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个渣男

小说:(综武侠)学医救不了江湖 作者:尤恐相逢 更新时间:2022-07-29 11:17:26
  苏梦枕是一个思维清晰,有条有理的领袖。

  他如果急着做一件事,那必然有他的理由。

  同理,如果不急,也必然有他的理由。

  他经常说服别人,也会听取合理的建议,通常这个建议来自杨无邪,但往往二人的想法非常一致,杨无邪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所以等于他始终贯彻自己的意志。

  可惜的是杨无邪不在。要找到一个这样与他契合的军师,是很难的。

  实话说,即使那个他深爱又极度欣赏的人,有时候也不一定认可他的做法,正如王小石崇拜他、敬畏他,却不愿意常待在金风细雨楼一样,因为大家生长的世界很不同,看事情也有自己的角度。

  苏梦枕认为,铁木真在当下是一个不错的合作对象。因为他需要马匹,而铁木真需要盐、粮食和茶叶。

  但是枕河出于对历史的了解,对这位打下了半个世界地图的成吉思汗总是心怀畏惧,她总觉得与蒙古人合作是与虎谋皮。

  尽管她不认同,也对苏梦枕说过自己的担忧,苏梦枕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她也不生气,只是默默地做好自己的事,她要帮助苏梦枕搞好大后方,设立了军事学堂,开文化、军事、急救和农业课,还要调整□□,以及想办法改进炮筒的铸造工艺,忙得很。

  因为没有现代的高炉以及成规模的还原焦炭,土制高炉的钢材质量一直不是很好,做无缝铁管的工艺也还有缺陷,雷卷和孙青霞又不在,炸膛的事情时有发生,只能把引线做得很长,还要有掩体,大大局限了炮火的威力。

  即便如此,苏梦枕的队伍也依然在不断壮大。

  一是因为他敢杀官绅。

  宋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官绅已经形成了极大的势力,他们不缴或只缴很少的税,却占有大量的土地,朝廷的摊牌就落到了老老实实种田一分一毫税赋都不能少的贫民头上。

  王安石曾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在解决的过程中出现了偏差,又没有得到纠正,此后又陷入新党旧党之争,再摊上宋徽宗宋钦宗一对卧龙凤雏,加上完颜构这种老不死的王朝终结者,贫民越来越穷,终于到了每年的粮食还不够交税的地步,不得不抛弃了土地家园,成为流民。

  苏梦枕就从流民最多的州开始杀官绅,先杀掉后审判,基本没有冤假案。往往上头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万民血手印、命案册子、夺财路径乃至于是哪个衙门收了多少钱都直接贴到了各大府衙外头。第一个办的想捂下去,立即被政敌参了一本,现已在岭南种地。

  至于收回的土地,有数的发还各自本家,无主的他就收拢流民耕种。朝廷的税照交,还解决了兵源和军饷。

  他敢这么做,是因为此时已非彼时,大怂对地方的管控能力已经大不如前,税越来越收不上来,国库用的还是当年王安石的家底,当权者很愿意看到不是自己家族的人被割韭菜,也很乐意某个地方盘根错节的势力换上一些新鲜血液。

  只是苏梦枕做了别人不敢做的事情而已。

  因为他也不在乎这些人如何在历史书上写他,也不领什么官职。

  他就是平平无奇的金风细雨楼年方十三的楼主而已。

  尽管在贫民眼中,苏公子的威信抵得过十个官老爷。甚至在这些州,税吏去收税是收不上来的,老百姓会指着空空荡荡的谷仓说:粮食没有,命有,你敢拿我,今晚金风细雨楼就来人。

  但是金风细雨楼会把比往年还多一些的税交到“合作愉快”的官府。所以这些人也就学会了偷懒,改为向金风细雨楼直接收,虽然小收入少了但日子还能过,甚至连账册人家都做好,极为妥帖。

  淄州当地最大的杨姓豪强的宅院,现在是金风细雨楼的临时账房。打算盘的人从十二个、二十个,到现在的六十个。做总账的是一个籍籍无名的低阶武官,姓周,唯一爱好是算数。枕河无意中发现这人能心算开多次方,惊为天人,立即薅来算账。

  二是因为苏梦枕敢杀金人。

  苏梦枕的第一战就单刀匹马杀了一百多号女真武士,一个都没放跑,最远的一个金兵骑马跑了不到五百米,就被结束战斗的苏楼主一刀剁下了头。

  之后也是,苏梦枕这里,金兵要不是俘虏,要不是人头,没有什么逃生的说法。

  认真说,算算岳飞那一代人死后,大怂大约有个四十年没见过这么刚的武将。

  而且他还这么年轻(尽管实际上不是)。

  韩侂胄想当大宋第一臣,但他不仅有内戚的身份,还是走后门当的官,跟赵汝愚这种学富五车的状元不同,政绩远远比不上,何况赵汝愚还是宗室。

  对于大宋来说,没有什么比收回燕云十六州更硬的履历。而现在比岳飞的时机要好很多,宋钦宗已死,金主少而无嗣,金国内也挺乱,打这一仗,还是有很大胜算。

  如果武将靠谱的话。

  韩侂胄一直很关注武将,他也秘密拉拢了郭倪等一批亲信,但说实话,这些人要不就是已经年迈,要不就着实没有什么战绩,最好的一个也不过是老爹当过岳飞的部将。吹牛逼是给别人看的,要是吹着吹着自己都信了那就没有必要。

