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星灯

小说:缠溺 作者:宋墨归 更新时间:2021-04-04 19:17:54
  陆怀洲拿起她挂在胸口的实习记者证看,“什么时候到报社工作的,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许梁宜道:“你回来不也没跟我说一声吗。”

  陆怀洲捏她的脸,“怎么,很想我?”

  许梁宜正要回答他,陆怀洲掐了下她的腰,唇角勾了起来,“痩了。”

  仿佛刚才他只是随便问问,她的答案并不重要。

  许梁宜见他又要亲下来,手指抵住他的唇,“我要走了。”

  陆怀洲有点扫兴地皱了下眉,松开许梁宜的腰。

  许梁宜从他腿上起来,整理身上的衣服。

  陆怀洲看了眼她纤细的腰,声音浑浅:“下班什么时候?”

  许梁宜道:“六点。”

  陆怀洲没说话了,她听见他扣动打火机,点燃一根烟。

  许梁宜回头看他,男人英俊的面庞被白色的烟雾遮了大半,许梁宜道:“你少抽点烟。”

  陆怀洲没回答她,盯着她,低低笑了声,眼底漫不经心,他虽然西装束身,可无法掩盖骨子里的狂妄。

  纨绔的公子哥,怎么会把她的话放在眼里。

  她虽然做了他四年的女朋友,可他们从来不是平等的。

  许梁宜没再管他,抬脚走了。

  *

  许梁宜用微信跟杜宇和孙慧说她去找一个朋友,孙慧从厕所出来后,跟着杜宇一块先去了停车场,在车里等许梁宜。

  许梁宜没让他们等太久,三个人汇合。

  孙慧考虑到杜宇站了那么久拍摄肯定很累,提议这次她做驾驶员,只要杜宇不介意拿他的奔驰S给她开,杜宇自然不会介意,同意孙慧的提议。

  杜宇下车后,绕到副驾驶,但他走到前门的时候顿了下,多走了一步,走到后座拉开车门。

  他看了许梁宜一眼,钻进去。

  许梁宜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电脑,正在低头敲字,乌发披肩,眼睫毛很长,她的侧脸也极好看,鼻尖、嘴唇和下巴三者之间的弧度完美。

  “这么认真啊。”杜宇道。

  许梁宜反应了几秒,才意识到杜宇在跟她说话,她抬起头,露出苦逼的表情,“我回去还有两篇稿子得写。”

  杜宇道:“那这个你不用管,交给我和孙姐。”

  许梁宜道:“我也参与了啊,总不能有头没尾。”

  孙慧转着方向盘,终于将车开出了停车位,道:“小许,你是明大的对吧?”

  许梁宜嗯了声。

  “小许厉害啊,当时你孙姐我也想考明大新闻财经专业来着,差四分,只能去了明城财经大学。”孙慧道。

  杜宇道:“明财也很好啊,985211。”

  孙慧:“你一个本科念燕城理工大学,硕士念美国哥大的人,就不要跟我说这种话了。”

  “实话孙姐。”

  孙慧道:“而且你本硕的专业跟咱们新闻都无关,小杜,你是怎么想不开跑来做记者的?”

  杜宇余光投到旁边的许梁宜身上。

  许梁宜这个人特别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杜宇和孙慧一聊上天,她就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去了,他们说什么,她仿佛都不感兴趣,她看起来很好相处,可其实很清冷,再配上漂亮得过于张扬的外表,对于异性来说,是一种致命的吸引。

  “孙姐,我硕士念的金融,跟财经记者也是沾边的。”杜宇道。

  “我是觉得屈才了。”孙慧道。

  *

  回到报社,许梁宜觉得有些口渴,将电脑包放工位后,去茶水间喝水。

  有人在她后面进来,但过了会,她听见“砰”地关门声。

  许梁宜转头,看见周欣。

  周欣皱着眉,脸上带着不悦。

  “许梁宜,你好本事啊。”周欣抱着手臂走到她面前,说话阴阳怪气。

  周欣也是报社的实习生,不过她快转正了,许梁宜刚来报社实习不久,跟周欣只是认识,并不熟。

  许梁宜道:“你什么意思?”

  周欣道:“你说我什么意思?长得漂亮了不起吗,这次峰会本来是我去,为什么最后却变成了你?”

  原来是因为这个。

  许梁宜慢吞吞接完水,眼皮一掀,“你说为什么?申总编没跟你说?”

  可能没料到许梁宜会是这样不咸不淡的反应,周欣愣了一愣。

  许梁宜从身材到长相都很绝,但气质温婉,声音也柔,人看起来温和又好说话,周欣原以为她为是个软性子。

  周欣道:“那都是借口,说不定你和申总编有一腿,你才来公司多久啊,这么好的机会就落到你身上?”

