沉吟道:“我也不知。静观其变。”

  “那你的武功……是什么程度的。”

  苏梦枕道:“战关七之时。”

  枕河:?????这是什么男主待遇?姐武功全失,男友变小,年龄限制不能亲亲,你踏马年轻二十多岁腿回来了女友御姐武功全在??

  她发出了小草的声音。

  苏梦枕揉了揉她的脑袋。

  枕河想到一事,问道:“我刚才太慌乱忘了问,刚刚那个人是谁?”

  “他是此间岛主,黄药师。”

  “黄……黄药师?”枕河道:“他他他……他是桃花岛黄药师?”

  苏梦枕说:“你知道他?这里的确种满桃花。”

  枕河一拍胸脯道:“你大可放心,这个副本,姐带你飞!绝对稳!”

  苏梦枕已经习惯了她各种奇奇怪怪的话,闻言只是淡淡一笑——他这个时候还没意识到,他的这位女朋友,实在是个搞事的奇才。

  枕河思索了一下,决定赌一赌。

  她说:“我们先不去蜀中了,”她拍板道:“我们去天山!”

  “为何?”

  “我第一个师门在那里。”枕河说,“我去那里看看,说不定师门还在。而且……”她眨眨眼,“我在那里存了好多私房钱,还有一个马场。”

  苏梦枕说道:“你来过这里?”

  枕河点点头。她心道:同一个作者的武侠宇宙,没理由不相通。童姥那个身板,九十几岁还能打一片,虚竹按这个来,至少也能活九十,算一算时间,现在说不定灵鹫宫宫主是虚竹的弟子。

  她自信的来源在于她知道黄药师和华山论剑的事。

  她很难得完完整整地看过一部讲他们的影视作品。

  所以她非常自信,认为自己已经拿到了剧本。

  她不知道的是,正常人看金老的作品,至少也是TVB和央/妈的,再不济也是网剧改编的——整体来说不算魔改。

  而她看的那一部,是个电影,也非常出名,名叫——

  《东成西就》。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综武侠)学医救不了江湖,(综武侠)学医救不了江湖最新章节,(综武侠)学医救不了江湖 171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