  人说瞌睡送枕头。然后上天空降了一个苏梦枕。

  苏梦枕也没有什么好的,就是年轻点,能打点,手下做事干净了点,后头人少了点,还不乐意当官。

  韩侂胄唯一不满意的就是这个人居然不是自己的子孙。

  但是不影响他去招徕一下这个年轻人。

  然后苏梦枕的表现就挺渣男的。

  他收下了盐引,依靠韩大人的势力,迅速到靠海的莱州搞起了盐场,莱州的府衙提前半年完成全年任务,此后就算韩侂胄不给盐引,苏梦枕也搞得到。

  他把为民除害的功劳都算进韩大人一党的政绩,还帮助派来的新官把经济和军事都搞得有声有色。

  他像一个总在追求者快要放弃的时候又惊艳现身的女神,杀最狠的人,产最廉价的盐,让韩侂胄简直欲罢不能。

  人是有点舔狗属性的。

  韩侂胄眼里,苏梦枕从一个可以拉拢的先锋转变为北伐悍将不过短短半年。

  在钓了人家大半年之后,苏梦枕终于似乎被韩侂胄的诚意打动,南下启程,轻车简从来到了临安。

  就连这种举动,在韩侂胄眼里也不是高傲自负,而是盛意拳拳。

  苏梦枕是让蔡京都深深忌惮的人,而韩侂胄跟苏梦枕见的那个蔡京大概还差了十个方应看。苏梦枕事业刚刚起步,又都是在边境地带,不在天子脚下,看上去丝毫威胁不了韩侂胄这种贵戚,是以韩侂胄没察觉到危险,而是越看越满意。

  没过多久,太上皇(寿皇)殡天的消息从宫里传来,而皇帝依然不愿意去见父亲,生怕是老爹装死要传他去废立。赵汝愚是儒学大家,觉得这个皇帝彻底不能要了,于是决定联合韩侂胄等大臣和太皇太后逼皇帝禅位。

  首席文官、三朝元老、丞相留正知道后,既不维护皇帝,也不同意禅位,他跑了。

  还不如那个只会挑拨离间的李皇后,至少人家居然召集了宫里几百禁军,疾弓劲弩包围了皇帝的寝宫,把皇帝牢牢抓在手里,打算再谈一谈,多要点好处。

  苏梦枕面无表情地打了进去,面无表情地提溜着穿着龙袍的傻子赵惇出来,好像抓一只小鸡。

  他冷眼看着大势已去的皇帝成为了太上皇。接着嘉王推辞了几下,一个礼部的小官已经把赵惇的龙袍扒了下来,给嘉王赵扩披上。

  苏梦枕从这个小官的举动中看到了蔡京的影子。

  他诡眉一扬,暗暗记住了这个叫史弥远的人。

  赵汝愚对这个武力超群的少年印象很深刻,便稍稍问了一嘴,没想到苏梦枕早有准备,赵汝愚身边的幕僚已经被渗透,非常详细地介绍了苏梦枕在胶东打击金人的战绩。

  作为宗室中少有的理想主义者,赵汝愚有点动心。

  他倒不是绝对的主和派,他只是觉得现在贸然撕毁协议不太好,没有必胜的把握。但如果能给一个岳飞,不不不,只要能给半个岳飞,他老赵的立场是非常灵活的。

  赵汝愚原来想把跑了的留正继续请回来当左丞相,自己当右丞相,最终在幕僚的劝说下还是没去找留正,而是请韩侂胄出任这一职位,尽管在他看来,内戚不能当这种实权的官。

  苏梦枕对赵汝愚的问询提了几个建议。

  第一,为岳飞彻底平反。追封岳飞为王,褫夺秦桧一切封号,铸害死岳飞的秦桧、秦桧的妻子王氏、万俟卨、张俊四人跪像于岳飞墓前。骂秦桧的文章我这里有一百多篇任抄。

  第二,北伐要等三年,现在还不是时机。广积粮高筑墙,办法我这里有现成的。

  第三,蜀中、黔南兵力调往西北,防止辽人、西夏人和西域诸国趁火打劫。

  第四,修建官道,随时驰援及运送物资。我这里有土法水泥。

  赵汝愚不禁想问——你这个娃到底是谁?你到底要干什么?

  苏梦枕的回答是自己祖上与岳飞有交情,至于别的,他说自己寿数不长,不求荣华富贵,不求权倾天下,只要有生之年收回燕云十六州,让金国归还掳掠的大宋百姓和岁币。

  苏梦枕用“梦语”让赵汝愚和韩侂胄从潜意识里认为这是一个隐士世家的子弟出世来助力大宋。

  如果不支持他会怎样呢?

  苏梦枕答道:“无他,愿为先锋,战斗至死。”

  理想主义者赵汝愚被感动了。

  他决定给苏梦枕一个机会。

  他没想到同样的话苏梦枕对韩侂胄也说了一遍。

  于是二位权相一前一后对新皇帝提出了几条没有查重的奏疏,好在赵扩人比较宽和,智商也不太高的样子,没有因为高度重合而毙掉,就好好好,好好好。

  苏梦枕觉得目的已经差不多达到,没有留恋京师的繁华,依旧轻车简从地回到了淄州。

  他下一步还要往西边扩张,实在没什么空和两位权相搞宫斗。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综武侠)学医救不了江湖,(综武侠)学医救不了江湖最新章节,(综武侠)学医救不了江湖 171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