  许梁宜喝了口水,淡淡道:“对,这多好的机会啊,可你明知道今天有这么重要的采访,昨天晚上还吃那么多小龙虾,你去不了峰会,怪小龙虾都比怪我来得有道理,采访是申总编让我去的,要是你觉得不服,你现在就跟我一起去找申总编,关于我和他有没有一腿的事,你也可以当面问问他。”

  “……”

  许梁宜从来不是好欺负的性子,只不过她的尖刺都被温柔的外表收了起来,许梁宜拉周欣的袖子,“走,找申总编去。”

  “你,你干什么啊,我不去!”周欣脸扭曲了下,不想跟许梁宜掰扯了,甩开她的手,逃似地打开门跑出去。

  报社另外一个同事谢丽玫正好这时候来茶水间接水,目睹了周欣从里面跑出来的过程,她看见周欣脸上带着恐惧。

  往里面看,却只看见许梁宜。

  许梁宜腰细腿长,身段婀娜,正站在柜前喝茶,她侧脸美极了,气质娴静。

  “小许,周欣她怎么了?”谢丽玫走进去问。

  许梁宜将杯子续满,道:“没注意。”

  *

  下午六点,许梁宜关掉电脑,起身收拾东西。

  她提上包准备下班回学校,这时候电话响了。

  陆怀洲打来的。

  许梁宜抿了下唇,接起,“喂。”

  男人的声音透过手机这个小盒子传过来,又沉又磁,格外好听:“下班没。”

  许梁宜道:“下了。”

  陆怀洲道:“明城日报社对吧?”

  许梁宜嗯了声。

  陆怀洲道:“你等会儿,黄思成去接你了。”

  许梁宜没应他。

  陆怀洲道:“许梁宜,你听见没。”

  每当他失去耐心的时候,他就会称呼她的全名。

  “听见了。”许梁宜道。

  那头就将电话挂了。

  十分钟后,许梁宜接到黄思成打来的电话。

  “许小姐,您还在报社的吧,陆总让我来接您。”黄思成在电话里说。

  这个时候报社的人基本上已经走光了,只有零星两个人还在加班,许梁宜走出报社时,太阳还没完全落山,斜斜地垂在天边,染了一片红霞。

  黄思成一身黑西装,就立在一辆白色迈巴赫车侧,许梁宜很快看到他,径直走过去。

  上车后,许梁宜问:“陆怀洲呢?”

  黄思成道:“许小姐,陆总等会有应酬,我先送您回云锦湾。”

  许梁宜跟陆怀洲的这些年,时常住在陆怀洲在云锦湾购置的别墅里,去年过年也是在云锦湾过的,每逢陆怀洲出差或者不在明城,许梁宜才会回学校住。

  *

  许梁宜被送到云锦湾的别墅时,杨阿姨已经做好了一桌丰盛的菜,陆怀洲有饭局,不会回来吃晚饭,许梁宜一个人吃的饭。

  八点过,许梁宜去书房修改毕业论文,之前把初稿发给导师,导师指出了很多问题需要修改。

  “许小姐,要洗澡了吗,我去给您放热水。”杨阿姨敲了下门,对许梁宜问。

  许梁宜正好忙完了,她道:“好。”

  浴缸水雾氤氲,许梁宜戴着粉色浴帽,泡在水中,她半躺着,眯着眼,犯了困,白皙的双颊被水汽蒸得粉红,细颈露在水面。

  不远处有个蓝色小音箱,节拍躁动的说唱音乐从音箱里打出来。

  这样的音乐与许梁宜的气质格格不入,她以前也不喜欢这种音乐,但是陆怀洲喜欢。

  一切跟个性和叛逆沾上边的东西,他仿佛会有很大兴趣。

  炸耳的音乐掩盖住了那道玻璃门滑动的声音,以及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许梁宜甚至不知道陆怀洲什么时候脱掉了衣服,他也进了浴缸,从后面抱住许梁宜。

  这时候音箱发出一串rap:

  「如果失去不会让你脸上少了笑

  如果没有得到尊重

  不会让你开口吵着要

  如果丢了自己还能找得到

  如果有些妥协变成枷锁

  如果必须要和新的世界搭伙

  如果不怕那些骄傲

  有天被人放在角落……」

  似觉得吵,陆怀洲按了下音箱,音乐停止。

  许梁宜脊背贴在他胸膛上,被他身上的温度浸满了全身。

  “你为什么要关掉。”许梁宜问他。

  陆怀洲并没有理会她这个小抱怨,将她转过来,捏起她双颊发红的脸。

  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看她,似乎在欣赏她的脸,他看起来也有些急,眼瞳发深。

  许梁宜知道他在急什么。

  她和陆怀洲云泥之别,但她能做他这么多年的女朋友,许梁宜知道自己对他的唯一吸引力在什么地方。

  他喜欢她的漂亮和身段。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半个月不见,你是认不得我了?”许梁宜说话刺他。

  “戴这玩意做什么,丑。”他扯开了她头上的浴帽,丢到外面。

  许梁宜厚软的乌发掉了下来,铺满肩头。

  他尤其喜欢她长发披肩的样子。

  因为他喜欢,所以从大一到现在,许梁宜没剪过头发。

  许梁宜无语他这个行径,皱眉:“我不想弄湿头发。”

  陆怀洲撩开她的长发,让她的侧颈和锁骨完全露出来,“还气上了?”

  许梁宜瞪他。

  “再瞪一个试试?”陆怀洲俯身,咬住了许梁宜的耳廓,用力地吮吸。

  陆怀洲样貌精致,只能说得益于他的父母,他其实是个糙爷们,直男,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这四个字怎么写,他的手掌按在许梁宜的腰上,掌心的粗粝都将许梁宜的皮肤弄红了。

  许梁宜只能抓住他肩膀,眼睛蒙上一层水雾。

  痞意从喉咙里滚出来,“我看你还敢不敢给我横。”

  她重重捶他一拳。

  他不怀好意地轻笑了声。

  肆意,浪荡。

  他凑到了她泛红的颈边,闻了闻,声音含混不清,带着沙粒感的哑:“好香。”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yidac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缠溺,缠溺最新章节,缠溺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